第三部·黑月之潮(上)正传 第一章 世纪婚礼

作者:江南

纽约,洛克菲勒中心。

  这座石灰岩建筑已经有70多年的历史,典型的大都会风格,兼具浮华、典雅和威严。建筑里云集了超一流酒店、顶级私人会所和某些服务于富豪阶级的专门机构,譬如全球最大的艺术品拍卖行克里斯蒂拍卖行,再比如索斯事务所。

  索斯事务所很不出名,网上完全搜不到它的相关信息,因为仅有极少数人能享受它的服务。这是一家顶级的婚礼事务所。

  世界上每分钟都有成千上万场婚礼正在举行,宣读誓词、交换戒指、吻新娘、切蛋糕……基本上千篇一律,新娘穿着白纱长裙洋洋得意,高举戴着戒指的手对自己那些恨嫁的闺密们炫耀说“姐可不是你们这样的剩女”,而新郎满脑子只是想着走完这漫长的过场赶快把娶到手的女人扒光……

  但对某些人而言,婚礼不仅仅是一个小型仪式,还是炫耀家族财富的秀场,豪门联姻的新闻发布会,甚至能叫停两国的战争,于是这些人就会不吝惜在婚礼上花费巨资。索斯事务所为这样的人群提供全套婚礼策划案,只要客户能想到的,他们没有做不到的。他们曾经成功地把几个灰姑娘嫁入了欧洲皇室,转身又把皇室的公主们嫁给了石油巨鳄。你可以要求某国总统光临你的婚礼并致辞,也可以要求BBC向全世界广播你的婚礼全过程。

  一位黑人摇滚巨星在西部非洲的荒野上观看动物大迁徙时爱上了当地的一位姑娘,他想在非洲黑土地上被犀牛和大象围绕着成婚,但是又要求有教堂和牧师,因为他是一位天主教徒。于是求助索斯事务所,事务所从距离最近的城市拆了一座教堂,这座城市距离摇滚巨星所在的位置有560公里,他们把石块和一队建筑工人空投到了摇滚巨星和他的姑娘身边,建筑工人在24小时内跟搭积木似的把教堂重新拼了出来。当然,索斯事务所也没有忘记空投了一个班的牧师给这位客户,高矮胖瘦随便他挑,这些牧师们加起来会说48种语言。

  总之,对一个有志于把自己的婚礼搞大的富豪来说,找索斯事务所就对了,前提是别在乎线。

  今天对索斯事务所来说是特别的一天,因为某位客户包了场。原则上来说索斯俱乐部是不提供包场服务的,不过这位客户是Mint俱乐部推荐来的顶级贵宾。同是为顶级富豪们提供服务的机构,索斯事务所知道Mint俱乐部所谓的“贵宾”是哪种人……视“性价比”为无物、只追求“完美”的人。

  于是在洛克菲勒中心的顶层露台上,大约7000平方米的巨大空间,共计128名年轻模特正在漫步,她们都穿着出自世界级设计师之手的婚纱,在萧瑟寒风中有的袒胸有的露背,有的踩着15厘米的高跟鞋,如玉长腿在白色纱裙中隐隐约约分外妖娆。

  这是婚礼策划的第一步,挑婚纱。

  VeraWang,AlexanderMcQueen,MoniqueLhuillier,PninaTornai……模特们身上的品牌对于全世界99%的人来说都是陌生的,都是顶级婚纱的品牌。即便时尚达人也未必会花时间去记婚纱品牌,因为婚纱这种一辈子只穿一次的东西,不像鳄鱼皮手包或者大师级腕表那样有无数机会展示给人看,因此只需要租一件应付场面就可以了。

  但这位贵宾已经采购了18件。

  他端着一杯香槟,漫步在片片白云般的轻纱中,记下某件婚纱的号码交给身后的婚礼策划师,这就是说这件他看中并买下了。开始策划师认为这位贵宾考虑自己开一家顶级的婚纱店,这次是来采购样品,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自己猜错了。顶级婚纱都是按照新娘的身材定制的,而这位贵宾订购的所有婚纱都是同一尺寸的,胸围腰围臀围分毫不差,这说明他为同一个女人买了18件婚纱,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

  策划师在心里琢磨那个未曾谋面的女人的各项数据,根据他的经验,那是个有点胸部、腿很长腰很细臀部不太丰满的妞儿,个头也不算很高,并不算极品身材,离超级名模更是很有距离。这种身材平庸的女人是怎么钓到眼前这位一掷千金的贵公子的呢?贵公子看起来只有20多岁,头发金子般耀眼,笑容如海边阳光般灿烂。这是个很有女人缘的家伙,他彬彬有礼地跟模特讨论她们身上婚纱的优劣,很快就赢得了她们的信任,模特们围着他掀开长裙向他展示某件婚纱需要配什么样高度的婚鞋,以及抱怨某位设计师的设计勒得她们喘不过气来。

  这种男人要是容他长到30岁还不是女性杀手?居然20出头就要结婚?是什么样的树让他愿意为之放弃整片森林?

  “加图索先生,您已经订购了22件婚纱,”策划师小跑几步跟上贵宾,“还有4件InesDiSanto的新款婚纱,非常性感,深V和侧面开衩的设计,让模特们换上给您看一下么?”

  年轻的加图索先生思索片刻:“算了,InesDiSanto的我就不继续看了……”

  就在策划师认为这场惊人的大采购宣告结束时,贵宾淡然地说:“这个品牌的设计我都很喜欢,直接都买下来。”他的采购量瞬间上到26件。

  “根据我的经验,”策划师很委婉地劝说,“您已经选购了足够的婚纱,各种式样都有了,再选下去就有些重复了。”

  贵宾微微点头:“有道理,根据我的规划,婚礼上她还要穿中式、日式和苏丹风格的喜服,婚纱26件足够了。”

  策划师在心中暗暗咒骂这奢侈的家伙,那个身材中庸的女人想是因为贪慕财富才会选择嫁给这种挥霍无度的贵公子吧?活该她在婚礼上换婚纱换到抽筋!但他的脸上还继续保持彬彬有礼的笑容。他挥挥手,满屋顶白云般的女孩们飘走了,随即进入露台的是策划师的精英助手团。女助手们丁字步站定,一字排开,每人持一本大画册,画册中是索斯事务所以前策划过的婚礼现场照片,以及设计师的设计手稿。

  索斯事务所设计的每场婚礼都不一样,他们曾在茫茫大海中搭起一座木质浮桥,用直升机把新人们运输到浮桥上,让他们在只有彼此相对的天海尽头说出爱情誓言,宾客们则乘坐水上飞机在远处观礼;他们还曾在北冰洋购买了一座冰山,把它切成心形,用巨轮拖到夏威夷用作婚礼场地;眼下他们正策划包下一艘俄罗斯太空船,把新郎新娘和嘉宾都发射到太空中去!其它的问题都解诀了,唯有一个难关他们还未攻克,那就是在失重环境中新娘和女宾的长裙都会飘起来,索斯事务所的婚礼策划师坚持要让新娘把VeraWang的性感婚纱穿上太空,正为此绞尽脑汁。

  在婚礼这件事上,索斯事务所的策划师们坚信自己是大师,他们可以满足最挑剔的客户,他们无与伦比,他们策划的婚礼,就算新郎新娘的前女友或者前男友看了,也会流着泪为新人们祝福!所以在翻开这些画册之前,策划师有着绝对的自信。

  “这些对我来说不够有吸引力。”贵宾直接合上了那些画册。看了那些美轮美奂的照片后,他只是遗憾地摇摇头。

  看来他小看了这位年轻的贵宾,对方是有品位的人!先上来的这些策划案过于追求豪奢和大气,在真正的婚礼策划师眼里只是小道。若是贵宾看到这里就大赞完美并且欣然签下支票委托他们,索斯事务所的精英们反而会看不起他,觉得他不过是阿拉伯石油富商式的有钱土豹子。

  策划师击掌,这一队助理退了下去,第二队助理随即登场。

  这一轮的设计案洋溢着贵族之气,展示的是索斯事务所在一座乡间城堡为一位欧洲王子重现中世纪古典婚礼的过程。草色青青,王子骑着黑骏马,新娘穿着白色的猎装裙,王子的母亲乘坐四轮马车而来,结婚戒指是14世纪采自印度的红钻“帝王之山”。

  “不不,跟我想的有差距。”贵宾还是摇头。

  策划师暗地里咬牙,第三轮摆出了环保婚姻的策划案,这个眼下最流行。在一场婚礼中他让新娘骑薯白海豚登场,唿吁全球民众关心拖网捕鱼船误伤白海豚,唿吁给海洋濒危动物一个温暖的家。

  “要是骑着鲨鱼出场我想她还会有点兴趣。”贵宾说了个笑话暗示了自己的不认可。

  第四轮是艺术的策划案。

  “算了,千万别想象她是个文艺少女。”

  第五轮是把整场婚礼拍成一部电影的惊人策划,新郎扮演007,或者新娘扮演《罗马假日》里的公主。

  “能考虑拍摄《金刚》么?我倒是愿意出演大猩猩。”贵宾微笑。

  第六轮……笫七轮……策划师说话开始结巴了,衬衣被冷汗浸透。怎么可能?号称无所不能的索斯事务所居然没有办法满足这位贵宾的要求?这消息传出去事务所会被整个业界耻笑!

  “加图索先生,您有没有自己比较喜欢的方案?”策划师只能反攻了。

  “圣塞巴斯蒂安号,我15岁的生日礼物,我计划和新娘驾驶这艘无动力帆船环游世界,作为我们的婚礼。”

  策划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加图索先生,这很危险!而且帆船环球需要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时间不是问题,危险也不必担心,我和新娘在帆船项目上都很擅长,帆船是我们学校的传统项目。”恺撒信心十足,“但我的计划不只是帆船环球这么简单,我想沿着航线找60处最有当地特色最舒服的住宅,每间卧室中都要挂上一件为她定制的婚纱,我要看着她穿着完全不同的婚纱在沙滩上跳舞或者骑马,每个晚上都不一样,左她的笑容里,夕阳落下海面。”

  “这这……这相当于在全世界范围内举行60场婚礼!”策划师算是听明白了。

  他完全误解了恺撒……恺撒并非特别挑剔细节的人,他追求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牛逼”。他所以对第一轮的策划案不满意只是因为那些还不够牛逼不能满足他的虚荣心。

  这货到底是多么想跟全世界人民得瑟他娶到了那个女孩啊?设计师心想。

  “对!60场!每一场都要由顶尖的婚礼策划师策划,60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恺撒拍了拍策划师的肩膀,竖起大拇指,意思大概是“孺子可教”或者“兄弟你懂的”。

  “那我们得有好几组人帮你安排婚礼,在您的帆船到达之前飞过去打理好婚房、酒宴和其它的细节。费用会非常高,而且我担心我不在场的话他们可能把事情搞砸。”策划师言下之意是想建议恺撒换个思路。

  恺撒想了想,响亮地拍掌:“有了!就由你亲自带队,带你最信得过的助手们跟着我们的帆船。我们哪里的港口上岸,就在哪里举行婚宴!”

  策划师眼前有点发黑:“我对于帆船只是随便玩玩,跟着您环球航行有点困难……”

  “我还有艘游艇,可以给你和你的团队使用!”恺撒微笑,眼中闪着神往的光,“想想那样多棒,我们将从伊斯坦布尔出发,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一路向西航行,越过红海之后贴着非洲大陆的东岸……”

  “可您这样走必须经过索马里海域……”

  “必须的,”恺撒耸耸肩,“这是麦哲伦走过的航线。”

  “可索马里海域……有海盗!我们必须为您的安全着想!”策划师心说:“我不为你的安全着想也得对我自己的老婆孩子负责!”

  “我们雇佣一艘美军驱逐舰吧,在索马里海域为我们护航。”恺撒很淡定。

  “我们……我跟美国海军没有合作,这恐怕做不到。”策划师有气无力地说。

  “如果雇佣军舰的价格太高,我也有备选方案。”恺撒体谅地点点头。

  “备选方案?”策划师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还有救。"

  “我们可以采购一些武器。”

  “武器?”

  “一支巴雷特狙击步枪、几把耐海水腐蚀的格洛克手枪、一具‘蝮蛇’式四联装火箭筒……我可能还需要一架英国造‘星光’单兵导弹,有了这些我和新娘能对什一个连的海盗。”

  “您……您的新娘……”。策划师对自己的听力和理解能力都产生了怀疑,今天这怎么了?他听到的都是什么天方夜谭?眼前这货真是来做婚礼策划的么?不是来玩他的吧?

  “你可能不相信,不过见到她你就会明白的,她棒极了!”恺撒很自得。

  “看到您我就明白了,您的新娘该有多棒啊!”策划师心里真想哭。

  能配上这二货的该是多疯的女人啊!活该她身材中庸啊!

  “您会在三周之内收到我们初步的方案,”策划师把恺撒送到楼顶的直升机坪,握手告别,“您的要求很特殊,我们需要一点时间。”

  遭受了三个小时的精神虐待之后他已经有点接受这位客户的概念了。说来也奇怪,一旦心里接受之后感觉也挺萌,带着一条船在海上漂流足足一年举办系列婚礼什么的。

  “婚礼中有一站一定要安排在东京的明治神宫。”恺撒叮嘱。

  “您的新娘是个日本人?”

  “不,她是中国人。”

  “那您一定很喜欢日本。”

  “不,我从未到过日本,”恺撒望向东边的大海,沉默了片刻,轻声说,“但那是我这一生里一定要去的一个地方……”他没再解释原因。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冒昧地问一下您婚期。”

  “我们先规划着,我还没有求婚,所以没办法告诉你婚期。”恺撒挠挠头,“不过婚礼这种人生事要做到完美无缺,提前一点做规划是没错的。”

  虽然已经被客户的理念洗礼了三个小时,此刻策划师仍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我也很想尽快求婚,可有什么办法呢?诺诺最近失踪了啊。”恺撒登上直升机,洒然离开。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