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黑月之潮(上)正传 第四章 黑海白月

作者:江南

一望无际的冰海,路明非行走在冰封的海面上,头顶是横贯天空的银河,鲸鱼巨大的黑影在冰下游动。远方冰海的海平面上,巨大的白月正缓缓升起,半个月轮升到了冰面之上,半个月轮还在海平面之下,月面上的环形山都看得清清楚楚。冰面倒映出半轮月的影子,和天空中的半轮白月拼成了一个完美的整圆。男孩坐在月影中垂钓,长长的海竿悬在一个冰洞的上方,冰洞中一汪幽蓝色的海水。

  “搞什么啊?”路明非在男孩背后停下了脚步,“很有意思么?”

  不用想也知道垂钓的男孩是路鸣泽,这样的景象不可能是自然景象,只会出现在抽象派画家的画作中。能够把这种画面具象化的人只有路鸣泽,他是魔鬼,他无所不能。

  “每次见面换个新鲜的场景不好么?打《街霸Ⅳ》还能自选战场嘞,哥哥你说是不是?”路鸣泽笑。这家伙的衣饰也确实像是出来冰钓的,厚重的呢子大衣,考究的鹿皮靴子,还有遮耳的熊皮帽。

  “那拜托你下次切换场景的时候能否切换到巴黎红磨坊啊?台上姑娘们跳着大腿舞,我也有兴趣多陪你聊一会儿。”路明非竖起衣领御寒,在路鸣泽身边坐下,“这天寒地冻的叫我跟一个男人赏月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都要冷死了我。”

  路鸣泽微笑着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那是一条松软的羊绒围巾,里面裹着一个暖和的手炉。路明非围上羊绒围巾,把快要冻僵的双手紧贴手炉,立刻就有一股暖流涌入身体,四肢百骸就像是老机器重新上了润滑油那样松动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小魔鬼还是蛮贴心的,回想他每次跟小魔鬼见面都是在让人心情放松的地方,像是在世界尽头不为人知的温暖角落,只有他们两个人。身上暖和起来,周围的一切看着也就顺眼了,这样巨大的月轮和这样岑寂的海面,并肩钓鱼还是蛮有情调的,要是手炉里的炭永远烧不完,再有一罐子烈酒驱寒就更好了。

  他刚想到这里,路鸣泽又递了东西过来,那是一个扁扁的金属罐。

  “三十年陈的麦卡伦威士忌,喝到肚里就像喝进一口火。”路鸣泽说,“据说喝了这种酒可以跳进冰海里冬泳。”

  “你是我肚里的蛔虫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路明非打开酒罐喝了一小口,确实像路鸣泽说的那样,就像是一口火流进胃里,热力散布到全身,暖洋洋的。

  “因为我是你弟弟嘛,兄弟之间的感受总是差不多的,我想要喝一口好酒暖一暖的时候,我就猜你也会想喝一口。”路鸣泽淡淡地笑,“羊绒围巾和手炉我也给自己准备了一份。”

  “说得那么有义气,不觉得自己很丢人么?”路明非撇嘴。

  “有义气怎么会丢人?要是这么说关公老爷岂不是丢人丢到扑街了?”

  “可是拜托,兄弟你的定位跟人家不一样,关公老爷靠对刘备有义气和招曹操喜欢混饭,你靠奸诈狡猾买卖灵魂混饭。分明是奸商还满嘴讲义气的屁话,就是不够格咯。”路明非懒洋洋地小口喝酒,“不过我知道你又在扯淡啦,你那么贼不会无缘无故地找我来钓鱼叙旧,说吧有什么事?不过我可没有卖灵魂给你的需要,我现在身体健康事事顺利,连考连捷,期中考试全pass,吃嘛嘛香,今晚宵夜还一个人吃了两人的分量,那是饱得心满意足,除了还欠了几千块卡贷没还,人生圆满呀啦啦啦。”

  “人生圆满呀啦啦啦的话等到凯撒和诺诺的婚礼完成再说吧。”路鸣泽淡淡地说。

  “别说这事,今晚你是第二个跑来跟我絮叨这事的人。”路明非歪嘴,“你们都别把我想成情圣好不好,难道没了师姐我就横刀自刎切腹自杀出家当和尚么?我其实很淫贼的哦,当了和尚也会调戏隔壁的小尼姑哦。”

  “我相信你当上和尚会跟隔壁小尼姑眉来眼去啦,就跟你现在心里很难过可是你的电脑上还挂着机下载岛国的爱情动作片一个道理。哥哥你这种人是很容易认命的啦,没了谁你都能想办法活下去,你是属蟑螂的,踩上千百脚也不会死……但是不会死和不难过是两回事。顺便告诉你,副校长对于你的下载目录很感兴趣,你下载的所有爱情动作片他那里都有备份哦。”

  路明非瞪眼:“妈的这些秘辛你都知道我真的没得混了,不过你是魔鬼知道这些也不奇怪,为什么副校长也知道?”

  “因为他其实是整个校园网络中权限最高的管理员啊,不光是爱情动作片,你在守夜人论坛区注册了一个小号只关注诺诺的发言他也知道哦。”路鸣泽贼笑,“他悄悄地关注了你的小号,但他隐身你看不见。”

  “我还以为他只关注那些长得好看的女生……”

  “看八卦的心理人人都有嘛。看着一个衰仔默默地爱着女神默默地努力最后默默地心碎,酒足饭饱之后感慨一番人生,这样就更加珍惜自己现在平静美满的生活啦。今晚凯撒在筹备婚礼的新闻爆出来之后,高年级的那帮家伙都在讨论你会不会出席婚礼,学院里至少一半人知道你暗恋诺诺吧,他们秘密地开了一个盘口,赌你最后能踹翻凯撒抢走诺诺的赔率是1陪1220,比赌中国队能赢得世界杯的赔率还高哦。”路鸣泽说,“只有那个情商低到负数的楚子航想到要去安慰安慰你,这种举动大概只能用同病相怜来理解吧。”

  “屁嘞,我哪有资格跟人家帅哥同病相怜,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小龙女心里是喜欢面瘫师兄的,就是别扭着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搞跨种族的禁断爱情。”路明非说,“人家算是两情相悦。”

  “我觉得只是同病相怜吧。”路鸣泽淡淡地说,“说真的,要不要向我许个愿让我帮你把诺诺抢过来什么的,许愿之前我再借你几千块你去赌一把,这样等你把诺诺抢到手你押的每块钱都能翻1220倍了,你不但可以怀抱美人归而且顺带一夜暴富,那才叫人生圆满。”

  路明非沉默了好一会儿,摇摇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滚远一点儿。我只是有些小失落,过阵子就好,妈的谁年轻的时候没暗恋过几个班花没失落过几次?等到老大和师姐举办婚礼的时候我没准就有女朋友了,我要去抢捧花,我还当花童嘞我。”

  “哥哥,你扮小丑扮得太久了,演得太入戏了,都忘记自己了。”路鸣泽轻声说。

  “小丑?你骂谁呢?”

  “我怎么会骂你呢?你是我的客户啊,我们有道德的灵魂贩子从来不骂客户,不管客户多怂我们都做好服务,顾客就是上帝!”小魔鬼微笑,“小丑是那种无论心里是开心还是难过别人都看不出来的人,因为他给自己画上了笑脸。凯撒开始筹备婚礼了,你喜欢的女孩要嫁人了,穿着洁白如云的婚纱,在所有宾客面前念出爱的誓言,而你还屁颠屁颠地忙着拯救世界。凯撒现在是你最不想见的人,你还老大长老大短地叫他。花童么?不不,你更像个球童,呆呆地站在旁边看人打球,带着一张装出来的笑脸,好像随时随地准备去接球的样子。”

  “那又怎样?干你屁事啊?”路明非受不了了,有些暴躁,“你不就是想劝我把灵魂卖给你么?行行行!我跟你交易,你让诺诺喜欢我,我就跟你做交易!”

  路鸣泽挠挠头,露出很为难的样子:“说实话,你这个愿望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我刚才是说帮你把诺诺抢过来,不是让诺诺爱上你,抢女孩和让女孩爱你是两回事。我分分钟钟就能给你组建一个后宫,后宫里还分为不同的小组……苏晓樯是女王小组的组长,柳淼淼是公主小组的组长,陈雯雯是文艺小组的组长……苏晓樯帮你写作业,陈雯雯给你做午餐,柳淼淼弹琴给你听,大内总管赵孟华帮你擦皮鞋。诺诺是你的正宫皇后,你想让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性感内衣、透视装、制服诱惑,都没问题!她还会说皇上您英明神武!”

  “我靠,你的意思是要我暴力逼良为娼?”

  “不不,在我的设定里你是皇帝,皇帝的女人不叫娼,叫三宫六院。”路鸣泽纠正。

  “那有什么区别?总之我有很多木头人一样的漂亮女孩,但她们都不爱我,或者只是爱我的牛逼。而我的牛逼其实是出卖灵魂换回来的,我其实是个屌丝对不对?”

  “区别其实也不大,虽然她们不爱你,但我有办法让她们每天都唱着‘明非明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的歌喊你起床。”

  “臭屌丝的根本不懂爱情。”路明非哼哼,“你一脸尚未发育的模样!”

  “那是没办法的啊,魔鬼不懂爱情,魔鬼只懂欲望。”路鸣泽淡淡地说,“想跟魔鬼交易爱情是走错门了,客人您最好出门右转去找找有没有天使开的交易所。”

  “我就知道你做不到,”路明非轻声说,“就像那时候的陈雯雯也不喜欢我嘛,虽然她也有觉得我很好过。”

  “其实这次来是通知你我得休假一段时间了。”沉默了片刻,路鸣泽说,“我们绨结契约的时候我曾说过会随叫随到,不过忘记告诉你补充条款了,就是假期中我不能提供服务。”

  路明非楞了几秒钟,心里竟意外地有点小失落。虽然小魔鬼本质上是个催命鬼,时时刻刻都盯着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路明非恨不得烧香拜佛把这家伙弄走,可想到对空唿喊也不会得到这个小魔鬼的回应,心里不禁有点空落落的。

  “谢天谢地谢菩萨,看来是我这些天猛念大力金刚降魔咒起了作用,可是我本意要咒你死怎么效果居然是送你去休假?”心里失落可路明非的鸭子嘴还是梆梆硬的,“你去休假多久啊,是一万年么?”

  “唉,”路鸣泽叹了口气,“我们这种小业务员能有多少带薪假啊,一个月而已。哥哥你可怜可怜我,快些卖些灵魂给我,我没准能升职呢,每年能多一周带薪假。”

  “你们魔鬼休假干什么?总不会跟我一样宅起来打游戏吧?”路明非问。

  “我去秘鲁坐火车玩,从哈拉姆到宾海姆有趟1920年风格的老式卧车,坐着它可以穿越乌鲁班河,从后到达马丘比丘。一路上高山平原,穿越古印加帝国。”路鸣泽舔舔嘴唇,“没准还能跟什么漂亮的女魔头住在一个卧车车厢,发展一段邪恶的恋情什么的……而且哥哥你马上要去的地方不是我的管区,在那里我没有权限。”

  “我没有要出门的计划啊。”路明非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的出差通知很快就要来啦。箱子我已经帮你收拾好了,免得你手忙脚乱。”路鸣泽满脸殷切。

  “我要去哪里?那里不是你的管区是么?太好了,是不是说要是我一辈子呆在那里不回来,我就可以躲过你这个鬼敲门了?”

  “猜猜看,是宅男最向往的国家,盛产洋装萝莉、暴力游戏、变态大叔、公车色狼和AV。”

  “我靠!日本?”

  “猜对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能躲过你就是最大的开心最大的意外。”

  路鸣泽扭过脸看着路明非,神情有点惨兮兮的,像是泫然欲泣:“哥哥,你这么说可就伤我心了。实话实说这次休假不光是为了放松,也是公司给我最后的机会。”

  “最后的机会?你的上司要把你辞掉么?还是因为用了你这样的童工被发现了?”

  “被开除倒不至于,但要是休息调整之后还交不出漂亮的工作报告,可能就得调去别的片区跑业务了。上面说我最近表现得无能,跟哥哥你这样的VIP客户跟了好久还没能把你的灵魂给买下来。历史上别的客户卖灵魂都很麻利的,基本上几个月内就是连许四个愿望,我要拥有所罗门的财富!我要成为世界之王!我要世上最性感的女人跟我睡!妈呀我高处不胜寒强者最孤独我好想内心温暖起来……四个愿望许完,灵魂到手。”路鸣泽长吁短叹,“可我居然遇见你这么变态的客户,不想要财富不想要权力,对女人也不感兴趣……”

  “鬼扯!不要否认我对异性的好感!我只是不需要你给我提供后宫而已!”

  “哥哥你太敏感啦,我对你和芬格尔经常深更半夜赤裸上身喝着红酒畅谈人生的事看了就忘,也没觉得里面有什么深意……”

  “上帝啊!赐我一道雷电噼死面前这个淫荡的魔鬼吧!”路明非合十祈祷。

  夜空中一道闪电横贯而过,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

  “妈的!”路明非给吓得哆嗦了一下,嘴里却发狠说,“噼得再给力一些,刚才没噼中啊上帝!”

  “要下雨啦。”路鸣泽仰头望着天空轻声说,“我要是真的调走了,会有别的业务员来找你吧?希望下一任弟弟比我能干讨你喜欢,让你放心地把灵魂卖给他。”

  “其实……我真没什么讨厌你的意思……只是有点害怕。”路明非心里轻轻地说,可行动上却是蹦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冰屑,“那我就求神拜佛你我江湖永别后会无期,你去后最好来个妹妹服侍我,腰细腿长。道别的话多说无益,祝你无边落木萧萧下西出阳关无故人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沙鬼守尸。”

  “别着急走啊哥哥……你这么仗义的人能见死不救么?你只要慷慨一点再卖我1/4的灵魂我就能继续在这个片区厮混下去啊!”路鸣泽转过身,哭丧着脸拉住路明非的衣角,“北美是个很有发展前途的片区啊,如果他们把我派往撒哈拉片区怎么办?那里走上三五天也看不到一个人影,能跟我许愿的只有骆驼和骆驼草,我这辈子可就算毁了,你不看我这些年为你赴汤蹈火干掉两个龙王的情义,也想想我还免费服务帮你泡过诺诺呐!我们虽然没有一起当过兵一起同过窗,可也算兄弟协力一起泡过妞,你不能那么无情啊!”

  “狗屁!少跟老子面前玩苦肉计!”路明非这才明白过来路鸣泽肚里的鬼花样,恨不得当即抬脚在那张漂亮可爱又贱兮兮的脸上印个鞋印子,“说过了我生活蛮好一切圆满只缺个女朋友,你要恨就恨自己没有生个女身,否则你倒贴我当我女朋友我倒还可以考虑考虑!”

  “虽然没有生为女身,不过以我的本事男扮女装进入你的梦境,跟你发展一段禁断之恋不是问题啊!”路鸣泽神色凝重。

  “我呸我呸我呸呸呸!”路明非脸色变色跳后一步,生怕这小魔鬼内心里真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看来哥哥你真是很喜欢诺诺哦,看不上我这蒲柳之姿……”

  “你妈你那不叫蒲柳之姿,蒲柳之姿好歹得是姑娘,你虽然年纪小可也是个纯爷们好么?”

  “那为什么不试着阻止诺诺和凯撒的婚礼呢?他们还没结婚呢,一切都还来得及修正。”路鸣泽神色忽然一变,笑意中透着一丝阴冷,“只要还未发生的事,对我而言都是可以修正的。只要还未举行的婚礼,对我而言都是可以取消的。婚约不是不能撕毁的东西,至于海枯石烂的感情……那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向我许愿的话,我还来得及改写你的命运哦。”

  路明非心里一震,回复了清醒。在他的眼里,路鸣泽从一个可怜兮兮的业务员重新变为了那个掌握世界权柄的魔鬼。

  他解下那条温暖的羊毛围脖,和手炉一起扔在冰面上:“收起你的糖衣炮弹,别诱惑我,没用!我意志坚定!”

  “意志坚定?”路鸣泽微笑。

  “我想过跟你许愿,让你帮我把诺诺抢过来。”路明非起身,“不过我想着想着想明白了一件事,诺诺不会喜欢我出卖她,我要是向你许愿把她抢过来那就是出卖她。我不做她不喜欢的事。”

  他转身就走,走向那轮白月的反方向。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只是觉得自己不必跟路鸣泽瞎扯下去了,分明是完全没用共同语言的两个人……啊不对,对方是个魔鬼……扯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路鸣泽提的条件他不心动,他不需要一个行尸走肉般的诺诺陪在自己身边,那样还不如诺诺开心地跟凯撒举行婚礼,即便陪在他身边的诺诺会百依百顺千娇百媚穿着他心动的透视裙和纯白蕾丝袜,对他唱着“明非明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是的他不心动……他不能心动……心动了就是背叛自己和背叛诺诺……

  “哗”的一声水响,居然就在这个时候,路鸣泽等待的鱼儿上钩了。

  路明非下意识地回头,看见白月的月影中,路鸣泽高高地扬起海竿,飘荡在空气中的鱼线从水中扯出……黑色的巨龙!那个庞然大物在月影中嘶吼、夭矫、纵横!

  见鬼!他没想到小魔鬼海钓的猎物居然是一条龙!一条黑色的巨龙!

  在他还没来得及尖叫之前,路鸣泽已经伸手掐住了巨龙的脖子,把它塞进了脚边的鱼篓中。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把那么巨大的猎物塞进那个小小的鱼篓的,但他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做到了。

  “好啦,今天有东西吃了。切三段,一段红烧,一段用葱油爆,还有一段烤着吃。”

  “不过把这片海域的神灵钓走了,潮水很快就会把这里淹没吧……”

  潮声席卷而来,路明非战战兢兢地回头,看见瀑布沿着那轮白月的边缘倾泻入海,整片白色的月光化作了铺天盖地的雨。冰面在他脚下崩溃,黑色的海水从冰缝中涌上天空,和月光化成的白色海水冲撞。整个世界被海水淹没,皎洁的白月只剩漆黑一片。他无处可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潮水把自己吞没……他沉入了黑色的海,下意识地唿喊着某个名字。

  路明非猛地从床上坐起,浑身都是冷汗。海水淹没世界的那一幕好像还在眼前,那么逼真,逼真得不像是个梦。

  宿舍里静悄悄的,听不见芬格尔的鼾声。芬格尔获得了校长的特批去做毕业实习了,完成实习之后这个万年挂科的师兄也能毕业了,这间宿舍是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是会有新的人住进来?

  诺诺要结婚了,芬格尔要毕业了,连小魔鬼都要调职了……到最后还是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摸索着想接杯水喝,总好过睡不着胡思乱想。小魔鬼很少采用这种类似“托梦”的方法和他见面,梦中的一切似乎隐喻着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想想小魔鬼那番绕来绕去的话里到底有什么核心内容,首先,小魔鬼自己要休假一个月,不能鞍前马后地伺候自己了;其次,自己要去出差……去日本?

  就在这个时候枕边的手机响了,短信进来,路明非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愣住了。

  “RicardoM。Lu,这条短信是通知你你已经被执行部安排了实习任务,预计在今天早晨7:00出发前往机场,会有车在宿舍前等你,你将乘坐CC1000次特别快车前往芝加哥。任务细节请询问该项任务的负责人,请勿担心你的考勤和学分,执行部已经代替你向各科教授请假。”发信人诺玛。

  路明非掀开被子一跃而起,跟路鸣泽说的分毫不差,执行部的任务居然又砸在了他头上。而且还很紧急,否则执行部也不会这么不近人情地凌晨发短信通知。荧光闹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早晨4:00,留给他准备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可是去日本该带些什么东西?他从书柜里翻出那本《旅行实用日本语100句》的小册子,拍拍脑袋又去壁橱里翻出电子词典,想了想又去衣柜里摸羊毛袜,据说日本可不暖和,要是不幸被空投到北海道什么的没有羊毛袜就惨了……但是羊毛袜居然不在衣柜里,那只从国内带来的破行李箱也不见了,路明非急得团团转。

  这时他看见自己的床头立着一只银色的铝镁合金登机箱,还捆着红蓝两色的箱包带。以他浅薄的知识也知道这玩意儿是产自德国的Rimowa,价格不菲的货色,按道理绝不可能出现在他和芬格尔的宿舍里,他俩那些破破烂烂的家当犯不着用这么帅气贵气亮闪闪的旅行箱来装……他现在想起路鸣泽在梦里的那句话了,这家伙一脸“我是你亲爱的赛巴斯”的贱相说,“箱子我已经帮你收拾好了”。

  见鬼!谁他妈的要他帮忙收拾箱子,他知道自己想带《旅行实用日本语100句》么?但是旅行箱上贴着一张黄色的便签纸,上面是漂亮的手写体,温馨的爱心提示:“《旅行实用日本语100句》塞在箱盖内侧的袋子里了,羊毛袜卷在你的裤子里,但你的电子词典是商场搞活动的时候498快钱买的打折货,功能上属于阉割版,不支持日语,所以还是靠你自己的三脚猫日语打天下吧。附赠快速了解日本传统文化的秘笈《日本神话与历史100讲》一本和娱乐用美女画集一册,都在你的双肩包里。”

  路明非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双肩包也靠在了行李箱旁,里面果然有一本讲日本神话的小册子和一本考究的画集,只看了一眼画集封面路明非就想去找手纸擦鼻血……裹着印度纱丽的女孩酮体曼妙而朦胧,盘膝坐在日式的和屋中,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纸煳的木门照在她背后,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但路明非可以想象纱丽下那个女孩赤身裸体……只看那头阳光中带点酒红色的长发他也能猜出那是谁。

  他知道诺诺和苏茜搭伴去拍过一缉性感的写真,摄影师是一个芬兰的女摄影家。她免费给这些女孩拍摄她们最青春美好的时候,在拍摄完成之后直接把胶片和她们小时候的珍贵照片一起封入牢固的金属盒,埋入地下的蜗牛形容器中。直到三十年后蜗牛壳才会被解封,照片的主人们会重见她们最美时的影像,可她们已经垂垂老矣。忽然面对自己当年的性感,有人也许会哑然失笑,有人也许会号啕大哭。

  “求看求看,看个花絮也好嘛!”路明非听说诺诺去拍性感写真后涎皮赖脸地说。

  “屁!凯撒都没资格看,你看个大头鬼!”诺诺用手指虚戳他的眼睛,“看了害针眼!”

  “拍了没人能看的照片有什么意思嘛。”路明非说。

  “三十年以后就能看到了啊,到时候谁爱看谁看,我都不拦着。”诺诺龇牙咧嘴地笑,“在我五十岁的时候拿我的性感照给小男生看,看得他们激动上火了我再告诉他们说这就是姐姐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你们来得晚啦。想拉姐的手么?先看看姐手上的褶子。”

  路明非有点沉默,心说三十年后解封着急要看的可不是小男生吧,而是以前喜欢师姐你的人。在你最美好的时间我们流着鼻血幻想你最性感的一面,等我们如愿以偿地看到时……我们最多只能摸到你皱纹横生的手,除了掏心窝子的遗憾啥也做不了。这个摄影师玩的概念是“留存美好”么?是“叫那帮觊觎姐姐美貌的草食男们看得着吃不着干上火吧”?

  只有一个人看到这本影集会淡然一笑,那就是娶了她的人。因为他看过她所有青春美丽以及渐渐老去,了无遗憾。

  鬼知道路鸣泽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这些胶片偷了出来还洗成了精美的影集。一页页翻过去,诺诺侵泡在清澈的泉水中只露出头来,泉水的波纹扭曲了她的身体;诺诺穿着湿透的红裙走在芝加哥老城区的街头,路光中飘着细密的雨丝下水道中吹出的热气掀起她的裙摆,湿透的织物下露出内衣带子妖娆的痕迹……前面是摄影师的作品,后面就是诺诺自己保存下来的珍贵照片了,她进入卡塞尔学院第一天穿校服的定妆照;她在芭蕾舞比赛获奖的照片,照片上的她穿着黑色的纱裙扮演黑天鹅;她牵着自己养过的那匹叫莎莎的小马;她在高中毕业典礼后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操场上;她第一次出席舞会,穿着舞裙和高跟鞋;她穿着白裙赤脚站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的中央那天是她十五岁生日……越往后照片上的诺诺越小,脸蛋越圆润,最后一张是一个婴儿躺在育婴箱里哇哇大哭,有一张丑丑的大圆脸。

  翻着这些照片,仿佛时间线被看不见的手拉着飞速地倒退,这果然是个时间的游戏……最后他用手指轻轻触摸那个小婴儿肥嘟嘟的脸蛋,好像在这个小小婴儿出生的时候他曾旁观似的。

  耳边忽然回响起路鸣泽的声音,“哥哥,在决定放弃之前要想清楚哦。你要放弃的不是跟一个女孩的婚礼以及和她缔结的诺言,而是她的整个人生啊。”

  路明非合上影集,把它锁进了自己的书柜里。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就是在那本影集中诺诺始终都是一个人,没有凯撒没有父母也没有路人和同学。这些照片是她自己精选出来的珍贵照片,记录了她人生中最珍贵的那些瞬间,而人生中最珍贵的时间里,她始终都是一个人?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