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黑月之潮(上)正传 第十三章 葬神之所

作者:江南

下方岩层就像被一柄无与伦比的巨型武器噼开了,留下长达上千里的伤痕,流出金色血液。路明非满耳都是沉闷的爆炸声,岩浆河就像是一柄巨剑浸在海水中淬火,却不爆沸。

  “我好像听见有雷声。”路明非说。

  “是海水汽化的声音。”楚子航说,“在这种超高压的极渊中,海水的沸点会超过500度。岩浆和海水接触,海水汽化,你听见的雷声就是海水汽化引发的蒸汽爆炸。但水蒸汽稍微降温后又被高压还原为液体,气泡甚至来不及离开岩浆表面。”

  小故障之后的迪里亚斯特号运转非常平稳,气流通过阀门发出轻微的呜呜声,仪表盘中的指针跳动,各项数值都在合理的范围内。恺撒控制着迪里亚斯特号下潜,势头很猛,这台老式机器越来越逼近岩浆表面。因为损失了部分氧气,恺撒想节约一点时间,于是驾驶风格陡然变得暴力起来。

  “老大别这样,你一手滑我们就掉进岩浆里去了。”路明非提醒。

  “放心吧我开车的技术你是知道的。”

  “这和驾驶技术没关系好么?距离这么近的话,如果再失控一次我们就掉进岩浆里去了!”

  “我们不会那么背运吧?日本谚语不是说么?圣斗士不会被同一招击败两次。那么迪里亚斯特号也不会两次发生同样的故障。”恺撒显得很有自信。

  “老大现在我更坚信你的逻辑君已经阵亡了!”

  事实上恺撒也没有多轻松,只是在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方如果不说些话让自己放松,心理压力会把人压垮。深度表读数为8500米,迪里亚斯特号开启了弱动力源,靠锂电池驱动螺旋桨平稳地游弋,下方的海底裂缝如燃烧的深渊,从它上方经过的迪里亚斯特号就像一只被火焰照亮的蠓虫。这道深渊让路明非想起北欧神话中那道金伦加鸿沟,在世界被创造之前,没有天空没有大地,空间中弥漫着浓雾,浓雾中横亘着金伦加鸿沟,它的一边是火之国一边是雾之国,烈焰和寒气之间诞生了霜巨人的祖先尤弥尔和巨大的母牛欧德姆布拉,欧德姆布拉舔舐冰雪和盐巴生存,尤弥尔吃它的乳汁活着。

  路明非俯瞰溶液的长河,金色岩浆和黑色海水之间的分界异常清晰,暗红色的小虾在熔岩附近游动,还有一些暗紫色的生物和小虾共生。

  “不可思议是不是?原本人类不相信生物能在超过100度的高温中生存,因为超过那个温度身体里的水就汽化了。”楚子航说,“但后来潜水员在深海中发现一些小磷虾可以忍受400度的高温,生活在海底火山旁,靠火山中的磷质为食。生命是很不可思议的东西,人类了解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有人认为海底火山就是生命最初诞生的地方,这里有足够的水分和温度,火山喷发从地幔中带出大量矿物质。”

  “金伦加鸿沟?”路明非说。

  楚子航点点头:“教授们认为北欧神话中的金伦加鸿沟其实就是指海中的地裂,只有亲身到过这里的人才能描绘出那种宏大的感觉。”

  “古代谁能来这种地方?”

  “龙。神话中说这里诞生了最初的生命,应该是暗指龙族是从类似极渊的地方诞生的。”楚子航说。

  此刻所有观察窗都打开了,他们的视野几乎是

  360度的,唯独看不到的是迪里亚斯特号的表面。酒德麻衣站在驾驶舱上方俯瞰下方的地裂,热得好像要燃烧起来。

  “外部水温224度。”楚子航说,“虽然有隔热层,但如今继续靠近岩浆表面的话,我们自己未必受得了。”

  “现在还是蒸桑拿,在升温就改烤乳猪了。”路明非抹去满额的汗。

  驾驶舱里的场面稍显混乱,恺撒小组几乎全裸,每个人都汗如泉涌,屁股好像被烫化了黏在座椅上。这是个失误,因为很少有人达到极渊底部,装备部没有资料可查,误以为极渊底部是低温环境,所以作战服还有保暖功能,这时继续穿着作战服肯定会中暑。但楚子航仍旧系着腰带,插着长刀,恺撒抖动胸肌,让汗水聚成小股从肌肉间的缝隙里流下。

  “你们介不介意我把内裤也脱下来?”路明非说。湿透的内裤像个烧熟的癞蛤蟆趴在他的屁股上,在这种极度酷热的环境中,身上黏一根线都觉得热。

  “请便,反正大家都是男人,”恺撒咬着雪茄,“舱外温度又升高了15度,氧气存量还剩38分钟。”

  路明非扒下内裤往角落里一扔,觉得好像扒去一件羽绒服那样浑身松快。

  “天呐!竖起来的那根东西是什么?”恺撒惊唿。

  路明非迟疑了一下,默默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胯间……他抬起头发现楚子航也狐疑地看向同一个地方。

  “老大注意节操!你肌肉再帅,可我对男人没兴趣!”路明非有点不好意思。

  “没人关心你那跟东西,”恺撒缓缓回头,神色木然,“自己往外看,九点方向。”

  路明非从没在恺撒脸上见过这样的神色,惊悸、迷惘、震撼、惶恐。他像是见了鬼,又像是看见神在他的眼前降临。

  路明非赶紧看向九点方向,只一眼就完全忘记了酷热,他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全身一个一个地冒起鸡皮疙瘩。他居然看见了一座塔!一座巨塔!它矗立在地裂旁的缓坡上,岩浆的潮汐就在它不远处涨落,黝黑的塔身被映照着,塔身仿佛即将融化的铁胎。没有人说话,此刻一切语言都显得无力,所有的心情只剩下震撼、狂喜和恐惧。

  从下潜小组到须弥座上的原稚生到学院本部的施耐德和曼施坦因,所有人都在看那座塔,它好像已经在那里矗立了几百万年,像神一样巍峨又像神一样孤独,看到就让人想要膜拜。

  “那不可能是人类的东西。”恺撒嘶哑地说。

  “不可能。”楚子航说,“人类绝不可能在8600米的深海中造起这样的巨塔。”

  “龙的城市?”路明非嘴里说话,却听不出那是自己的声音。

  随着迪里亚斯特号的前进,一座威严的城市浮现在视野的尽头,以神国的姿态!

  越过一道海底山嵴,下方的古老城市如画卷般展开。它以高塔为中心,与岩浆长河为邻,经历千万年不朽。迪里亚斯特号巡弋在这座古城的上方,就飞艇穿行在摩天大厦之间。古城的一半已经滑入岩浆河,另一半也只剩下倒塌的废墟,唯独中央的那座巨塔经年固执地耸立着,象征着这座城市昔日的荣光。即使从倒塌的废墟仍能看出它当初的雄伟,连绵的建筑,隆起的山形屋顶上铺着铁黑色的瓦片,瓦片上镌刻卷云和龙兽,数百米长的金属锁链挂在建筑物的四角,锁链上挂着黑色的风铃,这些锁链在海流中起伏,千千万万的黑色风铃摇摆,演奏无声的音乐。

  所有人都被这座城的古奥与威严压得喘不过气来,走遍世界上所有文明遗迹都不曾见过如此宏伟的建筑风格,可那些已经毁灭的古老文明又都继承了这种建筑风格的一鳞半爪。这座古城仿佛是由神持巨斧在岩石上雕刻出雏形,再用黑铁、青铜和白银进行装饰,留存至今的线条依旧那么简单和锋利,它的美学经得起时间考验。

  楚子航在纸上做速写,绘制这个城市的地图。依稀可见这座城当年的布局,纵横的大道把城市分割为不同的区,废墟中央是古罗马斗兽场般的圆形广场,以它为发端,四条皇道通往东南西北。

  广场中央矗立着最初发现的那座巨塔,塔身上有繁复的浮雕花纹,塔顶有长达数十米的锋利尖刺,其他建筑顶部也有类似的尖刺。放眼出去下方都是密密麻麻的尖刺,仿佛生铁的荆棘丛。

  “城市以中央广场为圆心向着四周扩散,东南西北四条皇道是最主要的通路。有道路的话说明这座城市是建造在地面上的,后来才沉入水底。”

  楚子航说。“巨大的广场说明龙类经常有盛大的宗教活动。”

  “龙族信什么教?神龙教么?”路明非顺嘴问。

  “这种时候就不要开槽王属性了。”楚子航说。

  恺撒驾驶着迪里亚斯特号在古城上方巡弋:“氧气存量还够,我们尽可能绘制城市地图,然后降到建筑中用机械臂取一些样本。”

  “龙族为什么要建那么高的塔?”路明非仰望那座通天彻地的巨塔,忽然间神思恍惚。

  “龙族习惯把战争记录在柱状的东西上,立在露天场合,战胜了就记录荣耀,战败了就记录仇恨。”楚子航说,“塔的另外用途就是处刑。龙族习惯把罪人钉在塔上风干,风干一个龙类需要几百年,在几百年里那犯罪的龙类被所有族人无休止的凌辱。”

  楚子航仍在做着速写,没有注意到路明非的沉默。路明非按着额头,脑颅里有画面在闪动,好像是什么野兽要冲桎梏。

  钉在柱子上的罪人,无止境的凌辱,悲伤的风和斑驳的血,这一切仿佛亲眼曾见。在北京地下铁的尼伯龙根中,他耗费了1/4的生命,召唤了路鸣泽,那一刻脑海中仿佛大海潮涨般涌出无数画面。其中就有一个画面,他走进了废墟般的教堂,沿着漫长的走道进入教堂最深处的黑暗,在那里他看见了白色的十字架,黄金装饰的利剑把路鸣泽刺穿在那里,小魔鬼遍体鳞伤,血染红了十字架的下半截,他的黑衣撕裂,被人在身上刻下

  屈辱的印记。

  “你终于来看我啦,哥哥。”垂死的小魔鬼抬起头看着他,眼睛是两个血洞,“我听出你的脚步声啦,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一定会来看我的。”

  “这世界上的一切罪与罚,我们都会一起承受。”他轻笑起来,笑容里满是悲伤。

  跟楚子航说的那么像,柱子,被钉死的罪人,永无止境的凌辱……是的,这一幕似曾重演过无数次,与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方,而最初最初,好像就是在这么一座通天的塔上。他仰望云中,魔鬼的血化成红色的长练流过黑铁的塔身。

  “路鸣泽路鸣泽路鸣泽……”他在心里唿唤这个名字想要召小魔鬼出来询问。

  无人应答,他这才想起小魔鬼休假去了,载着小魔鬼的火车也许正在南美洲印加古国的国土上奔驰,小魔鬼也许正跟偶尔同车的女魔头搭讪。在8600米的深海中,路明非的唿喊小魔鬼听不到。

  迪里亚斯特号从高塔侧面经过,楚子航临摹着浮雕和那些古怪的文字。那些看起来是象形文字,由蛇形的曲线组成。文字和浮雕连成一体,像一条狰狞的野兽把四棱柱状的塔身缠绕起来。凑近看,巨塔呈现出明显的金属质地,尽管铁锈一样的细小贝类覆盖了表面大部分面积,但仍有一些地方光明如镜,所以塔身表面才会强烈地反光。

  如果不是它充当了路标,隔着一道海底山嵴,恺撒原本不会发现这座海床上的城市。

  “一座金属塔,泡在含盐量极高的海水里,居然没有任何锈蚀。”恺撒说。

  “这么高的塔,塔身部分居然是一体成型的,没有任何接缝,以人类如今的技术也做不到。”楚子航说,“这不仅是龙族的古城,甚至可能是一座王城。”

  “也许是那个胚胎的故乡,它返回这里重新孵化。”恺撒说,“是时候激活硫黄炸弹了。运气不错,不仅找到了龙族城市的遗迹,而且胚胎到现在还很安静。剩下的事情就是找到胚胎把炸弹丢过去。”

  “唿叫须弥座,唿叫须弥座。”他接入原稚生的频道,“你们看到了么?你们看到了么?”

  “我们看到了,诺玛系统和辉月姬系统正在保存你们传回的视频和图片并进行分析。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摄像机指向不同的方向,你们拍摄的视频每一秒钟都是无价之宝,这是我们第一次直接观察到龙族古城。这对我们研究龙族历史和文化来说是第一手资料,施耐德教授正写邮件向校长和校董会报告这一发现。根据氧气存量来看你们还能在水下活动30分钟,请抓紧时间寻找胚胎。”原稚生说。

  “胚胎应该在这座废墟里没错,可这座城那么大我们该从哪里找起呢?”

  “迪里亚斯特号有一套声呐系统,你们可以试试用声呐搜索它的心跳。”

  恺撒打开了声呐系统,迪里亚斯特号开始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信号。海水是声音的优良介质,声波是水中探索最有力的工具,以装备部的技术实力能在海面上捕获胚胎的心跳信号,那么在胚胎附近的迪里亚斯特号依靠声呐应该能很准确地定位胚胎。

  “奇怪,杂波很多。”恺撒皱眉,“这里好像有回声似的,各个方向都能搜索到有规律的心跳声。”

  “总不会四面八方都是龙类胚胎吧?”路明非想想就觉得肝颤。

  “这东西要是也能量产那我们就不用混了,没有人能阻止龙族称霸世界。”恺撒说,"但确实很奇怪,好像胚胎的心跳声来自废墟的下方,但不是来自某个点,而是整座废墟的地面都在震动。

  好像……是这座废墟的心跳似的。"

  “那我们把硫磺炸弹直接扔下去?”路明非说,“打到哪里算哪里,我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

  “没用,胚胎不可能有整座城市那么大,应该是它的心跳在废墟中央引发了共振。”恺撒说,“我们再找找。”

  “看前面那个东西,像不像一座鸟居。”楚子航指向前方。

  深潜器的正前方是一座倾斜的建筑,确实很像日本神社前的鸟居,醒神寺中就有一座小型的鸟居。这东西其实是个很简单的结构,用两根柱子支撑起横梁和枋,参拜神社的人要从鸟居下走过。

  但在神官们看来,鸟居其实是结界的象征,一旦走过了鸟居就进入了神的世界。通常鸟居是用岩石或者朱红色的木柱搭建的,但那座建筑表面泛着青黑色的微光,看起来跟高塔一样是金属质地,即便京都伏见地区号称最宏大的千本鸟居也不到十米高,但这座鸟居般的建筑有近乎五十米高,令人觉得当初从这座建筑下经过的一定是魁梧的巨人。

  大概是海底火山喷发的时候,高温岩浆曾侵入这里,建筑下方的道路中填塞着黑色的火山岩,建筑本身也熔化了一半,铁水往下流淌,凝结成嶙峋的铁牙。楚子航调节水下望远镜的焦距,建筑表面的古老花纹呈现出来,那是写实风格的雕刻,这种细节丰富的资料无疑是极其珍贵的,恺撒把照相机转过去拍照。

  几秒钟后照片就传到了本部的中央控制室,呈现在大屏幕上。施耐德和曼施坦因是接触过很多龙族古物的人,但在这样细致的雕刻面前仍旧觉得震撼莫名。绘画、雕刻和文字是最有价值的古物,根据这些东西就能推想已经湮灭的古代文明,从生活方式到信仰,从工艺水平到政治制度。

  考古学家们曾在埃及法老的墓穴中发现埃及人划着独木舟的壁画,但如今的埃及是一片沙漠,仅凭尼罗河也不会出现舟来楫往的水上文明,所以考古学家们认为这是埃及人的幻想,因为生在干旱地区所以期待来世降生在河流密布的地方。但古代气象学家却发现埃及在古代是湿润多雨河流网布的地方,埃及人确实需要经常用到独木舟,这不是幻想而是古埃及人真实的生活,埃及人认为法老在死后要乘坐太阳船去冥界,在那个年代,船其实是沟通埃及南北的唯一交通工具。

  这些雕刻描绘了成千上万的鬼神在作战,这些鬼神的形象在任何文明中都不曾出现过,如果那场战争却曾有过而不是虚构的,可想而知它的惨烈程度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战争。

  “人身蛇尾的形象很罕见。”曼施坦因说。

  “古文明中人身蛇尾的形象我只记得有印度的纳中国的女娲和古希腊的美杜莎。”施耐德说,“在文献中从未记载龙类以人身蛇尾的形象出现。”

  雕刻中各种鬼神都以人身蛇尾的形象出现,因为是写实的风格,可以想象人身蛇尾的怪物们用蛇尾缠绕住彼此的脖子,喷吐着带毒的烈焰,同时挥舞着致命的刀剑。那场战争的场面被雕刻得太过逼真又太过匪夷所思,似乎有太多想象的成分。

  “真的是一座龙族古城么?”曼施坦因说,“我们猜测它是龙族古城只是因为以人类文明是造不出那座塔的。”

  “令人吃惊的东西太多,一时无法消化。”施耐德说,“虽然机会难得,但我有种很不安的感觉,差不多该返航了,既然已经定位了那座城,还有机会下潜去解决胚胎的问题。”

  曼施坦因盯着大屏幕上的照片出神,脸上忽然变了:“门……鸟居就是一种门!见鬼他们真的在水下看见了门!”

  巨大的恐惧在施耐德心里炸开。是的,鸟居其实

  就是一座门,只不过它像凯旋门那样,是象征性的门,没有与墙相连,但它确实是座门,因为它区分了内外!他们沉浸在惊人的发现中忘了门的事,除了泄压阀故障,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让他们稍微放松了警惕。十一年前的故事正在重新上演,下潜,发现门,向着门前进……视频显示迪里亚斯特号正笔直地去往那座鸟居,在施耐德眼里,那座诡异的建筑立刻变成了扭曲的巨口,要把一切吞噬掉。

  “不要靠近不要靠近!返航!返航!”他失控地大吼,十一年前的精神烙印太深了,此时此刻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无人回答,通讯频道中静得叫人害怕,原稚生不说话,迪里亚斯特号没动静,连日本分部的辉月姬系统都没有应答。

  “报告施耐德教授,五秒钟之前辉月姬系统和我解除了所有连接,我们和日本分部以及迪里亚斯特号的一切联系中断,我正在试图维修,但辉月姬系统没有应答。”诺玛的声音回荡在中央控制室里,施耐德震惊地看着大屏幕上位于日本海域的光点熄灭了。

  “看起来像日本鬼神图。”恺撒说。

  “不可思议,”楚子航说,“我们分明到达了一座龙族古城,但是这些雕刻确实有浓重的日本风格,建筑特色里也有日本的感觉。”

  "我们高中历史老师不是说日本开化得很晚么?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那么羡慕我们大唐的文明,派那么多遣唐使啃着干米饭团子去大唐进修。“路明非说,”日本人怎么会有那么先进的古代文明?"

  迪里亚斯特号悬停在那座建筑前方,没有从下面经过,恺撒控制空气舱吸入部分海水,把深潜器稳住了。他并没有把眼前的东西往门上联想,只是因为那座鸟居形状的建筑上细节太多,楚子航需要花点时间把所有细节拍下来。恺撒自己也觉得这个位置不错,所以拿出自己的手机,站在观察窗边自拍了一张,难道有机会和历史遗迹合影

  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那些像是文字。”路明非指着鸟居中央的蛇形花纹说。

  花纹介乎图形和文字之间,仿佛无数的小人围绕着篝火起舞,场面盛大欢腾。这种花纹在古城废墟中还是第一次出现,跟高塔上的文字截然不同。

  “确实有可能是文字,但不是龙文。”楚子航说,“我们可以让诺玛辨认一下。”

  “诺玛能认出来?”

  “诺玛可以分析之后和文库进行对比。诺玛可以调用世界上所有的文库资料,看看它跟哪种文字接近,我们就能知道这座古城的废墟跟日本到底有没有关系了。”

  “我们跟本部的通讯出现一点问题,可能是因为太阳黑子爆发影响到通讯设备。岩流研究所正在紧急抢修。”耳机中传来源稚生的声音,“不过这个工作辉月姬也能做,她的工作模式和诺玛非常接近,也能调用全世界各地的文库资料。”

  恺撒迟疑了几秒钟。专员和诺玛之间的联系中断是很罕见的情况,这次【:文】的龙渊计划是【:人】由执行部直接【:书】制定由施耐德教授【:屋】直接遥控,日本分部只是协助者,可居然在这种时候跟本部断线了。这就意味着再联络恢复之前他们得不到本部的直接命令,但现场指挥官源稚生的意见能否代表施耐德教授的意见?恺撒回想执行部的那本厚厚的手册,想不明白这种情况下他该怎么办。原地待命?显然不可行,氧气存量只够用30分钟了。

  不过那只平塔岛象龟看起来确实是稳重有责任心的男人,应该是值得信赖的伙伴吧?这个念头在恺撒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旋即通过了。恺撒曾经骄傲地对学生会的干部们说,他永远会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信任,因为一个领袖如果没有信任伙伴的气度,那他注定不会赢得更多人的支持,但如果对方辜负了他的信任,那么再想从他这里获得信任就很难了。恺撒·加图索可以接受任何人背叛他一次,他有这个实力经得起背叛。

  “那让你们的辉月姬跟我通话,希望她确实跟诺玛一样可靠。”恺撒说。

  “你好,我是日本分部的总秘书辉月姬,请问有什么我可以为你们做的?”频道中切入了柔媚的女声。

  “这娃娃音我听着好像林志玲。”路明非说。

  “日文版的话是坂本真绫哦。”辉月姬轻笑。

  “我现在发送一张文字的图片给你,请对比辨认,看看能不能找出它是哪种文字。”恺撒说,“此外我希望你说意大利语,就像莫妮卡·贝鲁奇。”

  “我会调集所有资源来做,不过这需要花大约一分钟时间。”

  几毫秒之后,位于源氏重工的超级计算机阵列“辉月姬”以全功率运转起来,从全世界各地数以亿计的计算机中抓取资料。各个语言研究所的计算机都在同一瞬间被锁定,如被致命病毒攻击,关机的自动开启,开机的全速运转,所有文字资料库都对辉月姬开启。北欧神话中的鲁纳斯文字、中国夏朝的金文、中世纪用来书写黑魔法书的秘仪文字、埃及文、苏美尔语、贝叶文……潮水一样涌入辉月姬的内存,每秒钟进行数千万次的对比。

  “常规文库对比完毕,无匹配对象;象形文库对比完毕,无匹配对象;咒言文库对比完毕,无匹配对象……真语言库已经对比完毕,没有找到匹配的对象,无法确认这些图案为文字。”

  恺撒略略迟疑:“真语言库是什么意思?”

  “所有文库可以分为真语言库和伪文文库两类,真语言库指历史上真实存在且被使用过的文库,伪文文库指被语言学家认为可能是伪造的文字。”

  “对比伪文文库需要多少时间?”

  “伪文文库的对比会耗时七分钟,因为伪文文库通常缺乏逻辑和规则,辨认起来需要花费更多的逻辑运算。如果是诺玛来做会更快一些,但我调集全部资源也需要七分钟。”

  “花七分钟在这种事情上没必要吧?”路明非说,“我们的氧气存量连30分钟都不够了。”

  “开始对比伪文文库。”恺撒说,“辉月姬对比的同时我们搜索胚胎,弄清楚这座城市的身份也许能帮我们弄清那枚胚胎的身份。我们要杀一头古龙,难道不该知道它是谁么?”

  “用不着来将通名吧?反正它死后我们也不准备给它立碑。”路明非说。

  “可你屠了一条古代种,将来跟人说起的时候总得有名字吧。”恺撒说,“否则你将来喝着香槟却没法跟人吹牛。”

  “老大,我们还没有完成任务,现在不是想要喝着香槟跟人吹牛的时候,”路明非叹气,“我们现在正一筹莫展好么?这废墟再壮观,可我们完全没有胚胎的线索!”

  “列宁号”楚子航说。

  “你说什么?”恺撒问。

  “我说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列宁号,”楚子航在屏幕上检查迪里雅斯特号拍下的废墟照片,“我们是从列宁号失事的位置下潜的,那是一艘134米长的破冰船,它应该是相当显眼的目标,但我们至今没有找到它。根据情报,列宁号从北西伯利亚的港口带走了胚胎,而声呐扫描说明心跳声来自废墟下方。列宁号就沉没在这片废墟里,它在海水中下沉了足足八公里,速度应该非常惊人,它用来压破冰层的船头极其坚硬和沉重,从平衡来说已经是船头向下。坚硬的船头击穿海床,把胚胎送入了地下。但是那么巨大的目标完全没入海床是不可能的,它的大部分仍然暴露在外面才对。”

  “它会不会被高压压扁了?”路明非想起那两个被压成钢皮的氧气钢罐。

  “不会。氧气钢罐会被压扁是因为它的内部有气体,而沉没的列宁号内外都是海水,压力是平衡的。”楚子航说。

  “它在废墟内部!”恺撒说,“列宁号在废墟内部!我们没有找到它是因为它被贝类覆盖了!它已经沉没了二十年,肯定不像照片上的样子了,它应该看起来很像废墟的一部分!”

  “对啊!那我们只要找找看废墟里哪块能容纳那团钢铁不就找到胚胎了么?然后‘砰啪’一声把硫黄炸弹发射出去,我们掉头就回家!”路明非很欣喜。

  “那134米长的破冰船能藏在废墟的那一部分呢?”恺撒快速地翻动照片。

  “喂喂,别看照片了,看照片没用。”路明非说,“直接看上面。”

  恺撒慢慢抬起头来,顺着路明非的目光穿过顶部的观察窗。鸟居后面,那座形状诡异的建筑废墟仿佛拔地而起的山,似乎随时都会倒塌下来把迪里雅斯特号覆盖。它和这座废墟里的其他建筑一样,被不知名的黑色贝类覆盖,成千上万螺蛳一样的小东西紧密地聚集在一起,质感像是铁锈,但当楚子航将远距摄像机对准那座建筑,屏幕上可见那些细小的铁锈在蠕动。路明非一阵阵发麻,这种感觉就像看见密密麻麻的蛆虫在大象的尸骨上钻进钻出。

  “这里的贝类尤其密集,不知道为什么。”楚子航低声说,“如果里面真的是列宁号,它只是沉没了二十年,怎么会聚集那么多的贝类过来?”

  “我可没见过贝壳这么动来动去的,这是什么贝壳啊那么恶心?”路明非说。

  “它们在交配。这些看起来像是肺螺,它们是雌雄同体的,但是为了交换基因它们彼此交配,然后把受精卵储存在鳃腔中孵化。”恺撒低声说,“它们其实不是在蠕动,而是在不断地打开贝壳喷出孵化成功的细小肺螺。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些肺螺不停地交配生育,每秒钟都会生出成千上万的小肺螺,它们的生殖活动频繁得惊人!”

  “那它们浮出来的肺螺不该堆积成山了么?”路明非说。

  “那些海洋生物。”楚子航说,“是为了这些肺螺而来的,极渊深处有这么一个肺螺的巢穴,它每时每刻都在生育小肺螺。小肺螺和小磷虾一样,靠着火山喷出的磷质为食,通过无氧的化学反应生产蛋白质。而蛋白质对于那些海洋生物来说是最重要的营养来源,鱼群靠吃这些蛋白质卫生,捕食者则靠吃鱼群为生,龙蝰又靠吃捕食者为生。因为有了这个蛋白质的工厂,深海中才能形成这种诡异的生态环境。”

  “那些海洋生物还都是龙族亚种?”路明非说,“那这里面的东西……”

  “龙的胚胎就在我们的正前方,那些海洋生物都是因为它而变异的。”楚子航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找到它了。”

  “搜索到匹配的目标,在日本‘神代文字’的字库中,照片上的花纹指,”辉月姬顿了顿,“高天原。”

  “重复一遍,那花纹什么意思?”恺撒的声音微微颤抖。

  “解读结果是,那些花纹在神代文字中指诸神聚居之地高天原。”辉月姬说。

  “什么神代文字?”路明非看恺撒和楚子航都神情严肃,自己却摸不着头脑,只好提问。

  恺撒舔了舔嘴唇:“传统的历史学家认为日本原本没有文字,只有语言,直到公元三世纪汉语传入,日本人才借助汉字发明了假名给自己的语言注音。但到了镰仓时代,神官卜部兼方说日本有自己的象形文字,这是从神话时代流传下来的文字,所以叫神代文字。后来又有人拿出了神代文字撰写的典籍,比如《出云石窟文字》。但它的发音系统跟古代日语截然不同,所以连日本的语言学家都认为它是伪文。在多数人看来,所谓神代文字是日本人的民族自尊心在作祟,不愿意承认他们今天的文化都是源自中国文明的熏陶,所以捏造了日本仔史前也有先进文明和文字的故事。”

  “也许神代文字根本不是日文,所以它跟日语发音的规则不同,”楚子航说,“而是另一种史前文字,一种源自龙文的象形文字。”

  “那他们的神是指?”路明非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

  “龙族,日本人今天所说的神族就是龙族!”楚子航低声说,“日本神话中那个神家族的历史……其实是一个龙家族的历史!”

  “妈的难道天皇家族真是龙种?”路明非说,“我上历史课还真相信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呢!”

  “不,天皇家族不是混血种……真正的混血种是……蛇歧八家!”恺撒说。

  “尼玛我们的日本分部是诸神后代?”路明非傻了。

  这时缓缓前行的迪里雅斯特号从那座巨大的鸟居下经过,滑入了熔岩照不到的黑影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深潜器经过鸟居的瞬间,路明非仿佛听见无数人在嘶哑地呻吟,仿佛地狱中流着血涎的鬼魂。废墟摇动起来,碎石和死去的肺螺的壳随着水势缓缓上升,敲打在迪里雅斯特号的外壳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恺撒的脸色变了:“海底地震?唿叫须弥座!唿叫须弥座!你们检测到海底地震了么?”

  “唿叫迪里雅斯特号,唿叫迪里雅斯特号,没有检测到海底有震动,地震局也没有发布海底地震的新闻。”源稚生说。

  “可是废墟开始摇晃,这不是海底地震还能是什么?”

  源稚生沉默了几秒钟:“也许是胚胎意识到危险逼近,正试图醒来。你们有没有受到精神干扰?”

  恺撒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觉得自己还行,打自己的脸觉得痛,不像是做梦。我们小组的杀胚也还是杀胚,二货还是二货,看起来很正常。”

  “你们的氧气存量还能坚持15分钟,这是难得的机会。胚胎应该正在挣扎着苏醒,不能允许它苏醒,抓紧这个机会抹杀它。”源稚生说,“我刚跟施耐德教授通了越洋电话,他的意思也是尽一切可能抹杀胚胎。如果它这次挣扎着醒来,那它就会获得自由,我们再也没法轻易地猎杀它了。”

  “施耐德也这么想么?好的!没问题!这是我期待的指令!”恺撒把自己牢牢地捆在座椅上,“楚子航,硫黄炸弹准备好了么?”

  “炸弹已经激活,安全栓正在解除,15秒钟之后可以发射。”

  “路明非准备上浮,空气舱预备排水,稳定翼准备,螺旋桨系统准备,炸弹弹出之后立刻上浮!”

  “老大你说慢点我正在翻书!”路明非紧张地翻着那本操作手册。

  废墟的摇晃越来越厉害,废墟表面附着的肺螺正在剥落,一层接一层地像是蜕皮。这座城市正在崩溃或者醒来,它原始的颜色和质地就要展现在人们面前。

  “恺撒……看一眼声呐屏幕!”楚子航的声音很奇怪。

  恺撒猛地扭头,声呐屏幕上接二连三地红点,每个红点都在搏动。每个红点都代表一个心跳声,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东西正在苏醒,绝非只是一枚胚胎!恺撒最初扫描时觉得这座城市的废墟下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心跳,但那其实是对信号的误读,无数东西沉睡在废墟下,它们只有一个心跳声是因为它们的心跳完全同步!

  “妈的!这里是什么地方?龙巢么?”恺撒惊呆了。

  “你们看前面,那是……什么血淋淋的东西?”路明非用尽全力才说出话来。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