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黑月之潮(下) 第七章 怪兽组合

作者:江南

“今天雨太大了,还是在宾馆里呆着吧?”

  “好,午餐要吃五目炒饭。”

  “可我们现在就在吃五目炒饭当早餐诶!你是五目炒饭之神么每餐都要吃五目炒饭?”

  “不是五目炒饭之神,晚餐要吃鬼金棒的北海道拉面,夜宵要吃有肉粒的披萨饼。”

  “你果然不是五目炒饭之神你是食神,还有什么别的需要么公主?”

  “要看今晚的《Fate/Zero》,还有夜间重播的《高达00》。”

  “你居然会追番了!”

  “想在回家之前看到结局,在家里不能看电视。”

  路明非心说公主啊你可不知道啊,新番是每周更新一集,您想看到《Fate/Zero》的结局就得在外面呆到七月份,可你翘家的时间是以天算的啊。可这种话只会增加绘梨衣的精神波动,肯定是不能写在小本子上的,不如多聊聊五目炒饭和有肉粒的披萨饼。

  时间是早晨九点,两个人刷完牙洗完脸之后在落地窗前闲坐,用纸笔聊天,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对话。

  狂风暴雨席卷了整个东京城,雨季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而今天的降雨是最夸张的,沉重的水滴砸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爆响,雨幕中不时有扭曲的水柱扫过,像是白色的群龙从云层里探身到大地上饮水。

  一夜之间东京变成了威尼斯那样的水城,大街小巷流水不绝。电视上主持人正在东京湾附近的防波堤上播报,海水正在快速上涨,即将接近防波堤的上限,几米高的大潮拍打在防波堤上,水花溅到几人高,女主持一手持着话筒,另一只手不得不紧紧地捂着裙子,以免裙子在狂风中翻开以致春光乍泄。接受采访的市政厅发言人还算镇静,表示这种程度的水灾不会威胁到东京的安全,强大的排水设施已经全力运转起来,几个小时内就能排空市内的积水,请没必要出门上班的市民留在家中避雨,还请滞留在机场的旅客耐心等待天气好转。

  绘梨衣本来已经换上了蓝紫色镶黑色蕾丝边的公主裙和她最喜欢的高跟短靴,显然是期待着今天的出行,听路明非说出行的计划取消,不由得有些黯然,不过还是顺从地接受了。路明非穿着邋遢的睡袍,发型介乎莫西干头和鸡窝之间。他躺在地毯上头枕一个靠垫脚踩一个靠垫,绘梨衣拿着遥控器不断地换台。

  三天过去了他俩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一种相当稳定的程度,路明非不再像侍奉公主那样陪着小心,绘梨衣也会跟他耍一些性子,比如她想吃五目炒饭,就会固执地在路明非面前晃五目炒饭的纸条,直到路明非买来给她,除此之外她还是很乖巧的,路明非叫她走就走,叫她坐就坐。

  一开始路明非生怕一扭头公主殿下就不见了,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再也找不回来,连排队买个饮料都不时地回头确认一下她的位置。直到在城乐园玩的时候绘梨衣要吃冰淇淋,路明非不得不去给她买,可流动冰淇淋车摇晃着铜铃越跑越远,等到路明非追上它的时候它已经跑出了快有五百米。路明非一头大汗地拿着草莓甜筒跑回和绘梨衣分开的地方,只见人流的缝隙中,绘梨衣老老实实地坐在长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风来裙摆和发梢飞动,好像是出自某部动漫的少女手办。那次以后路明非才放心在公共场合稍微离开绘梨衣去做点什么,绘梨衣会一直留在原地等他,似乎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照这么下去路明非觉得忽悠绘梨衣去美国都没问题,绘梨衣对美国完全没概念,她所知道的世界就是这座城市,她大概会把美国想象成又一个迪斯尼乐园,路明非说走她就走。

  这种和谐融洽的关系真是奇怪,好像大家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久到白发苍苍。

  “TokyoLoveStory,倒数第四天,现在是早晨9:30,我作为导演的工作即将开始。”酒德麻衣把录音笔收到口袋里,整理着身上的Prada黑套裙,带着隐约的煞气踏入导播大厅。

  专家组正在会议桌旁等待她。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节目的第三天,在过去的三天里新郎和新娘之间的进展几乎为零。他们一起游览了东京迪士尼乐园、调色板城乐园、惠比寿和皇宫,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对方是一个潜在的情人。他们是什么?小型双人旅行团么?请问你们让他们在东京四处转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酒德麻衣把文件夹扔在桌上,声色俱厉。“情感咨询师,我首先需要你的解释!”

  专家们沉默地对视,最后情感咨询师铃木良治清了清嗓子,尴尬地说:“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从事情感咨询工作十二年来遇到的最大挫折之一……”

  铃木良治毕业于东京大学心理学系,他用心理学分析男女相处时的感情变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跟他咨询过的客人中95%以上都声称自己的感情经历变得更加顺畅了,铃木良治在时尚杂志上开专栏讲两性心理,赢得万千读者的崇拜。他的感情专栏、武宫贤司的情感夜话还有苏珊·米勒的星座运势,是日本女性的三大桃花圣经,这次他和武宫贤司并肩作战,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结果却遭遇了极大的阻力。

  无论是爱情还是欲望,他们都无法从新郎新娘身上唤醒,这些天来他们相处最融洽的时候就是吃饭的时候,看起来他们唯一的相似点就是对食物的爱。

  “怪兽对怪兽,这是最麻烦的组合。”铃木良治沉重地说。

  酒德麻衣骤然警觉,铃木良治只是外聘的专家,何以知道这么高级别的秘密?

  “我们可以把男性分为四种动物,攻击动物、领地动物、寄生动物和怪兽,把女性也分为四种,欲望动物、物质动物、通灵动物和怪兽,我曾经在专栏里分别讲述四种男性搭配四种女性时可能遭遇的感情问题,其中最棘手的问题就是怪兽对怪兽。”铃木良治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已经走进了酒德麻衣的禁区,私闯禁区的人原本该被一枪爆头,他自顾自地讲述着自己的感情理论。

  酒德麻衣松了一口气:“符合什么心理特征的算是怪兽?”

  “什么心理特征都不符合的就丢进怪兽那一类。”铃木良治苦笑,“多数人的心理特征是从众的,比如说年轻女孩看到朋友们都购买了高级服装,也会想要,于是渐浙演化为物质动物,但总有些人是独立于人群之外的,他们的心理特征错综复杂,很难摸到内在逻辑,这种人我们就称为怪兽。根据我这几天的观察,新郎和新娘都是怪兽性格,我得说选角导演给了我们很大的挑战啊!”

  “就算是怪兽也是漂亮得让人心软的小怪兽啊。’’副导演武宫贤司打圆场,“双怪兽组合最麻烦,是因为双方的心理特征完全不同调,找不到点燃爱情的契机,是不是?”

  “武宫君说得不错,怪兽们都很孤独,但他们的孤独各不相同,他们根本就活在不同的世界。”

  “那么我需要打破世界边界的方法!”酒德麻衣沉声说。

  她也知道要在短短的一周内让这样一对男女产生感情根本就是个missionimpossible,但她并非能够接受失败的人,何况还有这样庞大的团队在背后支撑。老板非常关注这桩“婚事”,每天夜里都来电话或者短信询问。但现实给了他们迎头痛击,时间稳步地流逝而计划毫无进展,酒德麻衣是忍者,是那种可以让毒蛇在自己的脸上爬过而纹丝不动的人,可这时候也不由得心浮气躁,怎么也忍不下去了。老板的任务再见鬼她都必须完成,如果用刀逼着这两位参加婚礼能算完成任务,酒德麻衣早就把刀拔出来扔桌上了。

  “那还是……施加更强烈的诱惑吧!现代社会的男女,好些人结婚不就是怀上了孩子么?”服装搭配师还是那套“啥样男人好,买单靠谱敢推倒”的思路。

  “是哟,说起来我有个朋友就是奉子成婚如今已经当上了有钱人家的太太呢!”绘梨衣的试衣模特三间唯小姐语气里满是羡慕。

  “想办法让他们去逛逛内衣商店吧?试穿性感内衣什么的,是男人就忍不住!”

  “还是温泉之旅好,让服务员把他们的被褥铺在同一间屋子里,两张床之间放一个瓷瓶,瓷瓶中插一朵红茶花……越过界限的瞬间,瓷瓶和红茶花一起碎裂!”

  专家们讨论起这个话题都很激动,在过去的三天里他们不止一次地跟酒德麻衣提出说撮合两个人大可不必什么两情相悦,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设法让他们“作了一处”。

  酒德麻衣满脸黑线,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所谓的专家团其实就是淫贱的废柴团,就在她想要拍案怒吼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收到一条新的彩信。

  “如果两情相悦的话,也许见见家里人就能把事情定下来呢。”跟以往一样没有来电显示。

  看着那张全家福从上而下缓缓地刷了出来,酒德麻衣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委实没有想到在此时此刻这个错综复杂的东京城中,居然还有这么一组千里迢迢跑来凑热闹的群众演员。

  “你说你这个败家老爷们,你住这么贵的酒店干什么?找青年旅社凑合一下不行么?”婶婶一边哼哧哼哧地把大号旅行箱扛到行李架上搁着,一边抱怨。

  “四星酒店都没空房间了,青年旅社就能有地方?”叔叔进门就冲进了卫生间,双脚八字迈开,嘴里嘘嘘着,“威斯汀就是威斯汀,一分钱一分货,就这大理石的浴缸就值回房价了!”

  路鸣泽一屁股抢占了沙发,打开酒店赠送的矿泉水就喝,抓着遥控器换台。

  “鸣泽你看清楚了么?那水收钱不收钱?我跟你说屋里的吃喝不要乱碰,比外面贵很多的!”婶婶急得好像路鸣泽拉开了手榴弹的保险栓,在她心里酒店房间就是地雷阵,冰箱和迷你吧里的食水都是地雷,就等那些疏忽大意的客人去踩,然后房费的账单里就多出一块来。

  “唉!喝瓶矿泉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难得出国来玩,我们也潇洒潇洒!”叔叔把自己摊平在床上,舒服地扭动几下,“威斯汀就是威斯汀,这床就是不一样!”

  惠比寿的威斯汀酒店,叔叔婶婶一家在狂风暴雨中入住,前台现金价32000日圆一天,心痛得婶婶扭头就要出门,愣是被叔叔拉住了,开了这间双床房。

  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今天旅程结束飞离东京,但暴风雨导致机场关闭,航班无限延期。眼下正值樱花季,东京游客爆满,各处酒店都客满,只剩威斯汀这种房费不菲的高级酒店还有几个空房间,但是临时入住比在网上订酒店贵出几倍,婶婶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又实在不能拖着大小箱子在东京城里四处乱碰运气,难得来一趟日本,婶婶提前几个月就跟同事和亲戚说了,大家都托婶婶带东西,资生堂的化妆品、特色工艺品、明治巧克力、佳能卡片机……帮人带的自家用的,婶婶是能买尽量买,哪怕箱子里还有能伸进一只手去的空隙,婶婶都要塞一包丝袜进去。

  这些东西要是在中国买就得多花不少价钱,婶婶指着多背东西回家把旅费给省出来,可如今这些都成了累赘。

  “早知道去泰国好了,你们单位不是在泰国有个办事处么?还能叫他们来个车接我们。”婶婶还在心痛房钱。

  “泰国跟日本怎么比?而且泰国也不便宜。”叔叔正色道,压低声音指了指隔壁,“而且这不是跟佳佳他们家一起出来么?当然也得给人家看看我们家的实力了!”

  婶婶看了一眼路鸣泽,终于没声了,为了自家儿子花钱,当妈的都有过人之勇。

  这个时候路鸣泽本该在美国奥斯丁大学读书,去年路鸣泽拿到了奥斯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事情让婶婶足足光荣了几个月。可是该死的美国签证官不开眼,非说路鸣泽看起来有移民倾向,不给他美国签证,这时候回头再考国内大学已经来不及了,拖到九月大家都入学了,路鸣泽还龟缩在家里玩游戏。婶婶用国骂问候了美国签证官全家老少,但仍无济于事,只能再去找留学机构咨询。留学机构说录取通知书倒不会因为你没能报道而作废,明年依然是有效的,可是被拒签之后再拿签证可不容易,最好花钱送路鸣泽去某个西方国家旅行一趟,有了出国记录再去申美国签证就有把握了。

  所以才有了樱花季的日本行,婶婶多方盘算下来,还是日本便宜方便。

  而且这次还有佳佳一家同行。佳佳大名陈佳薇,比路鸣泽小一岁,也在仕兰中学读书,也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婶婶看佳佳这女孩子不错,相貌性格都过得去,而且家世不错。佳佳爸爸是叔叔他们单位的人事处处长,是实权人物,两家在学校见面的时候婶婶自始至终握着佳佳的手没松开,生怕这女孩背生双翼飞走了。婶婶一叠声地赞美佳佳的好,各种暗示说我们家鸣泽要是能找到佳佳这样的女朋友我就放心了,就怕他去了奥斯丁大学后再也接触不到高素质的中国女孩,我这心里真是愁得慌。

  佳佳爸爸一拍大腿说可不是么?我们家佳佳也要去美国读书,我就怕她在美国找不到合适的中国男朋友,给我找个洋人回家,我们老陈家好不容易养出这棵好白菜,就怕给外国猪给啃了!

  佳佳妈妈察言观色,明白婶婶在动什么心思,虽说叔叔的职位比佳佳爸爸低了不少,可两家孩子都要去美国读书,要是真能谈上恋爱,也能互相有个照应。佳佳妈妈比较开明,清楚女儿一出国就像小鸟飞上了青天,三令玉申不准谈恋爱也没用,与其这样不如家里给指定一个,看路鸣泽的样子倒也不敢欺负佳佳。

  就这样陈家和路家这几个月经常往来,路鸣泽和佳佳还被父母带着去看新上映的大片,他俩坐在中间“培养感情”,爹妈坐在两边保驾护航。

  路鸣泽自己对佳佳不太上心,佳佳虽然相貌端正但是并不妩媚,不像校花级人物苏晓樯那样,站在哪里都是动人的风景,让人恨不得跪拜高呼女王殿下,而且佳佳从小养尊处优,说话细声细气四平八稳,不如当年QQ上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夕阳的刻痕”那般忧郁伤感。叔叔对佳佳当然非常满意,但觉得自己的升迁还得走儿子的裙带关系,对他男子汉的自尊心是个损伤,所以经常帮着路鸣泽说话,说年轻人自由恋爱,我们不能搞包办婚姻这一套。婶婶愤愤地说佳佳哪点不好你们父子俩那么看不上人家?陈处长家要是跟我们家结亲是我们高攀!你们父子俩想清楚!你有种你也混个实权的处长啊,你混个实权处长想跟我们家结亲的人也是一把一把的!叔叔这才怂掉了。

  看着佳佳和路鸣泽窃窃私语,婶婶就从心里甜出蜜来,心说这把我儿子终于争气了!她心里一直有个结子,那个结子名叫路明非。其实她最初对路明非没那么多恶感,虽说家里多了一口人吃饭,可是每月都有抚养费从海外寄来,除去路明非的花销还有盈余,虽说路明非这家伙不讨人喜欢,可婶婶也没必要跟这么一个小屁孩儿剑拔弩张。她就是对路明非的老娘乔薇尼有点不满,老路家就这么俩媳妇,乔薇尼给大家的感觉就是社会精英,端庄大气上档次,婶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家庭妇女,婶婶一直咽不下这口气。看着路明非没出息,婶婶反倒有点扳回一城的感觉,什么叫笑到最后?自家儿子盖过乔薇尼的儿子就是笑到最后,所以她做梦都想路鸣泽争气。

  原本一切都顺顺利利的,直到那个老神经病出现,那个名叫古德里安的老神经病,号称来自什么私立贵族学院,千里迢迢跑来中国面试路明非,可那哪是面试哟,古德里安那副谄媚的嘴脸,简直恨不得一见面就给路明非跪下了,赞颂他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是上天派来拯救人类的superhero,捧着奖学金求路明非去他们学院上学。一衰衰六年的路明非一下子就抖起来了,不仅全面收复失地,更对路鸣泽形成了“碾压”的态势。

  至于婶婶的心情,套用某知名漫画的台词:“那一天,婶婶终于回想起,曾经一度被乔薇尼支配的恐怖,还有那被囚禁于锅台边当家庭主妇的耻辱。”

  从那以后路明非一发不可收拾,毕业告别有开法拉利的富家少女接送,同学聚会有开保时捷的校草师兄接送,请客吃饭在城里的顶级馆子,婶婶叫他切个萝卜他都会调集学院校工来帮忙。婶婶在路明非身上清楚地看到了乔薇尼的恶意,终于有一天她忍无可忍地和路明非闹翻了,快一年丁婶婶再没给路明非打过电话,路明非打电话回来她也不接,但凡是国外号码打进来的电话婶婶都不接,而且严厉禁止叔叔接。夜阑人静之时婶婶想着路明非一家没准已经在美国团聚,住着窗明几净的豪宅,出入都开豪车,看时间都用豪表,乔薇尼穿着纽约买的名牌衣服花蝴蝶一样翩翩飞舞,再回忆自己的一生,不禁泪湿了半边枕头,又恨不得仰天长啸。

  直到佳佳出现在婶婶面前,婶婶才重新找回了生活的信心。乔薇尼再牛也未必就能找到这般贤惠的媳妇吧?所以婶婶对佳佳穷追猛打,最后在一个月前发动了决定性的进攻,借着带路鸣泽混签证的机会,邀请陈处长一家来日本旅行,共赏樱花季。按婶婶的话说,这是临门一脚,自家儿子配佳佳是有那么点点高攀,但在樱花树下捅破这层窗户纸,想来佳佳爹妈也不会拒绝。

  原本好端端的旅行,没成想碰上东京百年来罕见的强降雨,东京城里的樱花树都在狂风中零落,每天大家都湿漉漉的,不像是来度假的,倒像是逃难的。

  不过叔叔和路鸣泽这俩败家老爷们倒是不介意,狂风暴雨中的东京倒也很美,每天河面上都漂浮着一层粉色的花瓣,形成绚烂的樱涛。佳佳爹妈也不介意,反正婶婶大包大揽地付了全部旅费。

  叔叔和路鸣泽在床上打盹,婶婶双腿分立站在威斯汀酒店的窗前看雨,大雨淹没了东京城,这一刻婶婶的背影和情怀都仿佛一位将军站在敌军的箭岚之下。这临门一脚还是得踢!这最后一层窗户纸还是得捅破!佳佳这女娃子一定要拿下!婶婶以家庭妇女屡败屡战的韧性,在心中暗暗发誓。

  直升机群在强降雨中飞行,头顶是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方是嶙峋的赤石山脉。

  清一色的CH-47运输直升机,黑色涂装,机身上有日本自卫队的太阳旗标志。机身下方的高强度钢缆悬挂着超大型集装箱,八架CH-47合力才能把这庞然大物吊起,从机师到负责警戒的特种部队,无人知道集装箱里的货物是什么。他们受命从北海道的自卫队机场起飞,先飞到本州岛最北端的青森县,在白神山基地装载了货物,飞往东京西边的多摩川山地,一个上午的时间里他们飞经了整个日本。他们尽量避开大城市,选择人迹稀少的山地和旷野,但偶尔飞过高速公路的时候还是引发了巨大的惊叹声,巨大的集装箱在距离地面不过一百米的低空掠过,仿佛太空母舰缓缓地巡航在大气层中,如果在晴天那绝对是遮天蔽曰的。

  父母们心惊胆战地猜测那是某种绝密武器,小孩子却兴奋地指着雨幕中的巨大黑影:“高达!”

  源稚生端坐在机舱中最显赫的位置,全身黑色西装,一柄黑鞘的长刀。这个位置是属于发号施令者的,身穿自卫队军服的军官们围绕着日本黑道的最高领袖奔走。

  “司令官,我们已经接近东京都军事警戒区,本中队没有进入东京都的许可,请指示接下来的行动。”少校走到源稚生面前行军礼。

  “这是坐标,交给机师,在坐标位置把货物降下去。”源稚生把白色的卡片递了过去。

  少校迟疑了片刻,扭头望向下方郁郁葱葱的群山,连绵几百万公顷的森林沿着山势起伏,浓密的青榉、赤松和五针松密不透风地交错生长,修长的垂枝山樱生长在地势最高的地方。

  从地图上看这片山林是政府圈定的环境保护区,过于浓密的森林使得修造山中小路都很困难,所以连山民也不愿意居住在附近,更别提什么公共设施了。这里虽然距离东京不远但根本就是个无人区,司令官却下令把货物卸在这种地方。

  “司令官,我们已经到达坐标附近,但附近似乎没有机场可供降落。”少校说。

  “目标是正前方那片山湖。”源稚生说,“命令直升机群悬停在山湖正上方。”

  山湖并不很大,水面只有不到一平方公里,呈炫目的碧绿色,湖边满是野生的垂枝樱花和青榉,花瓣落叶轻盈地坠在湖面上,湖水平静无波。山湖位于两道山梁之间,想必是山谷中有什么泉眼,大量地下水涌出地面,形成了这个远远高出地面的山湖。

  “已经抵达山湖正上方,请司令官指示下一步行动。”少校说。

  “准备卸货。”源稚生起身走到舱门边。

  “可下方是水面……要把货物扔进湖里么?”少校没听懂这条命令。

  “水面?”源稚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少校,你难道没有觉得奇怪么?在狂风暴雨的天气里,湖面却那么平静,它本该像大海那样波涛起伏啊。”

  轰隆隆的巨响从山湖深处传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他们下方,山湖竟然裂开了,漂着樱花和榉叶的湖面一分为二,两片湖水之间黑色的缝隙越来越宽,仿佛被摩西劈开的红海。

  直径几十米的巨型涡轮出现在山湖下方,十几个巨型涡轮沿着圆周排列,漫天大雨落在水轮机的叶片上,水轮机缓缓地旋转着。红色的航标灯亮了起来,一个足够卸货用的大型工程平台就位于涡轮组的中央。少校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项目名G-Cans,开发时的秘密代号‘铁穹神殿’,对外公布的名称是新东京都水务系统。这是它的核心组成部件,13号储水井,它在两山之间建造,深度120米,能够容纳的水量相当于一个中型地下湖。它的用途是调节山区地下水位,以免过多的地下水流向东京造成首都经济圈的涝灾。你所看见的水面是伪装物,真正的水面在地底深处,涡轮组下方20米处。这是东京不沦为一座水城的重要保障。”源稚生缓缓地说。

  “真是……奇迹啊!”少校叹息。

  “我们是铁穹神殿设计者岩流研究所和建造者丸山建造所,鉴于最近气候异常连续暴雨,我们需要对13号储水井进行紧急施工,提升它的效能。请查验内阁官房长官的签字,然后把货物卸载在工程平台上。”源稚生把官方文件递给少校。

  “是是!”少校大声说。

  超级掘进机位于青森县的白神山空·军基·地,距离红井有几百公里。掘进机重达120吨,任何工程平板车都没法整体拖动它,如果拆开运输、到地方再组装起来又会耗费几天时间,所以源稚生决定动用在自·卫队中的影响力,调动空军自·卫队所有大型运输直升机,把超级掘进机整体运到红井中去,那里已经铺设好了工作用的轨道,超级掘进机到位后的几个小时就能开始挖掘工作。军·方·的手·续是合·法的,内·阁官房长·官的签名也是真的,蛇岐八家是个黑·道社·团,但绝不仅仅是个黑·道社团。当它全速转动起来的时候,它会带动整个国·家跟随它一起运转。

  大家长的命令一旦下达,蛇岐八家就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那样行动起来,橘政宗四方拜会政·界和商·界的要人,为红井的挖掘工作申请许可证;樱井七海出面筹措物资,这位以美貌著称的女性在·商·界一直如鱼得水;宫本志雄负责监督挖掘工程:忍者家族的领袖风魔小太郎秘密地召集了风魔家的军·队,这支训练有素的忍者队伍就隐藏在下方的山林中,如果残余的猛鬼众对红井发起攻击,试图夺取神的控制权,那么他们会在密林中被悄无声息地割喉。

  龙马家的当家龙马弦一郎负责了最特殊的一项工作,他通过特殊流程被日·本自·卫队临时征召,成为自·卫队预备役的“一等空佐”,这个军衔相当于其他国·家的上校。此刻这名预备役上校正指挥着一个航·空兵联队在东·京附近的空·军基地驻·防演·习,必要的情况下他可以出动攻击机对红井执行轰炸。这步棋是橘政宗早在十年前就布下的,龙马弦一郎在家族中特别低调,因为他是一名军·人,他一直就是自·卫队预备役的一等空·佐,随时可以被征召入伍。

  为了杀死神,一切的力量都可以被动用,连自·卫队的武力也在蛇岐八家的计划中。

  不负担任何工作的家主只有源稚生,他只需等待,等待决战的时候。他是大将,大将起身的时候,便是决定胜负的时候。

  直升机上的吊索绞盘缓缓转动,超大型集装箱缓缓下降,准确地落向航标灯标记出来的巨大矩形,宫本志雄站在直升机的旋翼下方,狂风掀起他的白色实验服。

  他戴着防毒面具,配着修长的菊一文字则宗。他下方的深井里传来液体倾泻的巨大回声,那是五千吨水银正被倒入井中,这些水银会沉淀在井底,表面被地下水封住。隧道开挖完毕之后,赤鬼川中的水和数以万计的龙类亚种,还有正在孵化中的神都会坠入这口井,接触到井底的水银时候,就是它们的死期。

  宫本志雄高举起菊一文字则宗,向着直升飞机上看不清的人影致意,他清楚那个人必然也正举起名为蜘蛛切的古刀向他致意,这是武士之间的礼敬。

  集装箱沉沉地落在工程平台上,直升机群甩脱了挂钩,调头飞返北海道的空军基地,红井上方的巨型井盖轰隆隆地恢复原状,最后一线天空在井盖的缝隙中消失时,宫本志雄看见零落的山樱从那道缝隙中飘入。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