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之翼(龙族2前传) 第2节

作者:江南

2、交易

  公元1900年秋,深夜,细雨,德国汉堡港。

  灯塔的气灯如一柄辉世的利剑,旋转着切割黑暗,切到码头上,切出一个消瘦笔挺的剪影。年轻的美捏克?卡塞尔伯爵独自站在码头上,没有打伞,双手插在口袋里,束起风衣的衣领抵挡寒风。

  他藏在口袋里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左手食指上的那枚古银戒指,金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透过茶色眼镜的镜片眺望海面以往沉静的海面此刻如一窝即将煮沸的水那样不安地起伏着,这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征兆,绝大多数的船已经入港,远方的海面上空荡荡的的,只有惨白的灯光烙下的圆形光斑。

  “来了!”他的眼角微微一跳。

  当灯塔的汽灯灯再次扫过那片空荡荡的海面时,一首货轮的黑影被切割出来,他出现得无声无息,仿佛破开大海浮现的幽灵船。它的乌黑色的船舷上用白漆醒目地刷着“玛丽皇后号”,那是一艘名声不太好的英国船,往来于远东和汉堡港之间,用鸦片和瓷器贸易作为掩护,倒卖来自敦煌和中国南方的古物。

  美捏克举手示意,他的人在码头上用气灯打出了三长两短的信号。漆黑的“玛丽皇后号”以两短两长的灯光回应。他非常谨慎,在港口外下了锚,此终在那里随着海浪起伏,却不移动。水手们降下救生艇,披着雨披奋力划船,向码头靠近。

  路山彦无声地走到美涅克背后。他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25岁,双瞳漆黑,面颊的线条柔和和明晰,身材和梅涅克相当。路山彦一身漆黑的雨披遮挡了他身上的大清礼服,把粗大的辫子盘起来藏在礼帽里,这样他低头在梅涅克的背后,一般人不会轻易察觉出他是个东方人。路山彦可以算得上是洋务派的一位要员,光绪十六年被选送京师同文馆,对于欧洲的语言和科技都有很深的造诣,四年后就这位德国使臣的助手,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这位年轻的卡塞尔伯爵,成为他最好的朋友。

  路山彦掏出象牙镶嵌的金质怀表看了一眼,“时间正好,他们很准时。”

  美涅克扭头看了看这位朋友,目光最后落在了路山彦的金属闪光上,在漆黑的夜幕里,这两道光狞亮如刀剑、那是两支银色的大口径左轮枪,路山彦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国人,梅涅克知道他双枪齐发的时候可以同时射落两只飞鸟,而且都是贯穿双眼。

  “山彦你不觉得我们这对组合很奇怪?”梅涅克抱紧藏在风衣里的长刀,嵌银的刀柄探出来顶着他的下颚。

  “有什么奇怪?”路明非淡淡地反问。

  “武器用反了。”梅涅克慢慢地拔刀一寸,而后收了回去。那一瞬间刀身的发光冷得刺骨,像是严冬夜空中的明月。刀身上铸造时天然生成的花纹清晰可见,那时一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风格的而土欠(真的忘了怎么打)特长刀,用罕见的冷缎花纹钢打造。十八世纪以后,这种神话般的钢铁炼制技术已经绝迹,通常这种刀剑只是欧洲豪门的欣赏品,当时梅涅克仔细地磨砺了这柄刀的刀刃,他带着这柄刀不是为了炫耀或防身,他随时准备使用他。

  “总有一天我大清的所有军人也都会准备上你们生产的洋刀洋炮,那时后我们的国家就强大了,再也没人买你们生产的鸦片。”路山彦说。

  “嗨嗨,说的我好象是个鸦片贩子似的。”梅涅克抗议。

  路山彦笑笑,他知道梅涅克绝对不沾染鸦片,他只是想和梅涅克斗斗嘴。如果他们此时都不说话,那么局面就太冷煞了。大海、细雨、孤灯,还没上一艘漆黑的救生船波涛起伏而来,他们背后的同伴守着藏在雨披下的的马克沁重机枪。

  不过也许确实就该那么了冷煞,虽然他们彼此之间也不讨论,当时每个人都猜到了这次交易的货物是什么。

  那绝对是件让人从骨髓深处惊悚战栗的东西。

  交易编号19010666,这是今年他们从远东购买的第666件货物,这个该死的数字让不信神的路山彦都觉得不吉利,666,那是恶魔撒旦的专属数字。

  救生艇终于泊岸了,为首的水手深强力壮,跳上码头,也不用绳子把船固定,只是用手紧紧地拉着船头的铁环,以防他被海潮推走。这说明他们不想多留哪怕一秒,交易完成,他们会立刻离开。虽然他们已经在海上漂泊了半年之久,但是他们似乎并不渴望教踏地面,也不渴望成里热情好客的酒吧女。

  “都是老朋友了,快验货,无误我们就付钱,按照说好的价码。”路山彦中文说。他听到玛丽皇后号的真正主人是一个中国人。可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欧洲船员们只负责开船,负责交易的都是中国老板的手下,清一色来自西北的彪悍男子。那个为首的水手和路山彦一样拖了一条漆黑的辫子,绑在肌肉突的脖子上。

  为首的水手抬起头,摇了摇头,;路山彦吃了一惊,和以往交易的人不同。这个水手脸方正,眼窝却深陷,双瞳如残灯般般光芒闪灭,完全是个陌生人。但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双唇被染黑的麻线紧紧地封在一起,这种残忍的手法让他不可能说出话。

  四名中国水手把一只漆黑的箱子从船上抬到岸上,箱子被斑驳的封条封着,封条上是交易的编号19010666和卡塞尔的家徽图案,这是卡塞尔的代表在中国验货上船是做好的封条,都是这样贵重的货物不能不再次检验。

  为首的水手却摆了摆手,对于这笔巨款他显得毫无兴趣。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封早已写就的信,递给路山彦,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带着一群水手登上救生艇,向着玛丽皇后号极速返回。所有人都看着路山彦,在这些人里只有路山彦懂中文(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在之后的卡塞尔学院才普及中文)。路山彦极快地读完那封信,沉默了一会儿。

  “信上说者货物不收钱,这个是被诅咒的东西,沾上的人都会死。”路山彦面无表情地说,“信的最后说,再见,从此再不会和我们交易了。”

  “听起来好像我们沾了便宜。”梅涅克咧嘴笑笑,“可我怎么觉得全身有点发冷呢?”

  “那边。”路山彦看着远边的玛丽皇后号。

  救生艇已经登船了,玛丽皇后号的汽笛长鸣,在这个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夜晚,这艘船竟然放弃进港的机会,他手起锚,从新起航,以最高的航速驶向黑沉沉的大海。梅涅克抬起头正好灯塔的光柱指向天空,天空里浓云翻滚,像是下面这片大海波涛起伏的起伏的倒影。

  “那么香想敢快扔掉这个不吉的东西?”昂热耸耸肩,“如果真是那么不祥的东西,沾过的人都会死,霉运跑得比风还快,是逃不过的。”

  “你有什么可兴幸灾乐祸的?就算霉运跑得再快,也是先让靠近他的人倒霉,你看我们多靠近这个东西,,我都能亲手摸到它。”梅捏克拍了拍那只印度黑檀丁成的大箱子,“这些中国人为什么要把这箱子订得像棺材。

  昂热的神色有点奇怪,“梅涅克,你没听人描述过这里面的东西对么?”

  他环顾四周,伙伴们的目光都集中到那只箱子上,昂热缓缓把箱盖推开。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这只印度黑檀木临时订成的箱子,都是一口黑地嵌银漆莲花的中式棺材,经过了许多年,油漆斑驳,木材的一部分被虫蛀去了,可依然可以想见当初这棺材是何等做工精细。

  梅涅克往地下啐了一口,用蹩脚的中文说:“棺材棺材,升官发财!”

  “听着像是文物贩子,”路明非趁着校长给茶壶续水的间隙打岔,“校长你年轻的是周的不是正道…”

  “这是屠龙密党的传统,直到今天卡塞尔学院还是世界上资金最雄厚的几个文物买家之一,温”校长淡定地说,“否则你以为你们的高额奖学金从何而来?我们研究得课题都没法见光,自然不会有资金支持我们除了校董们慷慨捐赠,就靠文物买卖了。”

  “违法的?”

  “有些。不过很少。我们想要交易的东西,我们会冒任何风险,法律风险也是其中之一”校长给路明非续上茶,“因为关于言灵和炼金技术,很多都已经失传了。我们只能透过分析研究一些文物,获得龙族知识的一星半点,而有些无法复制的产品,如今也只能从古墓中发获得了,用一件就少一件,如果在炼金技术的复原上我们不能取得进展,那么下个世纪,我们可能再也找不到能够克纯血龙族的炼金产品了。:

  “股面临为什么有炼金产品?”

  “几乎所有巫术和神秘力量都和龙族的技术有关,而龙族的两大技术基础,就是言灵和炼金术。人类窃取了龙族的技术,但是我们无法深入技术的核心,绝大多数的人类又没有龙族血统的支持,无法理解那些复杂的内容,所以古代宗教的继承,是龙族技术的一鳞半爪。但即使是一鳞半爪,也随着时间慢慢被遗忘,如今还能找到的,只是古墓里的那些陪葬品罢了。”

  校长顿了顿,“但是那些陪葬品往往隐藏着极大的风险,应该交给最专业的处理…没捏克?卡塞尔,他一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他没有找到专业的人去处理。

  梅涅克一挥手,一个带着夹鼻双皮眼镜的金发年轻人无声地走到箱子旁,,他看起来只不过是二十岁,那张俊美的脸看起来有几分孩子气。但是路山彦知道这个叫昂热的年轻人握有剑桥博士学位,在神学和古文方面都是博士。

  昂热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刀,推开刀刃,沿着箱盖的隙缝缓慢地切割,手法简明利落。他深深地吸一口气,把手里的煤油灯举高,把箱盖解揭开一条缝隙。谁都看得出昂热的神情变化,说不清楚是狂喜、恐惧或是震骇,他竭力克制,但是单片眼镜还是离开了他的鼻梁,要不是挂着链子,早在地下摔着粉碎了。他从新和上箱盖,对梅涅克点了点头。

  “按照之前说好的,五万马克全部用银币支付。”梅涅克拍拍手,几名强壮的伙伴提着装满五万马克的箱子走了过来。

  梅涅克一挥手,一个带着夹鼻双皮眼镜的金发年轻人无声地走到箱子旁,,他看起来只不过是二十岁,那张俊美的脸看起来有几分孩子气。但是路山彦知道这个叫昂热的年轻人握有剑桥博士学位,在神学和古文方面都是博士。

  昂热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刀,推开刀刃,沿着箱盖的隙缝缓慢地切割,手法简明利落。他深深地吸一口气,把手里的煤油灯举高,把箱盖解揭开一条缝隙。谁都看得出昂热的神情变化,说不清楚是狂喜、恐惧或是震骇,他竭力克制,但是单片眼镜还是离开了他的鼻梁,要不是挂着链子,早在地下摔着粉碎了。他从新和上箱盖,对梅涅克点了点头。

  “按照之前说好的,五万马克全部用银币支付。”梅涅克拍拍手,几名强壮的伙伴提着装满五万马克的箱子走了过来。

  为首的水手却摆了摆手,对于这笔巨款他显得毫无兴趣。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封早已写就的信,递给路山彦,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带着一群水手登上救生艇,向着玛丽皇后号极速返回。所有人都看着路山彦,在这些人里只有路山彦懂中文(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在之后的卡塞尔学院才普及中文)。路山彦极快地读完那封信,沉默了一会儿。

  “信上说者货物不收钱,这个是被诅咒的东西,沾上的人都会死。”路山彦面无表情地说,“信的最后说,再见,从此再不会和我们交易了。”

  “听起来好像我们沾了便宜。”梅涅克咧嘴笑笑,“可我怎么觉得全身有点发冷呢?”

  “那边。”路山彦看着远边的玛丽皇后号。

  救生艇已经登船了,玛丽皇后号的汽笛长鸣,在这个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夜晚,这艘船竟然放弃进港的机会,他手起锚,从新起航,以最高的航速驶向黑沉沉的大海。梅涅克抬起头正好灯塔的光柱指向天空,天空里浓云翻滚,像是下面这片大海波涛起伏的起伏的倒影。

  “那么香想敢快扔掉这个不吉的东西?”昂热耸耸肩,“如果真是那么不祥的东西,沾过的人都会死,霉运跑得比风还快,是逃不过的。”

  “你有什么可兴幸灾乐祸的?就算霉运跑得再快,也是先让靠近他的人倒霉,你看我们多靠近这个东西,,我都能亲手摸到它。”梅捏克拍了拍那只印度黑檀丁成的大箱子,“这些中国人为什么要把这箱子订得像棺材。

  昂热的神色有点奇怪,“梅涅克,你没听人描述过这里面的东西对么?”

  他环顾四周,伙伴们的目光都集中到那只箱子上,昂热缓缓把箱盖推开。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这只印度黑檀木临时订成的箱子,都是一口黑地嵌银漆莲花的中式棺材,经过了许多年,油漆斑驳,木材的一部分被虫蛀去了,可依然可以想见当初这棺材是何等做工精细。

  梅涅克往地下啐了一口,用蹩脚的中文说:“棺材棺材,升官发财!”

  “听着像是文物贩子,”路明非趁着校长给茶壶续水的间隙打岔,“校长你年轻的是周的不是正道…”

  “这是屠龙密党的传统,直到今天卡塞尔学院还是世界上资金最雄厚的几个文物买家之一,温”校长淡定地说,“否则你以为你们的高额奖学金从何而来?我们研究得课题都没法见光,自然不会有资金支持我们除了校董们慷慨捐赠,就靠文物买卖了。”

  “违法的?”

  “有些。不过很少。我们想要交易的东西,我们会冒任何风险,法律风险也是其中之一”校长给路明非续上茶,“因为关于言灵和炼金技术,很多都已经失传了。我们只能透过分析研究一些文物,获得龙族知识的一星半点,而有些无法复制的产品,如今也只能从古墓中发获得了,用一件就少一件,如果在炼金技术的复原上我们不能取得进展,那么下个世纪,我们可能再也找不到能够克纯血龙族的炼金产品了。:

  “股面临为什么有炼金产品?”

  “几乎所有巫术和神秘力量都和龙族的技术有关,而龙族的两大技术基础,就是言灵和炼金术。人类窃取了龙族的技术,但是我们无法深入技术的核心,绝大多数的人类又没有龙族血统的支持,无法理解那些复杂的内容,所以古代宗教的继承,是龙族技术的一鳞半爪。但即使是一鳞半爪,也随着时间慢慢被遗忘,如今还能找到的,只是古墓里的那些陪葬品罢了。”

  校长顿了顿,“但是那些陪葬品往往隐藏着极大的风险,应该交给最专业的处理…没捏克?卡塞尔,他一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他没有找到专业的人去处理。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