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之翼(龙族2前传) 第6节

作者:江南

哀悼之翼下

  1.逃亡

  “可校长……按照故事发展,你现在已经死了。”路明非忍不住说。

  “是的,当时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从人类的医学上来说,我已经死了。但我的心脏后来重新起搏,我的龙族血统在起作用。但是距离纯血族裔,还差的太远,那个龙类可以在心脏停跳上千年之后再度苏醒。”校长说,“我也很好奇当初那个为龙类封棺的中国人,显然他是个术士一类的人,他显然知道这具尸体是有可能再度苏醒的,所以才使用那么多的法器,甚至在他心脏里植入那颗银珠。那种技术被中国古代的外门道士称为“锁心针”,那颗银珠是经过炼金技术处理的。“

  “说起来各国的宗教秘法什么的都跟龙族有关?”

  “这是事实,很多宗教秘法中,都有对于声音和图腾的崇拜,比如道教的咒符和佛教密宗的法咒,这些都是异化的龙文。而法器、药物的技术,很多都来自炼金术。中国古代还曾有一支冶炼师,他们主要铸造的是剑,在当时,冶铁的技术还不发达,多数的铁制品都是来自陨铁,剑质主要是铜锡合金,也就是所谓的‘五金之剑’,五种金属混合之后,熔点会降低,这时候古人的低温炉火就能更好的融化它们。跟铁质剑相比,铜剑的质地应该远远不如,但是你搜寻典籍,会发现当时对剑的尊崇几乎到了神话的地步。中国古代的君王们认为名剑是可以“陆斩犀兕,水截蛟龙”的,带有神圣的气息,铸剑成功,等于夺取了天地的神圣之气,所以会遭鬼神的妒忌,而剑的本身又有灵性,甚至要把人投入炼炉中铸剑.''校长说,"记得你在三峡水底看到的'活灵么?"

  "咬了我一口,怎么不记得?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路明非记忆犹新.

  "炼金术的核心要义,就是配合四大元素作为药剂,把金属以火焰杀死之后,令其重生,得到的是'再生金属'.我们也把再生银称为'炼银'等等.此刻金属的整个性质都会改变,韧性,比重,导电性都完全不同.这就是古代中国人铸剑的技术.而封入灵魂,则是炼金术的另外一个用途,把再生金属作为灵魂的容器,炼金术师们认为,肉体可以是灵魂的容器,金属其实也可以,只是金属比肉体更加长久不会败坏,封入灵魂的金属的特性还能进一步加强,无论活灵还是名剑,都是如此.文物鉴赏课你可以选,但不是我们今天的辅导范围.....你不关心路山彦的结果么?截至到故事这里,他正面对一个古龙族裔。“

  “没事啊,他要是死了,就没我了。既然有我,就说明他没事。”路明非说。

  校长低着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听见霞弹铳声音的一刻,马耶克勋爵的脸变得苍白。

  “也许是个圈套。”夏洛子爵起身,抓起他的燧发枪,“一件不要钱的礼物……来自恶魔的礼物。“

  “把一个龙类送到我们身边。是为了什么?”马耶克勋爵抬头看着夏洛子爵的眼睛。

  “这还用问么?”甘贝特侯爵低声说。

  马耶克勋爵伸手紧紧抓着身边的黑色手提包,这只他从不离身的手提包此刻显得异常沉重。那里面藏着对龙类而言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他把手提包抱在胸钱,起身准备离开,下面有两辆马车,随时可以出发。

  但他又停下了,打开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一件黑色的盒子,交到了夏洛子爵的手里,自己依旧提着那只空空的手提箱。他从怀里掏出一柄精巧的左轮枪,扳开枪机提在手里。

  “马耶克,你想怎么办?”夏洛子爵抓着那个黑色的盒子,手微微颤抖。

  “我乘马车离开,他会追着我来的,夏洛我的老朋友,你就藏在这里,我会把他引得尽可能远,还有一辆马车给你,你带着卵离开,走和我相反的方向,即使它有双翼,也追不上你。”马耶克平静的说。

  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难得少见地伸手交握。他们知道这一次的分别后,他们可能不会再见。当年的密党精锐“十字蔷薇会”的最后三名“铁十字蔷薇”也将凋零,不过这也一样算不得什么,相比那些更早倒下的伙伴,他们算得上幸运。

  “大学是一定要开办的,战争也不能停止。无论是谁活下来,我们的事业都要继续。”马耶克勋爵最后说。

  “还有彻查这次事件,有人向龙类出卖了我们,找出他来!”甘贝特侯爵说。

  “他苏醒了,昂热、酋长和老虎都死了。”梅涅克看着马耶克勋爵说,“我们犯了错误,这可能是个圈套。”

  长老会的绅士们同时点头。

  “中国卖家的信息诸位都知道,这件事结束之后,找到他,弄清这件事。”马耶克勋爵说。

  “我们可能再也找不到他了。刚才传来的电报,从汉堡港出海的货船玛丽皇后号离岸后遭到了暴风雨,倾翻沉没,海水已经把碎片的船体卷到了岸边。”梅涅克说,“如果这是个诅咒,那么他们也没能逃过,如果是个圈套,他们已经完美得地毁灭的证据。”

  “对手的强大让人难忘,”马耶克勋爵挠了挠花白的头发,向着梅涅克伸出手来,“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长老会刚才通过决议,长老会解散之后,你将成为秘党的新一代领袖,接着完成我们的事业。”我转头看了看夏洛子爵和甘贝特侯爵,“现在我宣布长老会正式解散。”

  梅涅克对于这个忽如而来的授命表现得非常平静,他伸手和马耶克勋爵握了握,马耶克勋爵转身走向马车。

  “您要去那里?”梅涅克在他背后问。

  马耶克勋爵拍了拍自己的黑色手提包,没有说任何话。

  “那里面的是卵么?”梅涅克问夏洛子爵。

  “如果能活着,作为秘党领袖,这些你都会知道。”夏洛子爵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

  梅涅克目送那辆漆黑的马车离去。卡塞尔庄园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黑骏马放声长嘶。梅涅克的眼前忽然有太阳般的光闪过,伴着震耳欲聋的轰鸣,整个庭院的地面被火光撕开,那是一次都在瞬间被火焰吞噬。火光中,背后生着双翼的黑影腾空而起,那对骨翼已经蒙上了青色的皮膜和狰狞的铁鳞。

  那是黑索今炸药爆炸的效果,龙类和他们一样是智慧生物,这个沉睡了上千年的古龙一旦苏醒,就在短短的时间里学会了使用最现今的炸药。他并不准备直面外面的埋伏,而是撕开地面作为出口。此刻那个来自古代的中国男孩仿佛天使降临那样悬停于半空中,又带着皇帝般的威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最后的秘党,金色的瞳子隐隐生辉。

  夏洛子爵不由得伸手按住自己的口袋,这个细微的动作落在梅涅克眼里,他立刻明白了马耶克勋爵提前离去的用意。但是他们失败了,“卵”和这个初代种龙类之间,似乎有着超越他们认知的联系,对方已经锁定了他所要的东西在谁那里。

  他扇动着双翼,缓缓地前进,梅涅克和路山彦挡在龙类和夏洛子爵之间。

  “走!走!走!”梅涅克咆哮,手中的亚特坎长刀长吟着、震动着。

  龙威,践踏一切、碾压一切的龙威。

  这是一个文明胜过另一个文明的优势,绝对的胜出。

  “你还能用言灵吗?”路山彦压低了声音。

  “不能。”梅涅克感觉到自己的信心在崩溃,平时脱口而出的言灵如同漩涡般在脑海里卷动,但是无法出口,龙威的压制下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

  血统优势。秘党每个人都有龙类的血统,他们有和龙类相似的力量,但在这个血统高贵至极的龙类贵族面前,我们只是卑贱的混血种。

  “你走。”路山彦推了梅涅克一把,“我来争取时间。”

  “我不能走,我现在是秘党领袖了,我如果走了,再也见不到你们怎么办?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自己。“梅涅克说。

  “正是因为你是秘党领袖了,才叫你走。”路山彦扭头看了他一眼,“我还有办法,我可以不看他的眼睛。”

  “你……你还能使用言灵?”

  “如果集中精神的话,还可以。”路山彦说,“快点,带着夏洛子爵和甘贝特侯爵走,还有一辆马车。我、烟灰和鬼,我们三个能争取的时间不多。”

  “山彦……再见了。”梅涅克低声说。

  “其实我本来想……帮你杀掉你最想杀的那条龙的。”梅涅克的声音嘶哑。

  “他不用死。但他的龙座会被千千万万的人推翻,中国将建起汉堡这样的大城,汽轮船从宜昌一直航行入海,铁路四通八达,中国人再也不吸鸦片。孩子们能上官府出钱办的学堂,那时候你再去中国,很多人都会说英语和德语,他们会带着你游历,中国……是个很美的地方。”路山彦轻声的说。

  梅涅克知道路山彦最大的心愿。他想推翻中国的封建帝制,造就全新的中国。如果不是因为秘党的挽留,路山彦已经踏上返回中国的轮船了,他有为好友想策划中国南方诸省独立,而后建立美国那样的合众政府,给路山彦发来了共同举事的邀请。路山彦迫不及待地想回去做些什么。现在路山彦就要死了,他的朋友远隔重洋还在等他,他的故乡也还在等他。

  梅涅克不再犹豫,用身体掩护这夏洛子爵和甘贝特侯爵等车,拉车的四匹黑色骏马长嘶着从路山彦背后驶过。

  低沉的吟诵声在黑暗中回荡。路山彦低着头,漆黑的长发在风中四处飘散。

  言灵?镰鼬,释放!

  “烟灰!鬼!”路山彦大喝。

  以他们三个的实力要阻挡这个龙类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越是不可能,越是要以精巧到极致的配合取胜,一场三人舞般精彩的决战。

  “镰鼬”们在空中狂舞,这些生活在虚空中的妖怪搜集周围每一丝一毫的信息带回到路山彦的耳边。但是有一个圆形的空间是它们不敢进入的,它们不敢逼近到那个龙类的身边去,路山彦能够清晰地察觉龙类的身边有个大约直径两米的领域,镰鼬们撞在这个不可侵犯的领域的分界上,只会发出烈火烧毁一张轻纸的“嘶啦”声。随之那只镰鼬就消失了。

  “王域!”路山彦心里明白了。

  只是初代种才有的“王域”,这些号称“四大君主”的龙族亲王拥有远比普通龙类更强的精神,即使不动用言灵,汹涌的精神力量也会自然在他们身边结成一个小的领域。那时他们的精神烈焰,普通的言灵之力落在那火焰上如同飞蛾扑火。

  路山彦深呼吸,他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他轻轻踩地。身体微微下沉。从小开始二十年的太极修养产生了作用,他的心沉到底,止水不波。

  马车在黑暗中狂奔,大片的苜蓿田在道路两侧飞快地流逝。车厢里,夏洛子爵在前膛的燧发枪中填入火药,默不作声地压实了之后,填入了一颗纯银的圆形弹丸。

  “你还能握的稳枪么?”甘贝特侯爵坐在他对面,脸色苍白。

  “不知道。”夏洛子爵试着握住枪柄,但是显然,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马车猛地震动,领先的黑骏马人立起来,前蹄踢向空中,仿佛那里隐藏着什么未知的敌人。

  “给我灯!”梅涅克大吼。

  车夫蹿出车厢,一把摘下车前的油灯掷向梅涅克,梅涅克把灯中的油全部泼洒在那名对手的头上,火焰立即包围了他,也照亮了他。

  一个中国人,彪悍壮实的西北部中国人,头顶缠着鞭子,穿着黑色的雨披,嘴唇被染黑的麻线紧紧地缝了起来。正是跟他们交易那件棺材的中国商人的随从。

  一切都是骗局,一个陷阱,免费的礼物,是被送来杀死他们的。

  雨水洒在梅涅克的脸上,把他的头发淋得透湿。他和那个中国人相隔不到半尺,死死瞪着彼此的眼睛,亚特坎长刀在梅涅克全力以赴的冲刺之下彻底贯穿了对手,连同他身上坚实的金属铠甲。但是这种可怕的贯穿伤却没有致命,那个中国人的瞳孔里,满是漠然,双手以极大的力量握住梅涅克的刀刃。刀应该穿过对手的心脏,可是刀柄上无法察觉丝毫心跳。

  “死侍!”梅涅克低声说,“可惜不能把你作为活体研究了……你已经死了。”

  梅涅克缓缓地从死侍心口里抽出长刀,任死侍跪倒在自己的脚下,刀身上反射着死侍身上的火焰。

  雨水冲刷着梅涅克的长刀,洗去了刀上的黑血。

  沉默的中国西北男人,一群死侍,从四周围聚而来,围绕着燃烧的同伴,默默地亮出了手中的利刃,解开了身上的黑色雨披。

  清一色的中国腰刀,清一色的官服,胸口方形“补子”上清一色的“熊”

  梅涅克从路山彦那里学习过如何分辨中国官员的品衔,“熊”意味着正五品的武官。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