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之翼(龙族2前传) 第10节

作者:江南

3。勇气

  鬼冷冷地俯卧,已经连续几个小时了,全身都湿透了,皮肤表面冰冷,如同爬行动物那样没有温度。几个小时里,有两条蛇从她脚边游过,一只蜈蚣爬过她的嘴角,一小群的蚂蚁钻进她的衣服下避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一群田鼠始终在啃咬苜蓿的根,她始终没有动,呼吸都微弱到极限,每次仅仅吸入维持生命的空气再吐出。

  一个狙击手就该如此,狙击手只是来福枪的枪架,枪架只为子弹出膛的瞬间而存在。

  在出膛前不能让对手觉察到自己的存在。

  言灵?冬。

  这是她的血统能力,微不足道的能力,能够像爬行动物那样,令自己的呼吸和血流降低到极限,仅仅维持生命所需,甚至部分肢体都瘫痪,能够发力的,仅仅是扣动扳机的手指和少数必须的肌肉,还有视力,一个狙击手所必须的,鹰一样的视力,以及神智,去判定最佳击发时间。

  她只有一个机会,因为仅有的那颗对龙族而言致命的子弹,在他的枪膛里。

  她清楚地知道路山彦在做什么,路山彦只是为她争取最佳的发射时机,即使他爆血,依然难以在言灵上挑战一个阶级高到“古龙”级别的龙类。这就是狮心会一贯的行为为准则,同伴是用来牺牲的,只为完成最后的目标,她不会因为路山彦的倒下而多分一点精神出来去多看一眼,路山彦是在用生命为她争取机会,她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可能路山彦倒下的瞬间就是最佳的发射时间。

  她距离路山彦的战场只有区区二百码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她可以一枪命中一枚一马克的银币,洞穿它,而不令它崩碎。

  只要她全力以赴,她一定能做到。

  正是因为这个能力,每次秘党有重要机会的时候她必然不在场而埋伏在附近,她只需在危机状况下解决最危险的敌人。

  她是一个印第安人,一个印第安女孩,梅涅克在美国印第安人保留区里发现了她,那时她穿着印第安人的衣服,梳着两根长辫,两颊抹着象征着复仇的赤红色,蜷伏在黑暗里,拿着一张自己制的弓,试图阻击那个侵入他们领地,带走她的家人,试图夺取他们领地上金矿开采权的英国商人。他们还没学会英语,更不懂法律,没有任何办法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只有用了几千年的弓箭。

  黑暗中的英国商人和他的朋友们骑着马巡视即将被开辟为金矿的土地,她的箭离弦而出,立马在英国商人背后的年轻人忽然从长风衣下拔出一柄左轮枪,甩手一枪,凌空射断了他的箭。

  那一箭用尽了她的全力,她全身瘫痪,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雇佣的枪手们策马围了上来。而那个开枪的中国人,后来她知道他叫路山彦,却阻拦在她面前,挡住了所有枪手,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污泥和颜料,直视她因为仇恨而微微闪烁金色的瞳孔。这是她一生里罕有的瞬间,从一个敌人眼里看到温暖,似乎她金色的,孤戾的瞳孔根本吓不到他,反而令他惊喜。即便是族人,也因为她的金色瞳孔而觉得她不祥,父母兄弟都远离她,令她单独居住。

  她想为家人做点什么,以证明自己是爱他们的,这样也许能换得他们的爱,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而这个年轻人给她的感觉不同,他不需要她给予任何的东西交换,他的眼睛里写满亲近之意,仿佛他们生来就是家人。

  “这样的弓不够强力,”路山彦折断了她自制的木弓,“箭会被风吹偏,即使你发箭的瞬间再精准,可你无法估计到风的方向。”

  “试试现代的武器吧,”路山彦从自己的马鞍上取下一杆来福枪,递到她的手里,“你是为这种武器出生的,全新的德国造,发射高速而且旋转的弹丸,能够自旋来保证弹道不偏转,能射一千码的距离,能够改变世界。”

  她爬在泥水里,茫然地看着路山彦,根本连抓住枪杆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我帮你做到你想的事情,你就跟我走,这个交易合理么?”路山彦微笑着问。

  他根本没有等待“鬼”的回答,转身一枪对准正策马逼近的英国商人,黑暗中火光一闪,弹丸击发,两百码外商人的礼帽飞上天空,飞旋出几十码才落地,商人震惊地抚摸自己的头顶,摸满发油的头发被弹丸从正中间犁出一道痕迹,弹丸贴着他的头皮而过,低一点点就会掀掉他的头骨盖。

  “你这个中国疯子,你要干什么?”英国商人咆哮。

  “我知道你想骂,说我和这个印第安人一样卑贱的货色,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路山彦冷冷地看着围绕他的枪手们,“但是你不敢,因为我虽然是中国人,确是卡塞尔家族和德意志银行投资你金矿的代表。你一路上对我这个中国人那么尊敬,已经很疲倦了吧?现在你可以不用那么费力了。我宣布我们对于这个金矿的投资取消了。你没钱开发了,滚回英国吧。”

  “你有权这么做?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德意志银行说话?你只是个中国人!”英国商人目瞪口呆,旋即他的表情变得阴冷,挥手而下,受雇于他的枪手们纷纷上膛。

  “是的,我只是个中国人,但是恰好有兴趣投资的那个德国人梅涅克是我的朋友,而且他是一个很随性的人。”路山彦耸耸肩,“随性的意思是说,我说什么他基本都会同意,尤其是……如果损失这个金矿的收益,却能换回什么重要的人时。”

  “重要的人?”英国商人一愣。

  “记得你会跟我走,”路山彦回头看了鬼一眼,“跟我做交易么?”

  “你能救我爸爸妈妈么?”

  “我还能改变世界呢。”路山彦在话音落地的瞬间,忽然开始旋转,他头顶的礼帽脱落,那条盘在里面的漆黑大辫飞舞在雨中,和那件鹿皮长风衣一起,急促如马蹄的枪声连续不断。鬼瞪大了眼睛十四岁的她从未想象过这样的华丽绚烂,路山彦的全身每一处都闪动耀眼的火光,照亮了他方正刚毅的脸。

  那些枪手们根本没来得及反应,枪声结束时他们每个人都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枪,弹丸准确地削去了他们的半截枪管。路山彦双手拢在风衣在衣袖里,浓烈的硝烟从袖管中溢出,没有人看得见他的枪,他们足有20人,20人在几乎同一刻中枪,他们知道这个中国人有一手绝好的枪法,可是一柄左轮枪只有六发子弹,即使是双枪……什么样的枪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发射多达二十枚子弹?

  “你们认为我的枪里只有十二发子弹?”路山彦一一点数人数,“二十次命中,对我来说不算最好的成绩……我如果告诉你们我还有二十发,你们相信么?”

  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瞬间,他们见证的仿佛神迹。

  “滚回英国去,林则徐大人对你们说过这样的话没有?”路山彦看着英国商人,“如果没有,那么……我跟你说!”

  仅仅一天之后,鬼的父母都回到了家里,他们对路山彦感激之余,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催促他把鬼带走。鬼才知道,其实她做的一切,并不足以抵消族人对她的畏惧,她是个金瞳的孩子,巫师们自古传说金瞳的孩子将带来噩运。父母和族人们把脱险归功于和他们一样黄皮肤的路山彦,而把噩运归于鬼。

  路山彦并没有多说什么,拉着鬼的手离开了印第安人保留地。

  登上去往欧洲的大轮,深夜启航时,路山彦带她来到甲板上,眺望着茫茫的大洋,越来越远的故乡。

  “我们这种人就是这样,你愿意为别人付出很多,却未必会有人感激你。因为……我们是异族啊。”他慢慢地转过头来,一瞬间鬼的世界被照亮了,路山彦的瞳孔中,同样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路山彦把两只沉重的弹匣,扣上手腕,代替了转轮的位置。

  他能够一次发射40发子弹,因为梅涅克通过克虏伯的枪械技师为他为他特制了这两只左轮枪,可以换新型的弹仓。他的“镰鼬”一次可以捕捉数十个目标,他需要有一次命中数十个目标的武器。

  而现在他只有一个对手,可他恨不得自己能有400颗子弹在弹仓中。

  他捕捉不到那个对手,凶猛的“吸血镰”未能发现龙类的位置,它们飞蛾扑火一样撞击在龙类强大的精神领域之上,撞击得粉碎,然而前赴后继。龙类的精神领域笼罩了整个卡塞尔庄园,他的本体被隐藏起来。一群又一群的镰鼬从路山彦的脑海深处觉醒,升腾起来,在空中亮出了噬血的利齿,“爆血”带来的力量令人战栗而惊喜,流淌在血管中的仿佛不是鲜血,而是灼热的火流,无与伦比的自信令他格外地振作,好象他还能唤醒一群又一群的镰鼬……

  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一种错觉,他狂喜之余开始感觉到刺痛了,吸入汞蒸气的结果开始显现,刺痛从内而外像是无数长针那样刺穿身体,如果不是那股极度振奋的热血在支撑,他可能已经战栗着倒地了。

  镰鼬们正在撕裂对方的精神领域舍身忘死的攻击让那坚硬的堡垒变得像是玻璃是似的,壁垒在震颤,再下一步也许就会碎吧……也许就会……只要在坚持一会儿。

  碎裂的瞬间,他将把40颗子弹全部倾泻出去,够不够,他不知道,这就是他能做的一切。

  他缓慢的旋转,枪口如钟表的时针和分针那样开合,指向每一个传来异响的方向。他感应着那些勇敢的镰鼬的死亡,它们撞击着周围的玻璃堡垒,发出令人牙酸的爆裂声,路山彦的意识世界里,镰鼬的血布满了整个空间。

  真实的世界里,他浑身也笼罩血色中,七窍流血,那些细密的鳞片下渗血,巨大的血液令毛细血管纷纷破裂,这些都是暴血的代价。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

  “啪”,又一只镰鼬死了,撞击在玻璃上,发出了最后的声音。

  这是这声音不一样,像是一扇窗被打破的声音,格外的清越,甚至让人觉得闻见了……窗外清新的空气。

  龙类释放的精神堡垒……裂开了!

  唯一的缺口!所以镰鼬都从那个缺口中涌了出去,密集地彷佛地狱之门洞开时逃离的冤魂,路山彦的领域扩张到和龙类相等的大小,覆盖整个卡塞尔庄园的空间,路山彦的意识捕捉到一个可怕的存在,以镰鼬们的消失为代价。凶猛的“吸血镰”没有一只能够接近那个目标的身体,也没有死去,它们只是消失了,被什么霸道而又平静的力量瞬间抹去。

  龙类就在那里,就在路山彦的正后方默默地站着,只有古龙的力量能把镰鼬们轻而易举地抹去。

  “龙蛇之舞!”路山彦双枪齐射,枪声如狂奔中的马蹄。

  子弹是不受精神领域干扰的,只有青铜与火焰之王和他的后代能对金属下达命令,而这个龙类显然不是,他已经被路山彦击中过。

  路山彦欣喜地听见子弹中什么东西发出的爆响,却不是进入肉体,像是……他在射击一口巨大的铜钟!

  “啊啊啊啊!”路山彦咆哮,他不能停止射击,明知道无法洞穿,但是此刻只有射击才能阻挡龙类近身。

  他犯了错误,他把宝贵的时间用于和龙类进行精神对抗。

  最后两发子弹几乎是在同一刻离膛,弹匣空了,路山彦连阻止对方近身的武器都没有了,他连枪也握不住了,所有的力量都用于撑住自己的双膝。他清楚地知道龙类就站在他对面几米远的地方,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像头困兽那样巨喘。

  “睁开眼睛看看你的祖先,弱者终究都是弱者。”龙类说。

  轻微的烈风声,龙类铁青色的膜翼仿佛利刃那样斜着划过,膜翼末端的勾爪把路山彦蒙眼的布割裂。路山彦没有料到是这样的进攻,他看见的是仿佛金色汽灯般的双目,那时龙眼,龙眼无声地注视着他,海潮般的精神压力从眼眶灌入他的脑海,像是凡人被神注视那样,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想膜拜。

  龙之瞳,他被龙之瞳控制住了,这是他一直竭力避免的。

  闭合眼睛用尽了他传神的力量,但即使隔着眼皮,他仍能看见那夺目金色光华似的。

  “不敢看么?”不敢面对力量?想否认?否认你们根本没有未来?”龙类嘲讽,“人类最强只能做到这样了么?即使混合我龙类的血,真是懦夫啊。”

  “我告诉过你没有?”路山彦嘶哑地说,“其实是人类的力量,根本不在那里,是勇气,勇气你懂么?”

  “你的勇气已经要认输了。”

  “不,勇气的意思是……”路山彦忽然拔出腰间的短刀,狠狠地一刀沿着自己的双眼连线切过!

  血流如注。

  他毁掉了自己的双眼。

  路山彦把他扔在地上,痛得咝咝着抽着冷气,却还在微笑,“勇气的意思是,不怕死,也不怕失去,我们有说坚持,我们不下跪,我们不会是龙类的奴隶……这样,我们才有未来。

  “来吧,杀了我。”路山彦一步步向着龙类走去,“你可以杀死我,却无法夺走我的尊严,你懂得尊严的意思么?”

  “杀死我吧,给我漂亮的一击,刺穿心脏。”路山彦拉开了自己的风衣。

  他的心口被洞穿,凌厉的一记直刺,龙翼上的利刺穿透了路山彦的心脏,从背后穿出。

  “鬼!”路山彦吐出一口浓腥的鲜血,忽然咆哮。

  这才是他要的,一切都是掩饰,他死死地抓住了龙类的双翼,以他作为人类虚弱的手,他决意即便他的手骨被震裂也不松开,他要留住龙类一秒钟,一秒钟足够,鬼的来福枪会把龙类的脑部击穿!贤者之石的子弹,足以让他的肉体和精神都烟消云散!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