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之翼(龙族2前传) 第11节

作者:江南

他没有枪声,他争取到了一秒钟的时间,一秒钟里,龙翼上的一枚骨刺居然脱离开来,飞射出去。

  鬼的喉间插着那枚骨刺,无力地松开了来福枪的扳机,

  她原本有着一瞬间的机会,但是她和龙类之间隔着路山彦,她如果要开枪,就得先杀路山彦。她犹豫了,犹豫了一秒钟,路山彦用生命换回来的一秒钟。

  “鬼!”路山彦回身凄厉地吼叫。

  路山彦为他的学生而自豪,期待地决定胜负的一枪,但是那一枪再也不会想起。

  鬼静静地卧在草丛里,抬着头最后看向路山彦,沐浴在鲜血中的文静的中国男人,他愤怒而凄厉的声音距离她的耳边越来越远,世界变得很安静。

  在鬼的脑海里反复闪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她十八岁成年的仪式,梅涅克和路山彦还有所有狮心会的会员们为她举办了一场生日庆典,那天也是欢迎她加入秘党以及狮心会的庆典。小伙子们一直期待着他们的团队里有个女孩,兴高采烈,他们把庆典伪装成一场德国上流社会的交际舞会,邀请了整个汉堡的年轻人,年轻人们穿着普鲁士风格的礼服,名媛们穿着低胸罩的长裙,他们互相周旋,莺声燕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梅涅克?卡塞尔身上,这个身份神秘的年轻富豪,大家都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举办这样一场盛典。

  “是因为一个人,”梅涅克举起酒杯大声说,“一个在我和我朋友看来最美的女孩。”

  七个人中最年长的烟灰挽着鬼出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盛典的女主人居然是一个小麦色皮肤的印第安少女,她和名媛们一样穿着华贵的低胸长裙,鲸鱼骨衬裙勾勒出她错位少女最漂亮的身材,手套上镶嵌着来自非洲的水钻,头上却戴着印第安式的羽毛冠。

  她的美跃动着,仿佛有光彩流淌在她的皮肤上,她环视全场,自负的德国人们纷纷为她鼓掌。

  而这时她看向一个人,那个人戴着有点滑稽的高礼帽,里面鼓嚷嚷地塞着他的长辫,他站在一般人不会注意的角落里,对着鬼微笑,好像一个哥哥或者父亲欣慰的看着女儿踏入社交场的第一步。

  温暖得就像那个凄风冷雨的夜晚,他第一次看着鬼的眼睛。

  鬼邀请路山彦跳舞,路山彦有点不好意思地握住他的手,这个中国男人似乎只在握着枪的时候有自信心,像是头立爪在握的狮子,而平时拘谨得和其他中国人没什么区别。他曾经跟鬼说起自己的故乡,说青砖屋瓦的房子,说春天有一场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息的梅雨,说围绕整个村庄的小河,河外两山葬着他的祖先,他曾在祖先的墓前立志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我这辈子也算修身齐家了,原以为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机会,”路山彦微笑着说,“知道遇见了梅涅克和你们。”

  鬼不太懂得什么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是听他话里的意思,和自己在一起让他很开心,于是鬼就觉得那谈话有了结果。

  十八岁,这是她最好的时候,她不再是印第安保留地里一个面色焦黄的小姑娘,她像那些来自慕尼黑或者波恩的名媛们一样美,她是全场的焦点,德国小伙子们对她投来赞赏的目光。

  这一刻她的魅力可以征服世界。

  而她只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个问题,“山彦老师,请问您如果结婚,会选择什么样的女孩呢?”

  路山彦一愣,旋即笑了,“选我妻子那样的。我出国之前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在中国结婚很早,我十四岁就定亲。我的妻子很温柔,她在等我回家。”

  “你从来没有说过……”鬼觉得十八岁的世界崩溃,眼前越来越模糊,她还在坚持微笑。

  “其实也说过,我们中国人说修身齐家,齐家,就是管理家事,在中国男人只有结婚了才能管理家事。”

  那时鬼一生的最后一支舞,她跳完之后说自己头痛,必须回房休息,知道把门闭合,她全力撑住的世界才崩溃了,眼泪模糊了一切。

  她倒在草丛里。一生不失手,失手的时候,就是死的时候,这是路山彦教导过她的。

  她清楚地知道路山彦的意思,射穿路山彦的身体,她就能打碎龙类的头颅,路山彦是故意用身体阻挡了龙类的视线。她甚至可以做到让子弹在路山彦的心和肺之间的空隙穿过,不伤害路山彦的内脏,杀死了龙类再去抢救他。但那是在路山彦暴血之前,当路山彦的身体异化为龙类之后,贤者之石的子弹对于他也是致命的。

  她的手指忽然颤抖了,她没法开枪。

  她是一个女孩,从生下来到十四岁都觉得很孤独,后来有一个人带给她温暖,她不能杀死他。

  鬼,死亡,二十一岁。

  4.对决

  远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烈焰照亮了半边天空,一瞬而灭。

  拎着几乎已经成为尸体的路山彦,龙类默默地坐在台阶上,背后的双翼张开,仿佛他御座的屏障。

  对于死侍们梦寐以求的“卵”,他完全不在意,他等待,也许是因为疲惫了,也许是在等待什么人。

  庄园的门被推开了,脚步声缓缓逼近。垂死的路山彦听见熟悉的声音,亚特坎长刀在地下划动的声音。

  “梅涅克?”路山彦嘶哑地说。

  “给我和我的朋友一个说话的机会吧。”梅涅克对龙类说,“反正他也要死了。”

  龙类看了他一眼,像是抛一片死肉喂狗那样,把路山彦扔在梅涅克脚下。梅涅克把他抱了起来,抹去鲜血,凝视好友的脸,居然拍了拍他的脸,“还不赖,比我想的可好多了。”

  “为什么要回来?”路山彦低声问,“鬼死了……我也要死了,你回来谁也救不了。可其实我还是挺开心的……很想见你一面,可是我已经没有眼睛了。”

  “如果你有眼睛的话,会发现我现在满脸微笑风度翩翩,风衣上一滴血都没有,按照中国话说,”梅涅克换了中文,“神清气爽,我就是神清气爽地要回来解决这个龙类。”

  “不开玩笑你会死么?”路山彦笑了,两行浓腥的血缓缓划过脸庞。

  “这是什么?可不要告诉我你是流泪了。”梅涅克说,“别流泪,我们俩看起来都很棒,真的……还能更棒得一点。”

  他翻转长刀,一刀切下路山彦的辫子,随手扔在雨里,“你不是很讨厌这个辫子么?现在我帮你切掉了,反正你这样子也没法活着回中国了,不怕什么总理衙门了。你现在看起来真的很英俊,我都快觉得有点自卑了。”

  “卵送走了?”路山彦问。

  “是啊,发生了很棒的事情,可惜你都没能亲眼看见,夏洛那个老家伙凶得像是头老狮子,靠着他的帮助我才撑到烟灰赶来,他带着两辆马车八门加农炮,你听见那万炮齐发似的声音了么?解决了一大半死侍。”梅涅克说,“可惜他也死了,我没来得及赶过去为他防御,他发炮的时候浑身都是破绽,你知道的。”

  “其他人呢?”

  “甘贝特死了,但他杀了对方的头儿,你没法想的,他架着马车冲进‘无尘之地’的领域里去,用马车和马的重量把那个棘手的女人撞飞了。真不能说他是个老秘书啊,有这么暴力的秘书么?”梅涅克说,“真不知道德意志银行少了这个老家伙怎么办,皇帝陛下正要他筹措开战的经费,这下子仗也打不成了吧?”

  “我都要死了,你还说这么多,”路山彦如释重负地笑了,“你总是那么话痨么?”

  “就是因为快死了才要多跟你说两句,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梅涅克的泪水混合着鲜血打在路山彦的脸上。

  “是泪水还是血呢?”路山彦伸手抚摸自己的面颊,“朋友,说泪水的话丢人,说是血就是你在撒谎,你该是神清气爽的啊。”

  “是雨,只是温热的雨而已。”梅涅克低声说。

  路山彦慢慢地凉了下去,梅涅克再也感觉不到他的呼吸。

  他放下了路山彦,站起来看着那个龙类。他不再虚弱地想要跪下,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堪比龙类的金色光芒。

  “你也开启封神之路?面对我能不下跪,你才是你们中最强的人吧?为什么留下来的却不是你?”龙类看着梅涅克。

  “因为那东西必须被送走,为了这个牺牲掉山彦未必能杀出去。”梅涅克说,“现在那东西安全了,我就回来跟你讨回我朋友的命,这就是我们一贯的风格,你要习惯。”

  “我要习惯?”

  “因为我知道很难彻底杀死你,所以你在未来还会无数次的复活,那时还会有一个叫狮心会的团体来杀你,他们的风格,会有点像我们。”梅涅克说,“我们就是狮心会,是一群人类。”

  “人类的力量?“

  “是,我暴血之后能坚持大概一个小时,不过我现在太疲倦了,恐怕已经不太行了,不如我们尽快开始吧,”梅涅克说,“在开始之前,我想问一下你的名字。”

  “嵬名雾月,或者……李雾月。”

  “嵬名和你都是西夏国姓,你认识李元昊么?或者……嵬名嵬理乌珠。”(作者注:西夏是党项族建立的国家,和宋朝同期,西夏皇帝李元昊,党项族的名字就是“嵬名嵬理乌珠”,“嵬名”是按照李元昊创制的西夏语言,西夏国的国姓,李姓这是党项族投靠唐朝政权,李世民赐予的姓氏。)

  “他是我哥哥。”龙类仰头默默地看着天空里的雨。

  “你的龙族的名字呢?”梅涅克问。

  “忘记了,忘记很多年了,”龙类轻声说,“对于我而言,名字不重要。”

  “你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不去试图夺取黑王之卵,而在这里等着你?”他问。

  “是很好奇。”

  因为它在谁的手里根本不重要,黑王尼德霍格,他是至尊至力至德的存在,他的苏醒无人可以提前,也无人可以押后,他更无法被毁灭。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这一点,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能杀死黑王的,只有新的黑王……或者黑王自己。“

  风狂雨骤,龙类和梅涅克身后,同样的铁青色膜翼如开扇那样张开,古龙族裔与最强的人类,咆哮在空气中撞击。

  尾声

  “这就……结束了?”路明非傻眼了。

  “结束了。”校长淡淡地说。

  “你没讲高潮段落也!”

  “因为高潮段落时我昏过去了,”校长说,“我其实一直在地窖的废墟里,龙族血统保全了我的命,但是我的意思很微弱,一直被龙类强大的精神领域放到最大的时候,两股力量立刻让我昏迷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慕尼黑的医院里了,我在那里睡了整整一年时间。我跟你说的,都是根据我在地窖中听到的,以及后来勘察现场的结果,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号称秘党百年来第一精英的梅涅克从来没有告诉我们他的言灵是什么。”

  “什么?”

  “可能是‘莱茵’或者‘烛龙’,极度危险的言灵的某种言灵,释放的时候,释放者自己也会被卷入,知道许多年后高爆炸药发明,我才明白为何现场是那样的一片焦土,决战的结果好像一枚高爆炸弹在卡塞尔庄园低空爆炸。”

  “我噻。”路明非唏嘘。

  “其实我说这个故事,只是想告诉你,支撑我们战斗了一代又一代的,其实不是什么科学技术,而是勇气。我们历史毫不枯燥乏味,你有一天会明白,就会恨不得身临其境。”校长说,“去吧,我有点累了,补考可别再挂科了。记得有一天你会成长为梅涅克那样的人,那龙类再次苏醒和你相遇,你还会有狮子的雄心和勇气杀死他。那精神是不死的。”

  路明非站了起来,“可校长,我是学生会的,不是狮心会的……”

  “没关系,”校长笑,“听说暑假里你和楚子航一起在中国执行任务很顺利?说你们有默契,楚子航可很少跟谁有默契。”

  “这你都知道?”

  “我关心每个学生的成长。”校长挥挥手,“去吧。”

  路明非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校长端起茶杯,把茶一口饮尽,默默地看着桌上的相框。

  相框里七个人彼此勾着肩膀在慕尼黑大学的校门前嘻嘻哈哈,夏天的藤蔓垂下来落在他们的头顶,鬼带着白色的遮阳帽,烟灰抽着雪茄,梅涅克揪着路山彦的辫子,酋长和老虎拄着两杆猎枪,昂热和一个人并肩站在角落里。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一身笔挺的白色猎装,一对飞扬如剑的眉毛。

  “弗里德里希?冯?隆,”校长的手指扫过那个人的脸,“我想……你还活着,对吧?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