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5)

作者:江南

  录完后他又听了一遍,确认无误,将这两段音频拖进邮件附件,按下“全部发送”。

  “邮件未能成功发送,已存入草稿箱,请检查您的网络链接。”

  这还是他登船以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YAMAL号有专用的卫星信号收发台,客房上网是直接走卫星。长波无线电会有鞭长莫及的问题,但卫星的超短波通讯是打到火星轨道都没问题的。

  他拿起座机呼叫服务中心,服务中心歉意地说刚刚接到通讯舱的报告,可能是因为磁场异常,YAMAL号目前对外的通讯全部中断了,请他稍后尝试,服务生还安慰他说船本身不存在危险,毕竟是曾航行到北极点的破冰船,区区格陵兰海对它完全不构成挑战。

  他放下电话,舷窗外传来了惊声尖叫,但不是惊恐的,而是极度兴奋的状态下发出的。

  通过舷窗往外望去,甲板上聚集了很多人。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极地游轮跟加勒比海游轮不同,甲板上没有和煦的阳光,只有凛冽的冰风,客人们只有在想透气的时候才会去甲板上站个五分钟。

  楚子航迟疑了片刻,披上风衣出门。

  他来到甲板上的时候,几乎整个赌厅的人都跑出来了,客人们还是盛装礼服,那些发牌的白俄罗斯女孩就更冷了,上身还能裹一件防寒服,下面却露着白生生的大腿,细高跟鞋在甲板上频频打滑。但即使这样也没人返回温暖的船舱,因为眼前的一幕实在太绚丽了,漆黑的天幕下挂着几十几百道淡青色的极光,变幻莫测,像是一幅能够覆盖整个天空的长裙,它的边缘以最轻薄的淡青色丝绸装饰。

  这种罕见的现象被北极的爱斯基摩人称为“神之裙摆”,一般的极光不够格用这个名字,必须是漫天的极光,而且以接近静止的状态长时间留存,恰似女神的长裙悬挂在夜空中。

  爱斯基摩人都以一生中能看一次神之裙摆为荣,YAMAL号的游客们能有这样的好运,难怪忍着严寒也要多看几眼。人们在极光下互相拥抱亲吻喊“Merry Christmas”,喊“圣诞老人谢谢你的礼物”,用手机拍照留念。

  楚子航却微微地皱眉,“那么强的电离现象?”

  极光是大气电离形成的,如此盛大的极光说明此刻高空密布着高能粒子流,极其紊乱的高能粒子流。用龙族的世界观来解释,元素流极度混乱,难怪网络服务中断了,剧烈的电离现象影响到了卫星通讯。

  船长室里萨沙也在皱眉,他们的指南针和经纬仪也都失效了,剧烈的电离现象令YAMAL号和外界的所有联系都中断了,他们甚至没法确认自己所在位置。

  更奇怪的是周围的气温在明显地下降,YAMAL号的船身周围装满了红外线探头,这些探头显示冰层正沿着船体往上生长。

  “这块海域已经完全冻结了,两个小时内冰层厚度会超过100cm,很奇怪,更往北的海域都都没有完全冰冻。”大副也醒了过来。

  “你确定你的航向没问题么?”萨沙看着海图。

  “刚才喝多了点……趴在舵机上睡了几个小时……”

  “航行记录仪呢?”

  “可能是因为大气电离的缘故,几个小时前莫名其妙地死机了。”

  “慢速航行,别对乘客们公布,这种小事情,YAMAL号没问题的。”萨沙说。

  好在是YAMAL号,他对这艘巨无霸级别的破冰船有着绝对的信心,100cm的冰层对别的船来说是致命的,但YAMAL号能轻易地撞碎,只是航速不得不降下来而已。

  甲板上的游客又一次尖叫起来,因为更壮丽的一幕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座巨大的冰山顺着洋流,缓缓地接近了YAMAL号。跟“玛丽女孩”那种孤峭地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不同,这座冰山简直是座小岛,暴露在海面上的高度就超过了100米,那么它在海面一下的高度差不多是一公里!YAMAL号在它面前只是一艘小船!北极冰盖的厚度远逊于南极冰盖,北冰洋上这种体积的浮冰极其罕见,可此刻谁也不去追究它怎么出现的了,却都被它那白色巨舰般航行的身姿惊艳到。

  “该死!没有人见过那块巨型浮冰!那东西可别撞上我们!”萨沙的神情略紧张。

  “不会的,那东西会在距离我们几公里的距离上擦过,以我开船的技术,要是几公里那么远我都撞上去,那我还不如现在就一头撞死在船长室里呢。”大副倒是神情轻松,他的航海技术原本就在萨沙之上,曾是俄罗斯北方舰队的成员。

  白色巨舰般的冰山缓缓地切入了这片封冻的海域,刚凝固不久的海冰根本无法承受它的撞击,缝隙沿着冰面极快地延伸,每秒钟就是几十米,满耳都是冰层开裂的脆响。

  那种感觉就像是漫天飞雪,剑客飞掠湖面,以一柄霜白色的利刃切开了冰封的湖面,冰下的水都从裂缝中涌了出来,顷刻间死寂的湖面就变成了满池碧波。

  在“神之裙摆”下,海水也泛着青色,就在YAMAL号的侧方大约几公里处,青色的海水中倒映着黑色的岛屿,可海面上却空无一物。

  “嗨!嗨!你们看那边!海水的倒影里有座岛啊!”有人高声说。

  “真的!不可思议啊!分明海面上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跟海市蜃楼差不多的大气投影或者海水投影吧?别处的小岛被投影到这边来了。”

  “这张船票可真是买值了!冰山、极光、海市蜃楼!”

  人群中只有楚子航的脸色变了,好像有一道寒气沿着脊椎冲入大脑,在脑海里爆炸开来,他整个人都被巨大的惊悸控制住了,几乎忍不住要颤抖起来。

  跟他一样反应的人是扑到舷窗上的萨沙。

  呈现在海水倒影中的那座岛他们都见过,在那幅名为《死亡之岛》的画里!那古罗马斗兽场般的古怪外形,那围绕岛屿的黑色岩壁,甚至岛中央的参天大树和岩壁上安置棺材的石洞都隐约可见!

  原来世上真的是存在那座岛的!原来画家是从海市蜃楼中看到的那座岛屿,难怪他能把它的细节全部复制下来,可又完全不提这座岛在哪里,因为他根本没去过!

  诸多的巧合给他们打开了通往那座岛的一扇门,极光、撞碎冰面的大型冰山还有大副无意中偏离了航线。

  楚子航急速地思考着,海市蜃楼还不够解释这神奇的一幕,海市蜃楼的原理是因为空气温差过大,光线在空气介质中弯曲前进,所以你能看到地平线以下的东西。但人的视力毕竟是有限的,就算在空气质量最好的情况下,人也不过能看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建筑物而已,换而言之,那座岛就在附近。可是北极圈内为什么会有一座生长着参天大树的岛屿呢?又有什么人会在那座岛上开凿洞穴,放置棺材?

  “元首啊!伟大的元首!是你的灵魂指引我道路!”哭泣的声音从侧面的浮冰上传来。

  那是文森特,这个纳粹欲孽高举着那个鞠蛔樱奁畔虻河斓褂暗姆较虮寂堋K置骼系枚伎焖懒耍膳艿梅煽欤幢秤罢嫦褚恢桓崭胀盗思Φ幕剖罄恰?/p>

  甲板上的人都不知道他是真正的船长,也没人听清他在喊什么,大家聚在船舷旁,冲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见鬼!”萨沙大吼。

  这个前阿尔法部队特种兵清楚地知道在浮冰上奔跑的危险,那座巨型冰山把整个海域的冰面都撞散了,看起来连成一块的冰面上全都是缝隙,它还在继续开裂,很容易踩进冰缝里去。海水能降到零度以下,人掉进去死路一条。

  从这种大船下到冰面上需要不少时间,萨沙来到冰面上的时候楚子航已经在他前面奔跑了,他们都比文森特跑得快,但老纳粹已经遥遥领先了,他蹦跳着越过冰缝,脚下不断打滑。

  “回来!你是不可能跑到那里去的!”楚子航高呼。

  “别想我停下!你们是魔鬼派来阻止元首复活的!”文森特神经质地尖叫。

  楚子航想怎么可能呢?魔鬼跟你家元首简直是亲兄弟啊!你搞错阵营了!

  “你左我右,我们抓住他的脚!”萨沙追了上来,他在YAMAL号上当了十几年的伪·船长,应付冰面还是强出楚子航很多。

  两个人同时加速,可就在那一刻,裂缝出现在文森特的脚下,这个人凭空消失在他们的面前,前方两块浮冰沿着裂缝缓缓分离,眼看他们也会重蹈文森特的覆辙滑进冰海里去。楚子航把手伸向背后,背后是他的刀袋。

  蜘蛛切在空气中切出一道淡青色的微光,轻而易举地洞穿了冰面,楚子航一手攥住刀柄,另一手把萨沙从浮冰的边缘拉了回来。

  再看裂缝中,只剩几个气泡了,还有那个漂浮的黑色木匣。

  萨沙俯身拾起那个匣子,摇摇头叹口气,“船长你这个人呢,说起来也没那么邪恶,就是太蠢……”

  引擎声从后面传来,黑色的橡皮艇从浮冰之间的空隙里驶了过来,艇上是萨沙手下的“冲锋队”。这个名字还是文森特给他们起的,大概是幻想自己也能组建起一支党卫军冲锋队那样的精英部队,最好还要对元首忠心耿耿。可实际上这帮人是纯粹的珍宝猎人,是为了“希特勒的宝藏”来的,顺便领着文森特发的薪水冰海巡游,珍宝猎人怎么会对第三帝国有忠心?何况他们还是一帮俄罗斯人,当年攻克柏林葬送第三帝国的苏联红军里就有他们的老爹。他们背地里尽嘲笑文森特了。

  “头儿!快上船!我们去找希特勒的宝藏!”站在船头的爆破手大声说。

  这帮人对文森特的死活不关心,对“死亡之岛”的传说也不清楚,但找了十几年才找到了埋有宝藏的岛,怎么也不能放过的。

  萨沙犹豫了片刻,他跟那帮糙汉手下不同,感觉到那座岛屿倒影中藏着某些神秘的、令人不安的东西,但若是真的能带着宝藏从那座岛回来,他至今还惦记的前妻娜塔莎就有一辈子的住院费了,还有他妹妹的嫁妆。

  最后他还是跳上了橡皮艇,正要挥手跟楚子航道别,才发现楚子航已经不在原处了。

  冲锋队员们怔怔地看着那个鬼魅般出现在船尾的中国人,楚子航在他们之间坐下,“开船吧,海市蜃楼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我们得抓紧时间!”

  船沿着浮冰间的裂缝前进,两侧都是矮墙般的冰块断面,他们距离YAMAL号已经很远了,船上的灯火星星点点,看上去也像是海市蜃楼。

  因为大气中的电离效应太强,无线电通讯也不好用,橡皮艇离开YAMAL号不到一公里,耳机里就只剩下电流杂音了。

  可那座岛的倒影还是不远不近地位于前方,视觉上说像是有两三公里远,可有种永远无法抵达的感觉。

  冲锋队员们焦躁起来,驶往一座岛的影子,这听起来其实是很荒谬的事,很可能那座岛位于完全不同的方位,哪有根据海市蜃楼定位的?只是楚子航始终坚定地指向前方,这个帆船运动中常用的手势,当你在海面上锁定一个目标,你就得一直指着它,否则在一望无际又波涛起伏的大海上,很可能一个浪过来你再回头去找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兄弟,你确定么?”萨沙靠近他,压低了声音。

  对这个中国人,一开始他就有好感,楚子航永远都很直接,就像刀切出去的轨迹,让人莫名其妙地相信他的判断,不过跟着他指的方向航向一座岛的倒影,这还是叫人有点不放心。

  “你会潜水么?”楚子航反问。

  萨沙愣住了。作为前阿尔法精英,他当然会潜水,这艘橡皮艇上也带有潜水服,但在零度左右的冰海里潜水?稍等一下稍等一下……你不是真的以为那座岛其实在海平面以下吧?拜托那只是倒影好么?

  橡皮艇绕过一块巨大的浮冰,眼前的海面忽然变得开阔,岛屿的水中倒影看起来格外清晰,因为岩壁呈规整的半圆形,它看起来很像大海的漏洞,有种“掉进去的东西都会在另一个时空间出现”的错乱感。

  楚子航默不作声地脱掉了风衣和西装,从船尾拿了一套潜水服换上,在零下几十度的气温下换衣,他好像完全没觉得冷。

  “不会更好,在这里等我,如果我拉扯绳子,就说明下面有危险,就立刻加速返回YAMAL号。”他又补充,“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切断绳子。”

  说完他就以倒翻的姿势跃入了冰海,甚至没有带氧气瓶,留下满船的冲锋队员干瞪眼。

  楚子航觉得无数的冰针在刺戳自己的全身,龙族血统能够极大地提升他的抗寒能力,但同时也极大地提升了他的感知力,寒冷产生的痛觉不但不比一般人弱,反而更加强烈。

  四面八方都是气泡包围着他,他一直在往下沉,可浮力抵消了绝大部分重量,又觉得像是漂浮在太空中。寂静中仿佛藏着古老的声音,整个世界好像在飞速地离他而去。

  他放任这种感觉,完全不抵抗,直到海水再度将他托起。

  他上浮得越来越快,一头冲出了水面!温暖的空气冲入他的肺部,他睁开眼睛,面前是青色的大海和青色的天空,天空中流动着奇异的云彩,神秘的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海中那座孤零零的石岛!

  阿瓦隆,永恒之地,精灵守护之地,生命与死亡之岛……他真的抵达了!

  他跳上这艘橡皮艇的时候,所有线索都在脑海中连上了,关于那座岛的真面目,关于它的种种奇特属性,当这些线索轰然贯通的时候,他毫不怀疑所谓的阿瓦隆,就是一个尼伯龙根!

  北极圈内当然不可能有一座长着参天大树的正常岛屿,阿瓦隆的环境很像是在地中海,那么阿瓦隆的世界是扭曲的,就像北京尼伯龙根是扭曲的地铁站。

  有人说在阿瓦隆里时间是不流动的,而在北京地铁中的尼伯龙根里,时间也是不流动或者流动得很慢,呈现出一种20世纪70年代的古老感。

  至于极光和强烈的大气电离,恰恰是阿瓦隆导致的。

  而要真正到达阿瓦隆,就得通过一个物质界面,这个界面通常都是由水构成的,他见到奥丁的那一次,瓢泼大雨洗刷着整座城市,高速公路就这样变成了迷宫,他进入北京地铁尼伯龙根的那次,室内下着暴雨,水沿着台阶流淌。

  而在这里,由水构成的界面岂不就是海面么?大海如同镜子那样映出了阿瓦隆,那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海市蜃楼,阿瓦隆就是一个存在于水镜中的尼伯龙根!它既是岛屿也是深渊,抵达它的方式很简单,跃入水中而已。

  周围的海水忽然一阵翻腾,又一个脑袋从水里冒出,萨沙甩着湿漉漉的乱发,如一头刚刚横渡河流的狮子,反握匕首四面警戒。

  然后他看到了阿瓦隆,整个人全傻了,脚下忘了踩水手里松开了刀,目瞪口呆地就要往下沉。

  楚子航一把抓住他的领子,“不是让你们呆在船上么?”

  萨沙连呛了几口水,但很快就喘了回来,前阿尔法精英毕竟不是吃素的,他当年背着十几公斤的战术设备还能游上几十公里。

  “你不知道你跳进水里之后发生了什么,”萨沙抹了把脸,“你忽然消失了!海水很清澈,我们拿氙灯照能看见水下十几米游过的鱼群,但我们根本看不见你,你带着的那根绳子好像忽然变得无限长,一直一直往海底延伸!我不放心就下来看看。”

  楚子航微微皱眉。他不希望萨沙下来,尼伯龙根是属于龙族的秘密,不该让外人看到,否则学院心理部那帮负责善后的家伙又得从美国飞来给萨沙他们洗脑,不过他们的洗脑技术比起文森特那是更胜一筹,被洗完的人都表示最近烦心事少了,人精神起来了,连带着胃口都好了,生活充满了希望……可对这个今晚刚认识的俄罗斯男人的义气他还是有些感动的,不过一个杀胚的脸不太适合表达感动之情,所以看起来他好像有点不高兴。

  海水又是一阵翻腾,冲锋队员们接二连三地浮了起来,跟萨沙一样,他们先是流露了极其精英的一面,抓着防水步枪和高压碳酸气驱动的鱼叉枪,一脸遇龙杀龙遇虎杀虎的横样,可随后他们就看到了阿瓦隆……

  “镇静!镇静!镇静!”萨沙大吼,“抓稳你们的家伙!我们还不知道那座岛上有些什么,也许用得上!”

  这时候连橡皮艇都浮上来了,想必是萨沙下来之后也古怪地消失了,冲锋队员们担心他的安危,跟着噗咚噗咚地跳了下来,每个人都拴着绳子,绳子跟橡皮艇相连,结果把橡皮艇也给带翻了,越过了尼伯龙根的边界。

  这群冲锋队员的思维方式还真是足够简单。

  不过橡皮艇能给他们不少方便,凫泳去阿瓦隆的话还有两三公里,即使对于萨沙和楚子航也是不小的体力消耗。

  橡皮艇风驰电掣地驶向阿瓦隆,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到风,海面基本也没有起伏,呈现出青色琉璃一般的质感,橡皮艇就像刀把这块琉璃切开,那个白色的伤痕在片刻之后无声无息地弥合。

  天空中密布着青色的云,仔细看去的话那种云有着海水般的纹路,云层间的缝隙缓慢地变化形状,恰如无风状态下的海面。

  再看往这片海的深层,会觉得海底有着隐约的光带,仿佛巨大的青色裙摆。

  楚子航缓缓地打了个寒战,这个尼伯龙根的结构方式跟他以前所见的尼伯龙根都不一样,它似乎真的被藏在了海水的镜像中。也许他头上的天空其实是数千万吨的北冰洋之水,而他下方的海才是悬挂极光的天空。

  他看向四周但看不到天海交界处,那里弥漫着青色的雾气,那应该就是边界处,他据此判断这个尼伯龙根其实并不大,一切全都是围绕那座孤零零的石岛。

  橡皮艇加速冲上了沙滩,石岛正面是有码头的,但冲锋队员们脑子虽然简单,可作战方面却是真正的老炮,他们选择以抢滩登陆的方式先占领侧面的浅沙滩,这样如果岛上有什么东西要对他们不利,嗨嗨……橡皮艇上的俄式轻重武器可委实不少。

  但石岛以绝对的安静等待着他们,他们一直摸到码头附近,别说遇敌了,连一只飞到头顶拉屎的海鸟都没有,空气温暖湿润,令人想起古代的地中海,这座岛在勃克林的画中名为“死亡”,却透着母亲般的温暖。

  难道死亡其实是这样的东西么?温暖、寂静、孤独。

  码头很小,用简单切割的石块砌成,确实是那种只能容纳一艘小船的简易码头,连拴船的石柱都只有一根。又是一个跟凯尔特神话吻合的点,运载亚瑟王的小船就是在这里靠岸的么?

  冲锋队保持着战术队形前进,萨沙抓着一柄AK-74突击步枪走在最前面,这种老枪很稳定,有经验的老兵还是很喜欢用,楚子航走在最后,手里抓着刀袋。

  码头往前是两侧有香榧树的小路,那神秘的天光把树影印在他们身上,白色的石灯笼看起来很随意地安放在道路的角落里,在任何博物馆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形制的东西,那么静谧那么寂寞,就像是一条通往墓园的路,而他们这群全无武装匍匐行走的人,看起来绝对是一伙暴力的入侵者。

  楚子航伸手在某个石灯笼上摸了一把,手上一点灰尘都没有,像是每天都有人打扫似的,可再看没走过的路面,生长着薄薄的一层青草,战术靴踏过必然留下清晰的脚印,如果有人来打扫,怎么会不留下脚印呢?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