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一章·狂欢夜之舞(2)

作者:江南

  “为什么?”冈萨雷斯随口问。

  “有什么为什么?”维多利亚撅着嘴,“因为我有胸有腿不行啊?”

  真是个好理由,冈萨雷斯想,为什么要去学桑巴舞?因为老娘有胸有腿。世界要都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两人的注意力都转到彩车上了。能上彩车跳舞的都是顶级的桑巴舞娘,都是有胸有腿的好姑娘,羽毛裙摆甩起来的时候,有种遮天蔽日的气派。

  这些彩车都是当地的桑巴舞学校准备的。里约热内卢有几十所桑巴学校,它们彼此之间相互竞技,最隆重的竞技就是每年的狂欢节。哪个学校的舞者能够摘下“狂欢公主”的桂冠,明年就会是世界第一的桑巴学校。舞者们为此已经练习了整整一年,所有技艺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活力如火山般迸发,跳得浑身大汗,灯光下身体闪闪发亮。

  这些顶级桑巴舞者是执行部重点保护的对象,因为她们几乎毫无例外的是小麦肤色,就算不是金发也染成金发,是舞王最感兴趣的猎物。

  还有体积惊人的大胖子,他们也在彩车顶上跳舞,浑身肥肉水波般颤动,论技艺并不亚于那些身材纤细的舞娘。

  “喔!”冈萨雷斯很吃惊。

  “每年他们除了评选狂欢公主,还会评选狂欢王,狂欢王不仅得桑巴跳得好,还得体重在130公斤以上,那些胖子是来竞争狂欢王的头衔的。”维多利亚说。

  作为女伯爵,从小就得了解世界,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她都是从书上看来的。

  “哦。”冈萨雷斯漫不经心地应着,重又把望远镜转向那些身材窈窕的舞娘,初看肥仔跳舞还比较有意思,可当然是有胸有腿的漂亮姑娘好看。

  可这一次舞娘们的身体总是无法完全吸引冈萨雷斯的注意,心里似乎有道阴影,那道阴影像是小虫子似的钻啊钻……钻啊钻……

  恐惧在心中爆炸,冈萨雷斯猛地站了起来,同时握着后腰的枪柄,“注意彩车上那些跳舞的胖子!舞王可能就在其中!”

  虽然没有讨论过,但在整个行动组的心里,舞王的形象都是个肌肉结实体型消瘦的舞者,想来也只有这种人的舞蹈才会颠倒众生。他们一直以来也是把注意力集中在符合这一点的男性舞者身上。

  可为什么舞王不能是个体重超过130公斤的胖子呢?根本没有人见过舞王的真面目,人们只是看到舞衣上的LED光源在闪动!一个胖子也可能穿上黑色的舞衣,用LED光源拼凑出一个体型消瘦的舞者来!

  舞王毫无疑问是个酷爱“秀出自我”的疯子,所以他才会搞出那种行为艺术般的事情来,很多残暴对待女性的罪犯都有类似的心理问题,比如历史上那位鼎鼎大名的“开膛手杰克”会在杀了妓女之后写信挑衅伦敦警方!

  对于这样一个人,最适合他的舞台当然不是街边,而是高高在上、众目焦点的彩车上!

  就在这时,整条街的灯都熄灭了,连那些自带电源的彩车都熄灭了,只剩下漫天的焰火。

  焰火之下,彩车之上,莹蓝色的人形缓缓亮了起来。就是那些竞争狂欢王头衔的肥仔中的一个,是哪个肥仔并不重要,从这一刻开始,他不再是肥仔而是舞王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街边看热闹的人、舞者们都停了下来,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还在狂舞,在没有音乐伴奏的情况下,踩着魔性的节奏。

  对于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这种能够抵抗精神控制的混血种来说,那舞蹈并不美,而是邪异,令人看上几眼就会眩晕就想呕吐。但整条街上的人们却都如痴如醉,他们跟随舞王的节奏一起摇摆,唱着海潮般的歌,千万双手有节奏地摇摆,仿佛一片手臂组成的森林在风中摇曳。

  这一幕令人想到古代玛雅人的巫术集会,人们在毒蘑菇制造的幻觉下随着巫师跳舞,群体无意识。

  一架直升机原本平稳地飞行在附近的海滩上,此刻毫无征兆地坠向海面,起火爆炸。并非执行部出动的那架直升机,而是电视台派来航拍狂欢节实况的,毫无疑问,直到飞机坠海的那一刻,驾驶员和摄影师还在机舱中尽情摇摆。

  剧烈的爆炸声也唤不醒舞蹈中的人们,他们跳着舞,就像到了天堂。

  冈萨雷斯的脚也下意识地打起拍子来,不过他好歹也是C级混血种,反手一耳光把自己抽醒。这时候维多利亚已经双枪在手了。

  跟蛇岐八家的犬山贺一样,维多利亚的言灵是罕见的“刹那”,长项是射击。她的刹那达不到犬山贺那样的极致高速,但跟精确射击叠加,能够制造出威力惊人的弹幕。

  “临时专员全体退后!”这时蓝牙耳机中传来了教官的咆哮声,“这不是你们的工作!”

  此刻那架黑色的直升机正从舞王所在的彩车上方飞掠而过,教官吊着绳索从天而降,扑击的动作就像巨鹰掠食。

  短短的几秒钟教官就判明了当前的局面,能够让整个街区彻底断电,舞王显然是有同伙的,而且很有组织。

  载着舞王的彩车在执行部重兵囤聚的街区出现,这可以视作猎物对猎手的挑衅,舞王知道执行部要捕猎他,但舞王不在乎。

  里约热内卢是世界上最浪漫多情的城市之一,也是治安最混乱的城市之一,大面积的贫民窟和现代化的都市相邻,高级餐馆门口徘徊着小偷和劫匪,毒品消耗量顶得上几个纽约,黑帮剿之不尽。一个身负龙血的疯子,在这个城市里完全可能得到某些黑帮的崇拜,成为恶人们的暴力教主。他们之前把舞王当作独来独往的暴徒,还是犯了轻敌的错误。

  这种情况不是临时专员能应付的,必须他这种资深者出场。

  他没有拔枪而是拔出了后腰里的刺剑,执行部中擅长冷兵器的都是精英,而教官恰恰是其中之一。看舞王那身肥膘,加强版弗里嘉子弹也未必能贯穿,还是冷兵器更可靠一些。

  必须一击制敌,否则任这个暴虐的疯子行动,不知道多少人会遭殃!

  教官和舞王擦肩闪过,体型巨大的胖子仍在翩翩舞蹈,教官却惊讶地看着自己空空的右手。那一瞬间太快了,他看不清楚更想不清楚,他觉得自己刺中了舞王,却被一股暴力夺走了手中的武器。

  毕竟是执行部的资深者,意外情况下教官只迟疑了不到半秒钟,落地时已经拔出了大口径的“眼镜蛇”左轮枪,转身把六发子弹全都打了出去。

  弗里嘉子弹撕裂了舞衣,肥膘如奶油那样从裂缝中溢了出来,白得晃眼,油腻程度能让人把过去一年吃的高油脂食物都给吐出来。

  单论体重的话狂欢王的头衔非此人莫属,他的体重何止130公斤,少说也有200公斤!他的舞衣是用某种高强度含碳纤维的材料制作的,就跟女人的塑形内衣一样,把大量的脂肪紧紧地裹了起来。真不敢相信带着这种的体重他还跳出那么癫狂的舞步。

  弗里嘉子弹对他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油脂层完全地吸收了子弹的动能,丝毫不见出血,能够麻翻一头大象的麻醉剂也被他的脂肪层吸收了。那柄剑刃长度超过75厘米的刺剑也被脂肪层咬住了,滑稽地插在他颈部的肥肉上。

  舞王冷冷地看了教官一眼,那是居高临下、君王般的怒目,眼瞳是熔岩般的赤金色!龙血正在他的身体里沸腾,极大地提升着他的体能和精神控制力,面对那双眼睛,连教官的心中也生出了“逃”的念头。

  但已经来不及了,舞王用肥大的右手拔出那柄刺剑,像丢一根稻草那么随手丢出,贯穿了教官的肩膀,把他死死地钉在地下。接着他从彩车顶上跃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教官。

  被那堆沉重的肉碾压,不死也是全身性的骨折,教官毕竟是执行部的资深者,A级精英,强忍剧痛,伸手握住剑柄将剑掰断。在舞王,或者说超级肥男落地之前翻滚出去,只留下一截带血的剑身,深深地插入地面。

  肥男的舞衣全部撕裂了,黑暗中那身白肉荡漾着水波般的纹路。可他的脚步却轻灵得像是踩在水面上,他缓缓逼近教官,细小的眼睛里燃烧着黄金火焰,表情如一位君王那样高傲。

  执行部的其他资深者都被人群挡住了,而受伤的教官单独面对舞王,绝对是被碾压的下场。冈萨雷斯急得跳脚,维多利亚已经展开了行动。

  他们所在的位置不被人群阻碍,他们的观察哨距离舞王最近,只有他们能救教官。格洛克轰鸣,维多利亚在几秒钟内把所有子弹都打了出去,言灵“神速”叠加精准射击,枪枪命中舞王的后脑。

  他的脂肪层似乎有着不亚于凯夫拉防弹衣的效果,教官近身射击都没效果,维多利亚远在几十米之外,子弹威力肯定不够,但你总不能脑袋顶上也堆满脂肪吧?

  星星点点的火光在舞王的头皮上溅起,子弹打上去竟然是金属轰鸣般的巨声。

  “骨骼强化!”冈萨雷斯惊呼。

  舞王的血统比执行部想的还要可怕,龙血已经令他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异变,混乱的激素分泌令他长出了那层能够抵挡子弹的脂肪,同时也把他的肌肉强化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将他的骨骼提升到接近高强度合金的硬度。

  到了这个程度,他很可能已经拥有了龙类的超高速细胞分裂的能力,不管受什么伤都能迅速复原,而下一步,他的尾椎会继续生长,进化出尾巴般的机构来,甚至长出龙翼!

  但这么一坨肉长出翅膀来真的好么?那不是一块会飞的猪排么?

  舞王缓缓地转过身来,黄金瞳中闪过炽烈的怒火,那种怒火造成的威压仿佛实质,压得冈萨雷斯喘不过气来。

  “回来!”冈萨雷斯伸手想把维多利亚拉回烟囱后来。

  但维多利亚不躲,她脱下执行部标配的黑风衣,放手让风把它带走。风恰好是从维多利亚这边吹向舞王,舞王如愤怒的公牛般对着那件风衣发动了攻击,将它撕得粉碎。清扫了这个障碍之后,他发现了屋顶上的维多利亚。

  风衣下维多利亚穿着白色的紧身皮衣,曲线毕露,她昂首挺胸,面无惧色,当着舞王的面拔出了硝烟弥漫的弹匣,再把新的弹匣塞进去。

  她不是不怕,但她是堂堂的女伯爵,面对一个疯子露出惧色,跟她自幼所受的教育不符。况且她的本意就是吸引舞王的注意力,看清楚了!攻击你的是个女孩!你喜欢的那种、漂亮性感的女孩!有种你就过来!

  她把自己用作了诱饵,唯有这样才能给教官一线生机。

  冈萨雷斯拼命地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必须稳定下来才能给自己的枪上膛,可他的每根肌肉都在痉挛每根骨头都格格作响,连枪柄都握不住。

  真可笑啊真可笑,这不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候么冈萨雷斯?用胆量的话就该从烟囱背后走出去,挡在维多利亚前面啊!趁着学生会主席不在场,你才有这样的机会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这时候怂了,一辈子也别想打动那个骄傲的女伯爵……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原来人在内心深处是那么畏惧死亡的,平日里想几千遍你可以为那个女孩去死,真到能为她死,你却连步子都迈不动。

  “快走!快走!快走!”维多利亚低声说,语气急促。

  舞王正高速地接近他们,他直线前进,在不可思议的巨力下,前方挡路的人们如海水那样分开,这场面既诡异又搞笑,一个肉山般的男人仿佛踏波而行,轻盈灵动。

  没有人能阻止他扑向维多利亚,他就像一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坦克,一切障碍物都可以碾过去。

  此时此刻,维多利亚能够凭借的地理就只有他们脚下的这座建筑了。建筑名为圣多明戈旅馆,是老牌的豪华酒店,早在葡萄牙人殖民巴西的时代就有这座建筑了,坚固的大理石墙壁,楼高四层。以舞王的身躯,无论是走楼梯还是坐电梯都不容易上来。

  维多利亚觉得自己是安全的,但她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叫冈萨雷斯走,诱饵只要一个就够了,舞王没有看到冈萨雷斯,冈萨雷斯现在走还来得及。

  舞王冲到了圣多明戈旅馆楼下,并未急于去寻找酒店的入口,而是轻盈地跃起,抓住了二楼露台的铁栏杆!这个体型接近马熊、河马、大懒兽的大白胖子竟然像是猿猴那样贴在大理石外墙上,抓着一层层栏杆往上爬。

  (作者注:大懒兽,一种已经灭绝的古代动物,曾经生活在中美洲和南美洲,进化史上最大的地懒。身高可以达到6米,体重超过5吨,比亚洲象还巨大,还能像人一样直立行走。)

  他的动作是那么地轻巧,但他抓过的铁栏杆全部变形,他踩过的大理石砖纷纷碎裂,可以想见他用于攀爬的力量是何等惊人。

  维多利亚忽略了一件事,马熊、河马、大懒兽这类动物也只是外表上看起来笨拙,其实行动起来不亚于那些身形矫健的动物。超标的脂肪对舞王来说并非负担,因为他的肌肉力量更加惊人!高度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障碍!

  在她来得及反应之前,舞王已经晃动着浑身的白肉,如同一轮圆月那样升起在她面前。那张肥肉堆叠的脸上毫无表情,黄金瞳深陷在肉缝里几乎看不见,可即便这样,维多利亚还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那是雄兽的狂喜!

  维多利亚握着两支填满子弹的格洛克,可她连枪口都抬不起来,在舞王面前,她觉得自己是被贯穿在羽箭上的鸟儿,无从挣扎,只能垂死呻吟。

  枪声震耳欲聋,执行部的资深者们来不及救援,只能远距离火力支援。但那根本就是徒劳的,弹头在舞王肥厚的背肉上打出一个个涟漪,仿佛掉进了黑洞。

  舞王从天而降,张开怀抱,无疑是想把女伯爵狠狠地拥入怀中。

  被几百公斤肥肉裹住是什么感觉?也许是油腻也许是窒息。可被几百公斤能抵挡子弹的肥肉裹住是什么感觉?只能是全身粉碎性骨折,碎骨片和肌肉内脏被他像捏橡皮泥似的捏在一起!

  维多利亚听见了清晰的骨裂声,原来一个人的全身骨骼碎裂是这样的声音啊,就像一张挺括的打印纸被人粗暴地揉成了纸团……鲜血溅了她满脸,粘稠地往下流。

  “维多利亚……维多利亚……快走……快走……”冈萨雷斯的声音把失魂落魄的维多利亚唤醒。

  被舞王抱住的并非维多利亚而是冈萨雷斯,最后一刻,这个小个子的西班牙男生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像是一颗炮弹那样撞在舞王的胸口,代替维多利亚承受了那致命的拥抱。

  维多利亚呆呆地看着冈萨雷斯,已经不成人形的冈萨雷斯。冈萨雷斯也回头看她,他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可眼神还是清亮的,他说,“快走……快走……”每说一个字,就有粘稠的血块从他的嘴里滑出。

  愤怒和世袭的自尊心帮维多利亚克服了恐惧,两柄格洛克顶在舞王的胸口,维多利亚吼叫着扣动扳机,子弹撕裂的白色的脂肪,枪火把周围一片烧得漆黑。

  舞王也怒吼起来,这是今晚他第一次受到让他觉得疼痛的伤害。他松开了怀中的冈萨雷斯,跌跌撞撞地后退。维多利亚趁势夺回了冈萨雷斯,闪电般地后退。

  但她没退几步就失去了平衡,抱着冈萨雷斯摔倒。其实不摔倒她也逃不掉,她心里很清楚,舞王的血统优势是压倒性的,即便是在这倾斜的屋顶上奔跑,他的速度也远胜于体态轻盈的维多利亚。

  何况维多利亚还抱着冈萨雷斯,抛弃冈萨雷斯的话还有一线生机吧?反正是个救不回来的人了……可此时此刻她怎么能抛弃冈萨雷斯?

  “所有人支援三号观察哨!所有人支援三号观察哨!”资深专员们的声音在耳机中回荡,几十个人正拼尽一切力量穿越人群靠近维多利亚和冈萨雷斯。

  但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们想要爬上圣多明戈旅馆的屋顶还得穿越人海人山,而舞王则只剩几步了。他一步步地接近维多利亚,每一步都踏碎瓦片。刚才他的眼神还是雄兽接近雌性的欣喜,此刻已经转为受伤雄兽的暴虐。

  维多利亚低下头,抚摸冈萨雷斯的脸,第一次认真地端详这个西班牙来的小个子男孩,“没想到还蛮帅的……”

  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带着微笑,仿佛一丛怒放的苹果花。连舞王也在这无暇的面容前迟疑了一瞬,这时耳机里传来了陌生的男声,“所有人退后,由我接管战场!”

  “学生会主席?”垂死的冈萨雷斯睁开了眼睛。

  “学生会主席……”维多利亚死死地按住蓝牙耳机,要听清那个男人发出的每个音节。

  “学生会主席在哪里?”执行部的资深者们不约而同地大吼。

  眼泪划过了维多利亚的面庞……最后一刻,学生会主席终于抵达了战场!那个号称即使对上龙王级目标也能锁定胜利的男人,终于来了!

  引擎声如同暴雷,黑色的摩托车高速逼近圣多明戈旅馆。

  人山人海,执行部的资深者们死死地陷在其中,但学生会主席完全不受阻碍,因为他的摩托车是跑在屋顶上的。

  他在有几个世纪历史的屋顶之间跳跃,留下曲曲折折的白色尾气。巨大的裂缝跟着他的车轮前进,要是现场有考古学家是清醒的,非得心痛得捶胸顿足。

  舞王霍然转身,这连子弹都毫无畏惧的怪物似乎觉察到某种巨大的危机正在逼近,虽然他不可能知道学生会主席是谁。

  摩托车越过两座建筑之间大约七八米的间隙,落在了圣多明戈旅馆的屋顶。舞王本能地摆出了警戒的姿态,双臂交叉在胸前,肌肉绷紧,层层叠叠的脂肪隆起。

  此时此刻,维多利亚、冈萨雷斯、执行部的资深者们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了,舞王的黄金瞳中,只映出那辆黑色的摩托车、和摩托车上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双方距离还剩下不到10米,骑手忽然腾起在空中,无人控制的摩托车继续轰鸣着冲向舞王。

  他竟然把摩托车用作了武器!从执行部的资深者到第一次出任务的学员,所有人都在心里为学生会主席的随机应变喝彩,手边的一切东西都可以用作武器,这才是真正的战略高手。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