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二章·十五岁少年的葬礼·狂欢夜之舞(2)

作者:江南

  紧跟着是帆船部、滑雪部、登山部、摩托车部——在恺撒“执政”期间,学生会吞并了学院中的诸多爱好者社团,并将它们改组成学生会的部门——齐刷刷地举手,场面之踊跃,意见之一致,令路明非想起他们高中的时候选班长。

  老师说某某同学当班长大家都同意么?所有人都齐刷刷地举手,并对那个倒霉的候选人投去幸灾乐祸的目光。混到高中的时候大家都混明白了,当班长高考又不加分,还得忙活一大堆事,并非什么好差事。

  可学生会主席的位子当然是含金量极高的,路明非高票数通过的原因,除了恺撒的鼎力推荐,再就是学生会各部多半都更换了新部长,新任部长们中又以二年级生为主,这帮人是听着“校园唯一的S级”的传说长大的……

  最后当着学生会全体干部的面,恺撒把百年历史的深蓝色天鹅绒斗篷披在路明非的肩上,用一届届传来的佩剑击打他的肩部三下。

  就这样路明非继承了学生会主席之位,基本相当于子承父业、兄终弟及。

  路明非心里也知道,所谓后宫不能放心交给别人什么的,那是恺撒随口瞎扯。恺撒把主席的位子留给他坐,应该是出于友谊,在日本那场似乎永无止境的暴风雨中结下的友谊。

  此外大概就是希望他继承了蕾丝白裙少女团以后就别老惦记着他的未婚妻了……

  列车前方出现了光亮,几秒钟后,CC1000次直线快车从层层叠叠的巨红杉中驶出,穿越笔直的长桥,行驶在浩荡的大湖上。湖面晶莹,在微风中有着轻微的皱褶,不时有鳟鱼跃出水面。

  虽然是片湖,可名字是“妖精海”,出自凯尔特神话中,赠送断钢剑给亚瑟王的湖中妖精。

  CC1000次拉响汽笛的同时开始减速,因为看见妖精海,卡塞尔学院站就在望了,那古老的、与世隔绝的校园就位于妖精海对面的半山腰。

  敞篷版的布加迪威龙已经等候在月台上了,路明非踏出车厢的第一时间,淡褐色长发、米色风衣的女孩就接过了他手中的公文箱。

  “路主席,各部部长已经在等您了。”女孩微笑着说。

  伊莎贝尔,二年级生,西班牙裔,炼金机械专业。学院里有数的美女,今天还特为接站做了打扮,长发丝绸般光亮,末端打着细碎的小卷儿,腰细腿长还不满足,更穿了带三英寸跟的罗马鞋,风衣下摆扬起的时候,隐约可见白色的蕾丝裙摆。

  不愧是蕾丝白裙少女团的新任舵把子……啊不,学生会舞蹈团现任团长。

  要搁半年前冒出这种级别的美少女,娇俏地冲他笑,路明非多少会发点花痴,但如今他已经习惯了,只是点点头说,“辛苦了。”

  从恺撒那里传下来的规矩,学生会舞蹈团团长同时兼任主席助理,所以伊莎贝拉相当于他在学生会内部的秘书,那辆布加迪威龙修好后一直都是交由她来驾驶,接站也总是她。

  这么安排还有另一重考虑,那就是伊莎贝拉行动敏捷,必要时还能充当主席先生的保镖,扑到主席胸前挡刀挡子弹什么的……果然是“一入学生会深似海,从此衰仔是路人”,今时今日这待遇,路明非自己都要啧啧了。用这种如花似玉的妞儿给自己保驾护航,简直他妈的是给野狗穿上黄金甲啊。

  半小时后之后,布加迪威龙驶入中世纪古堡般的校园,直接走特殊通道,进入安珀馆的地下车库。

  当年恺撒把安珀馆输给了路明非,学生会总部只得从安珀馆中搬了出去,如今自然是荣归旧址。安珀馆的地下车库能够容纳十几辆车,眼下停得满满当当,只有距离电梯最近的车位空着。

  那是主席停车位,即使路明非暑假出去打零工,这个停车位都要给他空着,这个道理就像陛下不在后宫里睡觉的时候,大臣们也不能冲进去和娘娘们玩耍。

  布加迪威龙平稳地滑入车位,路明非还在整理领带的当口,伊莎贝拉已经下车绕到另一侧给他拉开了车门。

  几分钟后,安珀馆会议厅的红枫大门左右敞开,路明非大踏步地进入,略略一顿足,伊莎贝拉的双手已经搭在他的衣领上,为他脱下了风衣。他在会议桌尽头坐下的同时,伊莎贝拉已经把公文箱打开,在他侧面摆好了。

  公文箱中两支银色的沙漠之鹰,两柄弧形短刀,形制接近于日本的小太刀,但装饰却是现代的简洁风。在里约热内卢,路明非就是用这两支刀连续地创伤舞王,最后用沙漠之鹰给了他关键的一击。

  这个举动是象征学生会主席的权威,武器摆在旁边,就像随时起身要去战斗。学生会的历史略短于狮心会,但也是百年历史的老社团,最初成立的时候,社团中弥漫着普鲁士军人般的尚武风气。

  各部部长全都到齐了,在路明非来得及说话之前,他们整齐地起身鼓掌。

  “里约热内卢的战斗真是漂亮!”有人大声说。

  看起来里约热内卢的情况在路明非返回之前已经传遍了整个学院,还不知道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那种低年级生怎么添油加醋。

  路明非淡淡地笑着点头,在别人看来他的意思是舞王那种级别的胜利跟我那些龙王级的战绩相比何足道哉?实际上是他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只好微笑拉倒。

  “听说您受了点小伤?已经在校医部为您预约了全身体检,是现在去还是开完会去?”伊莎贝拉关切地问。

  “轻微脑震荡而已,用不着。”路明非淡淡地说,其实心里的话是我擦嘞那个死肥男就差把老子满肚子的便便都给砸出来了。

  “以您的血统,我想也是不会有大碍的。”伊莎贝拉由衷地说。

  路明非心说那是您不知道我之前是什么样子,换作一年前你让我给这么压一下试试看?不过一年前他也没机会被肥男压,一年前可轮不到他作为决战专员出场,那些都是恺撒和楚子航的工作,他充其量也就是跟冈萨雷斯一样望望风。

  他的变化是从日本回来之后开始的,因为很多证据都显示,在昂热、恺撒和楚子航忙于应对海萤人工岛的危机时,路明非凭着惊人的意志抵达了风暴的中央“红井”,直面赫尔佐格化身的白王。

  虽然最后赫尔佐格是坠落在东京湾上,似乎跟路明非并无关联,但独闯龙潭的勇气却是坐实了。

  昂热坚持将他的评级定在S上的时候,学院内部对他还充满质疑,但眼下教授们觉得他的潜力毋庸置疑,只是需要量身打造一套强化方案。

  这个方案是地狱式的,配合药物的血统诱导、好像要把全身的肌肉骨骼撕开再重新拼好的体能训练、填鸭式的战斗经验灌输,拿到那份方案的时候路明非的手直哆嗦,心说我我我我要跟我的律师谈一谈……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真的坚持下来了。

  究其原因,大概是如果自己早点拥有些能力,在红井深处就不会那么无助地大哭。真讨厌那样的自己,无助的时候只能求助于小魔鬼,空着自己的双手,什么都做不了。

  “您从里约热内卢寄回的舞王血清我们已经收到,第一时间转交给了执行部本部,任务报告书也由伊莎贝拉帮您写好了。”后勤部部长说。

  通常专员们都要亲自去执行部交接任务,但学生会主席显然是不用自己跑腿的。

  “正式开会之前还有个小事情,在里约热内卢和您见过的新生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写邮件给联络部说很希望得到您的签名。”伊莎贝拉把两张明信片放在路明非面前,钢笔也是旋开了笔帽递过来的,“我觉得可以满足他们的要求。”

  路明非低头刷刷地签字。明信片上,他自己一身漆黑的西装,双手持银色的沙漠之鹰交叉于胸前,低着头,面目隐藏在黑暗中,只刻意强调枪上的雕花和手腕部的刺青——那个其实是贴上去的。

  那是他继任学生会主席时发布的纪念明信片,学生会想要强调新任主席的神秘强大,所以搞了这个电影海报式的设计。他们本来还想在明信片上加广告语说,“你怎能不爱这个救世主”,路明非费了好大劲儿才阻止了,说真丢不起这个人。

  “那个维多利亚很漂亮,有芭蕾的底子,要不要吸收过来加入舞蹈团?”伊莎贝拉微笑着问。

  “你决定就好了。”

  会议正式开始,路明非这趟出门半个月,留待他处理的事情很多。虽然其中多半只是点点头的事情,但这个头还是得主席自己点,伊莎贝拉的脑袋显然比他的脑袋好看很多,但伊莎贝拉不能代替他点。

  当了主席之后路明非才知道,原来恺撒真的不是整天玩,管好这个学生会简直就像管好一个公司。

  卡塞尔学生会和其他美国高校的兄弟会相似,是个规模庞大的组织,毕业的学生譬如恺撒,也仍然算是学生会的成员。所以学生会成员其实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校内这些部门只是学生会的冰山一角。

  学生会名下甚至还有基金会和慈善项目,不过好在这些外延机构都是委托给校外的管理公司管理的,但他们仍会定期发来报告,几十页的报告,满纸专业术语,好在不用路主席看,只需要听部长们讲。

  会议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窗外太阳西沉,夜幕渐黑星辰渐亮。刚刚过了新年不久,今天会议的重头戏是安排新一年的财务,各部为了预算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路明非百无聊赖地看他们吵,觉得全世界的学生会说到底都是一个路子,只不过当年他陪着陈雯雯去学生会吵,是为了给文学社争五百块钱的预算买书,如今这帮部长是想多要50万美元搞帆船横渡五大湖什么的。

  伊莎贝拉不愧是王牌秘书,看得出主席其实对这些破事儿毫无兴趣,就给他冲了一杯咖啡解困。伊莎贝拉冲咖啡很拿手,和她的咖啡仿佛坐在威尼斯的水边,风从水上来,你望着落日发呆。

  所以路明非就开始发呆,呆呆地看着对面镜子里那个看上去意气风发胜券在握的家伙,如今他已经渐渐熟悉了,那个人其实是他自己。

  恺撒知道让他当学生会主席是赶鸭子上架,就留了几位元老辅佐他。几个四年级的老部长围着路明非转了几圈,叹口气说真心不如砍掉重练。

  改造先从外形开始,学生会主席这个称号从恺撒开始就是和贵族生活、奢华品位关联在一起的,看上去不能跟老主席区别太大。

  西装从伦敦萨维尔街定制了一批,从大戗驳领、格子纹体现力量感的三件套到纯色系体现青春感的单件上衣都来了几套,风衣品牌被锁定为Burberry,因为够英伦才够贵族,皮鞋品牌选定Corthay,据说刚刚连续拿了三届全世界手工制鞋的大赏……路明非根本没听过这牌子,以他的见闻Salvatore Ferragamo就是最高级的鞋子了,但某位跟恺撒一样出身于意大利世家的老部长叹了口气说,那是普通人可以穿的好鞋,但不是学生会主席应该穿的好鞋……

  置装费当然不是问题了,因为学生会有钱。

  至于那头乱毛,在学院里是搞不定了,部长们就干脆把他整个人发包到洛杉矶去了,那是好莱坞的所在地,顶级化妆师云集,把路明非整成金刚狼都没问题。

  武器也是男人重要的装饰物,枪械选了沙漠之鹰,因为恺撒的存在感太强,给人“不用沙漠之鹰的学生会主席就不是真正的学生会主席”的感觉。

  那对短弧刀则是日本分部寄给新任主席的贺礼,楚子航倒也表示这样的武器很适合路明非,灵活多变,边打边跑。

  真是砍掉重练的感觉啊,完全不像他自己,可是大家都觉得很好,大家都觉得路明非师兄好棒,我要是成为路明非师兄那样的男人就好了……原来只要你“上了年纪”就一定能掩饰自己的过去,装得好像你从不曾怯懦和迷离,从娘胎里出来看就是响当当的男子汉。

  “我们必须赢下明年和芝加哥大学的帆船赛!没有经费购置新的赛艇,这个目标根本不可能完成!”

  “你们现在已经有四艘赛艇了!既有的赛艇维修之后完全可以达到参赛的要求!”

  部长们还在吵,路明非偷偷摸出平板电脑,连上网浏览守夜人讨论区。今晚讨论区很火爆,因为《东瀛斩龙传》更新了。

  这部号称纪实文学的作品,描述了一群年轻的秘党成员远赴日本,卧底牛郎店,和日本历史最悠久的黑帮周旋,最后勇斗寄生龙王的冒险故事,作者署名“炎魔诗人”……这是芬格尔的笔名。

  这种走龙傲天流的故事竟然能在学院内部讨论区大行其道,主要还是因为它是中文写成的,而中文虽然是学院强制必修的课程,但多数人的中文还停留在日常会话的地步,读不出其中的荒诞。而芬格尔确实亲身去过日本,写起风土人物和某些细节来极具真实感,所以故事也显得确有其事。

  三人组被芬格尔毫无廉耻地扩充为四人组,还分别加上了绰号,楚子航是“永燃的瞳术师”,恺撒是“跋扈的贵公子”,路明非是“神眷之樱花”,芬格尔自己的绰号最为炸裂,是“炎之龙斩者”。

  至于零,作者巧妙地把她处理成“楚楚可怜的少女”,一路上屡次被“炎之龙斩者”救,按照最近的情节发展已经暗暗地生出了情愫……看到这里的时候路明非很想捂脸,跟帖说,“No作No Die,走好不送。”

  但他心里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每次更新都会追看,大概只有看这个故事的时候他才能清楚地回想起往事的点点滴滴,那时候他还不是学生会主席,一点都不高大上,是那个危险来时问“师兄我们该怎么办”的怂货。

  今天的更新延续之前的故事,根据蛇岐八家逼到高天原门前的那一幕改的。真实版本是芬格尔叫花子似的赶来投奔他们,没多久外面的街道就给蛇岐八家封锁了,别说芬格尔吓尿了,恺撒和楚子航也觉得那晚是没法顺利收场了,最后还是苏恩曦出面解决的问题。但到了故事里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芬格尔的版本是当时夜间演出刚刚结束,一个被雨淋湿的白裙少女拖着鲜血淋漓的腿敲响了高天原的门——这是刺探情报失败的零——她说帮帮我,蛇岐八家的人还有五分钟赶到,然后就晕过去了。这时候芬格尔提刀出门……

  “芬格尔横着长刀,站在那场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的大雨中,挡在瑟瑟发抖的俄罗斯女孩前,唇边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冷对数以千计的黑道人物,他们的黄金瞳在夜色中咄咄逼人……”

  鬼嘞!“唇边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又“冷对”,你是阴阳脸不成?

  “‘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交出那个女孩,我们各走各的路!’风魔小太郎咆哮着。‘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从卡塞尔学员来,大家叫我炎之龙斩者。’芬格尔淡淡地说。”

  嘴脸!就你还淡淡地说,“淡淡地说”这种词用在面瘫师兄身上就是牛逼感,用在你身上就是装逼感好么?

  “‘炎之龙斩者?’风魔小太郎的脸色变了,记忆中似乎听过这个可怕的名字。他心说这次运气如此不好,竟然招惹上了这般棘手的人物,可嘴里还强硬道,‘久闻炎之龙斩者的大名,请问你跟这个女孩有什么关系么?’

  芬格尔淡淡地笑笑,‘没有关系,只是偶遇的美少年和美少女罢了。你要我交出这个女孩并无不可,但得先问过我的兄弟。’

  风魔小太郎看向芬格尔背后持枪戒备的小樱花,‘你的兄弟?’

  ‘哈哈,’芬格尔一抖手中利刃,忽然豪笑道,‘你们想要伤害她,便先问过我的好兄弟,这柄暝杀炎魔刀吧!’

  说时迟那时快,芬格尔奋起7级言灵,刀上卷起黑色烈焰,铺天盖地的杀意涌向黑帮众人,风魔小太郎顿时脸色苍白……”

  路明非看得欢乐极了,如果不是在会议室里他会笑得当场钻进桌肚里。

  哇咔咔咔!暝杀炎魔刀!哇咔咔咔!言灵居然还分级!哇咔咔咔!黑色烈焰,楚子航的看家本领都给嫁接到他自己身上去了!哇咔咔咔!偶遇的美少年和美少女……

  部长们暂停了争执,因为主席正满脸痴笑地看着平板电脑,有时仰后合,有时手舞足蹈,就差猛捶桌子了。不过前任主席偶尔也会出现这种脱线的状况,大家并不诧异,等着他笑完再继续吵。

  “跟你们没关系跟你们没关系。”路明非终于意识到自己露出狐狸尾巴了,赶紧收起笑容摆摆手,“你们吵你们的。”

  可芬格尔兴高采烈,完全看不出依依惜别之意,欢呼雀跃着收拾行李,踏上了前往古巴分部的小飞机。

  他是自己要求被派往古巴分部的,声称要为了学院战斗在最艰苦的地方。只有路明非知道个中原因,去古巴是芬格尔一直以来的梦想,他说那里有世界上最好的雪茄,和翘臀上能放一只高脚杯的南美姑娘。

  那之后好几周都没有芬格尔的消息,再度联系上他是他自己在守夜人讨论区里冒头,贴了近照。

  照片上,他坐在一辆1972年产的老式克莱斯勒敞篷车的引擎盖上,叼着粗壮的手卷雪茄,搂着巧克力肤色的漂亮女孩,可惜从正面看不到女孩的翘臀能不能放下一只高脚杯。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