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二章·十五岁少年的葬礼·狂欢夜之舞(3)

作者:江南

  那是路明非在坐在空荡荡的两人宿舍里——芬格尔走后那间宿舍就再没住进人——给那张照片点了个赞。他很高兴废柴师兄过上了心心念念已久的生活,于是那天晚上他又买了一瓶以前跟芬格尔一起喝的劣质红酒,一个人喝完了。

  如果这样就远隔天涯不通音讯那就太不合芬格尔的风格了,再然后他就开始写《东瀛斩龙传》了,情节既欢脱又装逼。看着看着,路明非就能想像那家伙在屏幕前敲打键盘贱逼微笑的脸。

  会议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伊莎贝拉接了电话之后示意部长们暂停讨论,“主席,狮心会会长来了,想跟您见个面,正在楼下等。您看?”

  路明非心里一喜,楚子航还差半年毕业,也已经挂名在执行部,最近一直外派执行任务,两人很难得碰面,想不到他刚刚回来,楚子航也回来了。

  他起身披上风衣,“那会议暂停,我下去找他。”

  伊莎贝拉犹豫了片刻,“主席,以学生会和您的地位,请狮心会长自己上来就好了,犯不着您亲自下去见他。”

  路明非一怔,“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当然是我去见师兄,还能我坐在这里让师兄来见我?”

  接着他无视了伊莎贝拉脸上奇怪的表情,脚步轻快地下楼去了。

  安珀馆的一层是一间巨大的厅,从学院餐厅临时雇来的侍者们正在准备餐桌,按照学生会的惯例,会议结束后都是晚宴。

  楚子航却不在厅里,路明非问起的时候侍者说狮心会长在门外等候。路明非不由地皱眉说怎么这么对待客人呢?

  他推开安珀馆的门快步而出,外面已经彻底黑了,小路两侧的地灯已经亮了起来,门前空无一人。

  “师兄!师兄!”路明非赶紧喊。

  他想莫不是这帮不会办事的杀才让楚子航在门外等,楚子航生气就先走了,要是没走远还来得及喊回来。

  “你们最后看见狮心会长是什么时候?”他回头问跟出来的侍者。

  “我一直等在这里啊,主席先生。”黑暗中传来标准的伦敦腔中文,“还劳您大驾亲自下来,这可真叫我不好意思。”

  黑影从黑夜中走了出来,热情洋溢地向着路明非伸出手来。

  哇嚓嘞这什么神兽?路明非吓一跳。

  真是黑影,从头黑到脚不带一丝杂色的,那是一个穿着黑西装和黑衬衣的黑兄弟,从英俊挺拔衣冠楚楚的程度来说不下奥巴马,问题是这衣服颜色选的……夜色里站着跟忍者似的,也难怪路明非没发觉那里站着个人。

  “狮心会长一直在这里等您啊。”侍者说,“我们有请他进来等,但他说贸然来访打扰您用餐,还是在外面等比较好。”

  “之前我们见过几次,但您一直很忙,没有机会深谈,您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狮心会长巴布鲁,二年级,龙族历史学专业。”巴布鲁举止优雅动作干练,委实也配得上狮心会长这个称号。

  “哦哦,原来是巴布鲁同学……我这个记性,真该死我这个记性……”路明非磕磕巴巴地说着,和巴布鲁握手。

  他明白过来了,难怪伊莎贝拉说不必他亲自下来迎接,原来在他去里约热内卢的这段日子里,狮心会已经选出了新任会长。新任会长是二年级生而他是三年级生,摆一摆师兄的谱也未尝不可。

  发觉连狮心会长都换届了,他又有点丧气,奶奶的真是岁月不饶人。但他确实不记得和这位巴布鲁会长见过面了,也许是在什么联谊的情况下吧,人海人山打过照面。

  狮心会新任会长亲自来拜山,路明非也不能不礼遇,于是他邀请巴布鲁会长共进晚餐,反正就是多加一把椅子的事儿,巴布鲁会长欣然答应。

  宾主聊着天往里走,气氛融融恰恰。

  巴布鲁会长说这些年学生会的发展速度超越了狮心会,狮心会所谓“卡塞尔学院第一社团”的地位实际上早已不保,他有很多地方需要跟路明非学习。路明非说大家分享经验共同发展,卡塞尔学院就一个,大家都有责任维护它的安定繁荣……越说越像接见非洲兄弟国家的领袖。

  巴布鲁会长又赞美说路明非荣任主席之后,安珀馆装修一新格局优雅,学生会不愧是最有钱的社团,路明非说哪里哪里,社团活动场所舒适,成员们来了就有家的感觉,应该的应该的。

  巴布鲁会长又说……路明非又说……

  说来说去路明非开始烦了,因为巴布鲁到现在一次都没有提楚子航,路明非心说我跟你的前任是好朋友啊,你来拜山丝毫不提师兄是什么意思?

  “师兄不是还差半年才毕业么?怎么就让出会长的位置了?”路明非干脆自己提。

  “师兄?”巴布鲁看起来有点摸不着头脑。

  “楚子航啊。”

  “主席您开玩笑么?”巴布鲁一脸严肃,“我没听过这个名字。”

  路明非也愣住了,“开什么玩笑?你没听说过楚子航?那你从谁哪里接的狮心会长的位子?”

  “前任会长阿卜杜拉·阿巴斯,去年毕业,我通过社团内部竞选成为狮心会长。主席先生觉得有什么问题么?”巴布鲁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了。

  “扯淡!”路明非更不高兴,“我没听过什么阿卜杜拉·阿巴斯,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狮心会的前任会长是楚子航?你蒙我?”

  巴布鲁又气又茫然,摸出手机来给路明非看一张照片,照片无疑是狮心会的总部拍的,狮心会各部部长和巴布鲁以及一个路明非没见过的阿拉伯人合影,那个阿拉伯裔学生正把猩红色有狮纹的旗帜交到巴布鲁手里。

  这看起来确实是新老会长的交接仪式,跟恺撒为路明非披上斗篷,用剑击打他肩膀三次是一个意思。

  路明非莫名其妙地惊慌起来,好在伊莎贝拉和各位部长都下楼来了,路明非转向他们求助,脸上摆出哭笑不得的神色,“这家伙跟我说他不认识楚子航,狮心会的前任会长是个叫什么什么的阿拉伯人!”

  各部部长也都愣住了,他们交换眼神之后,有人暗中推了推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关切地凑上来摸摸路明非的额头,“主席,你应该立刻去做体检的,看起来脑震荡有点后遗症。”

  “你们什么意思?”路明非急眼了,“又不是愚人节,大家合起来玩什么把戏?”

  伊莎贝拉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主席,脑震荡是可能导致记忆混乱的,但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现在只是需要体检,需要心理医生的辅导。这间学院里确实没有过名叫楚子航的学生,更别提他是狮心会长。”

  “太……太荒唐了!你们别可笑了!”路明非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高了起来,在诺大的餐厅里回荡,“你们不知道楚子航?‘永恒的瞳术师’楚子航啊!你们不看守夜人讨论区里那个很火的小说么?”

  急切间他找不到证据,也摸出手机来翻守夜人讨论区。《东瀛斩龙传》里到处都是楚子航的名字,那虽然是芬格尔自我吹嘘的小说,可毕竟是有真实依据的。

  精华帖高高地置了顶,路明非的手指快速地滑动着,可怎么都找不到楚子航的名字。他干脆输入关键词搜索……“在文中搜索‘楚子航’完毕,用时0.0003秒,找到符合项 0个。”

  路明非不信了,直接去文中找跟楚子航有关的桥段……片刻之后他脸色苍白,浑身冷汗湿透了衬衣。

  他分明记得芬格尔写了楚子航和恺撒开着辆租来的破丰田追踪自己和绘梨衣来着,他们在路上起了争执,谁都不说话,收音机里放着玉置浩二的歌,可现在的版本,追踪的人只剩下恺撒了,他行驶在风雨中,身边的座位上空空如也。

  芬格尔还写过楚子航跟恺撒在源氏重工的大楼里并肩对抗死侍群,可现在的版本里,变成了“炎之龙斩者”芬格尔和恺撒背靠背,豪笑着扫射。

  妈的!这气氛完全不对好么?师兄跟老大背靠背地扫射,那是郎才女貌……啊不,门当户对……又错了……总之是非常有卖点的情节!你个败狗和老大背靠背有什么可写?

  再想到刚才看到的最新章节,路明非觉得浑身的血都冷了……难怪芬格尔的刀上会腾起黑色的火焰,在《东瀛斩龙传》的故事里,芬格尔和楚子航合二为一了,楚子航就此消失……或者说,根本不曾存在过!

  路明非猛咬舌尖,真痛,他妈的不是做梦,可不是做梦怎么会把师兄给搞丢了?他再去翻手机邮箱,难不成楚子航发来的那些邮件也会消失?

  真的消失了,他的联系人列表中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楚子航”的人。

  路明非呆呆地站在那里,有那么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是给肥男砸出问题来了,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楚子航,楚子航是他臆想出来的,这样逻辑就通了。

  “主席,您真的需要医生的帮助!”巴布鲁也意识到学生会主席刚才并非故意挑衅,而是神智出现了一点问题,关切地劝说。

  “你……你……你……”路明非一步步后退,在他眼里这帮人忽然都变得那么陌生,面目那么可憎,即使是伊莎贝尔那张明媚的脸蛋都不例外,“你他妈的离我远点!我不认识什么巴布鲁!我们没见过!在我这里只有他妈的楚子航是狮心会长!你他妈的不配!”

  恐惧和愤怒把他的脑海烧得一片通明,他面目狰狞,凶猛得像是狮子。

  他不承认!他当然不能承认!我操我跟那个男人出生入死啊!我操师兄给我讲的七八九十条人生道理我可以背给你们听啊!我操将来我要去抢亲师兄还是我的同案犯啊!我操……他是我的……朋友啊!

  他头也不回地逃离安珀馆,伊莎贝拉、各部部长和巴布鲁都惊恐地看着他的背影,却不敢追赶……他们从未见过路明非的这一面,仓皇的背影简直像条丧家之犬。

  三个小时之后,图书馆的电脑终端前,路明非疲惫至极地靠在了椅背上,双眼空洞。

  几分钟前他搜完了学籍档案,以他S级的权限,学籍档案他可以随便浏览,但他没能在里面找到“楚子航”这个名字。他冥思苦想,连楚子航的学号都回忆起来了,那个学号确实是存在的,但学号的拥有者是阿卜杜拉·阿巴斯。

  看起来巴布鲁真的没有骗他,再怎么开玩笑,搞到要修改学籍档案的地步都太荒诞了。

  他还去过楚子航的宿舍,两个三年级生正在宿舍里玩牌,看见路明非非常欣喜,不知主席先生为何大驾光临。

  路明非大吼着问你们什么时候搬进这间宿舍的?这间宿舍里原来住的是谁?两个学生茫然地说我们在这里住了半年了,之前这间宿舍是空着的啊。

  守夜人讨论区里不存在“村雨”这个ID,执行部的任务记录里也没有,楚子航还是个习惯于远离人群的人,很少照相,可现在路明非手里要是有一张楚子航的照片他一定把它洗印100份,满校园地贴,这样他看着楚子航的脸,便能放下心来。

  最后连施耐德教授都被惊动了,路明非冲到中央控制室里问他,施耐德教授沉思良久,摇头说我对你所说的这一切完全没有印象,我已经多年没有亲自辅导任何学生了,也就没有叫楚子航的学生。我和你之间,必然有一个人记忆出了问题,如果其他人都和我的记忆一致,只有你的记忆不一样,那你最好去找富山雅史教员咨询一下。

  路明非没去找富山雅史,因为他很清楚富山教员的专长是洗脑,很多情况下这项技术都很有用,比如无意中见到龙类的家庭主妇,洗脑之后就绝对不会泄密,依旧活得快乐茁壮。如果富山教员也觉得路明非的记忆出了问题,没准会对他进行轻度的洗脑,帮助他忘记那个臆想出来的“楚子航”。可路明非不愿意,如果说人的大脑都是硬盘的话,如今这个名叫“楚子航”的存档只剩下一份拷贝了,就存在他自己的脑袋里,这个时候他怎么能格式化自己?

  说起来这个道理还是楚子航给他讲的,楚子航说其实人脑是一块靠不住的硬盘,总会慢慢地消磁。

  楚子航又说容易忘记的人其实更幸福,忘记是人类的自保机制。

  可他自己偏又逆反着这个规则,每晚都得背完那些他害怕忘记的事,才能安然睡去。

  如今是他自己被大家忘记了,原来没有楚子航的世界一样可以运行得很好,大家一样可以欢声笑语……只有路明非觉得很不好,这世界绝对是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

  “路主席您亲自来图书馆……上网啊?”某位新生发现了委顿在电脑前的人是学生会主席,惊喜地凑上来搭话。

  路明非心说我还亲自上厕所呢,亲自上网很不寻常么?

  他挥挥手,“抱歉,让我自己待会儿好么?我想静静……别问我谁是静静,梗太老了。”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