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四章·元老(2)

作者:江南

  某一天,尼古拉斯·弗拉梅尔得到了一本名为《犹太亚伯拉罕之书》的古籍。凭借从其他古籍中学来的炼金术知识,破解了那本书的秘密,打开了古老的炼金术大门,从此元素转换在他来说轻而易举,他一夜暴富,在巴黎建了十四间医院和教堂。

  多年之后人们打开了他兴建的那所教堂的地下室,发现从地面到屋顶都写满了神秘的符号,那些充满力量感的符号仿佛被困的龙蛇,无人可以解读。

  在炼金术学界的历史上,尼古拉斯·弗拉梅尔被公认为最后一位打开了炼金术之门的大师,人们普遍认为他炼成了传说中的不死药,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几个世纪以来,不断有人见到他仍旧出没在巴黎的大街小巷。

  而根据秘党的历史,初代的尼古拉斯·弗拉梅尔导师在15世纪初加入了秘党,他的寿命很长但并非不老不死,之后他的继承者们都叫尼古拉斯·弗拉梅尔,所以这一脉一直传到今天。

  历代的弗拉梅尔导师都没有把炼金术的秘密跟所有秘党成员分享,因为担心炼金术会被滥用在跟人类命运无关的地方,但他们多年来一直谨守着当年的承诺,在背后支持秘党,对抗龙族。所以应该说弗拉梅尔一系是秘党的盟友而非成员。

  历代的弗拉梅尔导师也一直德高望重,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一代的传承出现了一些问题,是这么个浪货继承了先师的衣钵,但他在炼金术上的表现和龙血纯度仍旧无愧于弗拉梅尔整个伟大的姓氏。

  秘党元老们私下里把这些人称作“恐怖的弗拉梅尔”,因为炼金术师对于屠龙伟业来说基本等于战场上的枪械师,他们既能造出炼金术强化的子弹,也能造出炼金术驱动的毁灭性武器。

  因此出于笼络的目的,他们把副校长的头衔授予了弗拉梅尔导师,但并未指望他管理教务,只要他不骚扰女生就够了。弗拉梅尔导师也就真在教堂的阁楼上生活了几十年,难得看他出现在会议桌边。

  “给他们看看昂热最后的视频吧。”副校长吐出一口酒气。

  莹蓝色的光束在他的身后投下,光束中站在身穿校服的女孩,肌肤晶莹得近乎透明,淡蓝色长发委地。那种发色绝对是超现实的,但在这个美得也很超现实的女孩身上,竟然非常地和谐。

  光柱中可见灰尘无序地飞舞,毫无障碍地越过她那纤细的身体。

  “EVA,诺玛的升级版,或者说,少女人格的诺玛,运算能力大约是诺玛的14万倍。虽然看起来是个小姑娘,不过相对于诺玛的‘学院秘书’属性,EVA才是中央电脑的‘战争人格’。”副校长说,“考虑到现在基本就是战争状态,我唤醒了她。”

  EVA微微躬身,看起来乖巧温柔,所谓战争人格在她眉目间根本无从体现。但知道她的元老们都微微点头作为回礼,他们很清楚这个虚拟少女的惊人权限……又是一个可以把卡塞尔学院捏在手中的人。

  莹蓝色的激光束从天花板上投下,交织成网格细密的光束网。随着这张光束网缓缓地扫过整间会议室,全息3D投影逐步成形。在座的某些元老已经隐居世外几十年了,不曾见过如此高精度的激光成像技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场景骤然转换,他们觉得自己正坐在空荡荡的走廊两侧,周围是精美的立柱和巴洛克式的恢弘穹顶,墙上挂着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画作,大理石地板光可鉴人。

  这是学院图书馆中的某条走廊,他们不会认错,他们甚至能看见远处成排的橡木书架。但当他们试着伸出手去,墙壁、家具、油画都毫无障碍地被穿透,只留下淡蓝色的干扰波纹。

  “这是根据图书馆内三维监控复原的当时情景,所幸我们安装了这套系统,否则那晚发生在校长身上的意外可能永远都是谜。”EVA的声音还在周围回荡,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时间是三天前的午夜,凌晨02:42分……”

  没错,确实是深夜的场景,风吹着长长的白纱帘子,树影在窗上摇曳。

  脚步声由远及近,仿佛穿透了会议室的墙壁。这套3D监控系统附带的录音系统是环绕立体声的,音效令人身临其境。

  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白发,宽条纹的三件套西装,锃亮的牛津鞋,那是元老们熟悉的朋友,希尔伯特·让·昂热。如果不是他的轮廓边缘带着微弱的干扰波纹,人们简直要以为那个男人正昂首阔步踏入这间会议室。

  “02:42分,校长独自进入图书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经常深夜前往图书馆查阅资料,但当夜他并未像通常那样去古籍馆,而是转向了去往冰窖的这条走廊。”EVA的声音在解说,“想必各位都知道那条走廊尽头的电梯直通冰窖。”

  元老们都摒住了呼吸。遇袭的场面正在他们面前重演,随时那个偷袭者都会从角落中闪现,过于逼真的3D画面让人觉得那危险的、割开昂热心脏的刀刃甚至会伤及自己。

  金色的瞳孔接二连三地亮起,因为警觉,元老们的体内,龙血开始高涨。唯有副校长例外,他把穿着牛仔靴的脚翘在会议桌上,小口地喝着威士忌,眼神迷蒙,像个不愿醒来的梦里人。

  顷刻间昂热已经穿越了半条走廊,人们期待的刺客始终没有出现,昂热的神色凝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指间翻转着一张黑色的卡片——那张在这间学院里拥有最高权限的卡片,显然他是准备进入冰窖的。

  元老们彼此对视,难道说昂热已经预感到危机的临近,所以夜间忽然去冰窖巡视?

  这么多年来昂热一直独揽学院的大权,别说元老们难以了解学院的内情,为学院出资的校董们都无法将权力渗透进校园,没人知道昂热如何监控世界各地的龙族动静,人们只知道他一再地在屠龙战场上取得战果。

  前方不剩几步就是电梯了,元老们的表情有些怪异。他们中很多人都知道那部电梯有多么坚固,它本身就是通往冰窖的“门”之一,当然是最高级别的防护,就算面临什么突袭昂热也能躲进电梯才对。

  好奇心开始压过不安,大家都很想知道在最后的几秒钟里是什么样的攻击瞬间剥夺了昂热的战斗力,甚至不让他有时间躲入那部连龙王康斯坦丁破坏起来都很不容易的电梯。

  这时昂热忽然站住了,那张黑卡还在他的指间翻转。还差几步就能抵达安全地带,他却不走了,神色凝重。

  他意识到敌人就在附近?在哪个方位?元老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上下左右,他们中不乏战略战术的高手,一瞬间已经有几十种应对的策略在脑海中闪过。

  近身攻击?远程攻击?言灵攻击?事后图书馆没有彻底摧毁,敌人应该是没有动用金属风暴或者定向集束炸弹那种区域性毁灭级武器。

  “心脏几乎被切开”,那么最可能的还是一柄利刃。

  如何闪过一柄藏在黑暗中的利刃?俯身?跃起?侧向闪避?所有人的大脑都在高速运转。

  昂热什么都没做,昂热只是低头看着指间那张黑卡如黑色的蝴蝶般飞舞。

  “是你么?”他轻声说。

  元老们再度对视,这句话倒像是老朋友之间的问候语,难道说昂热认识那个偷袭者?

  无人回答,这句含义模糊的话之后,情况照旧,窗外树影摇曳,风吹着白纱帘起落,昂热静静地站在那里,低头沉思,仿佛一尊雕塑。

  “EVA,这是什么情况?”图灵先生不解地问,“如果不是那些窗帘在动,我简直要以为你的放映机卡壳了。”

  “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EVA的声音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

  图灵先生愣住了。他还在思索EVA那句话的意思,范德比尔特先生已经惊呼起来,“那张黑卡!那张黑卡不在他手中了!”

  那张黑卡真的不在昂热指间了,它正插在前方不远处的电梯门上,如利刃般切入了那扇高强度合金钢整体铸造成型的门,粘稠的黑血正沿着卡片的边缘往下流淌!

  昂热慢慢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西装口袋处裂开了口子,它裂得很慢很慢,仿佛虚空中有柄看不见的剪刀优雅地剪过,接下来开裂的是里面的衬衣……昂热的胸前爆出巨大的血花,那团血……真的就像花似的在他胸前绽放。

  他无力地跪下,元老们则无声地起立。他仰望穹顶而后向前扑倒,全身上下无数的裂口同时绽开,鲜血染红了绣着绿色玫瑰的羊毛地毯。画面在这一刻定格,元老们手按胸口,低下了头。

  确实,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只是他们眼拙,没有看清。就像幽冥中的恶鬼经过,切开了英雄的心脏。

  这沉寂却悲怆的一幕令他们中那些上过战场的人记起太多的往事,那些倒在屠龙战场上的同伴,其中甚至有他们的亲人和爱人……在这个战场上,死亡如同钟声,总在倒计时。

  他们中未必每个人都喜欢昂热,但这一刻唇亡齿寒也好,兔死狐悲也罢,他们既心情沉重,又惊恐不安,还勃然大怒。

  “怎么可能?”图灵先生率先怒吼,“是幽灵切开了他的心脏么?我们根本没见到任何人接近他!”

  “我一帧一帧重放那个瞬间,各位可能会有更多的发现。”EVA再度出现,就站在昂热的影像旁。

  时间线回到黑卡从昂热手中消失的那一刻,缓慢重放的时候,元老们清楚地看到有那么一刻,昂热的身影微微地模糊,似乎是在高速运动中产生的虚影,而那张黑卡则滞留在空中。

  画面定格在这一刻,EVA挥手凌空一抹,把那张滞空的黑卡高亮标记。

  “校长的言灵是被称为Bug的‘时间零’。这个言灵的效果,对于言灵释放者和他特许的免疫者来说,时间会大幅变慢。校长的能力是让时间流速减慢到大约1/50的程度,而他本人在不借助言灵的情况下,极速可以达到常人的四倍,也就是说,校长的极限行动速度是常人的200倍。在近身格斗中这是个碾压性的优势,试想一方以200倍的高速挥动武器。”EVA说,“凭借时间零,校长可以反制那些言灵级别远高于他的对手,各位中就有些人的言灵级别超过校长,但在实战中你们可能一丝胜算都没有。”

  “那个瞬间昂热确实使用了时间零对么?他掷出了那张黑卡,割伤了对方的身体。”范德比尔特先生沉吟。

  “毫无疑问,以校长对言灵的掌控,不需要出声,也不需要准备时间,言灵就释放了。”EVA指了指昂热的左手腕,“众所周知校长的左腕里捆着一柄折刀,因为刀刃涂抹了特殊的毒素,对龙类和混血种的杀伤力都极强。但事发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抽出那把刀,而是迫不得已选择了黑卡作为武器,当然,黑卡本身确实是优秀的武器,它是用钛合金制造的。”

  “既然他能够以200倍的高速行动,手中又握着一柄钛合金的刀,那么对手又是怎么伤到他的?”范德比特尔先生问。

  “他在掷出那张黑卡之前有几秒钟纹丝不动,因为他意识到对手就在他旁边,他一旦动了,对手也会动。这说明对手的速度能对他造成威胁,”图灵先生沉思着说,“能对一个言灵是时间零的人造成速度上的威胁……”

  “不难猜啊,对手的言灵跟他一样,是时间零就好咯。”有人轻描淡写地说。

  元老们悚然。说话的人是副校长,他继续摇晃着双腿喝酒,好像那惊人的结论不是他做出的。

  有些言灵是先天稀缺的,其他言灵的传承者积攒到一千人,这些言灵的继承者未必有一个,“时间零”就是其中之一。当年狮心会的创始人梅涅克·卡塞尔在昂热身上看到的“时间零”的效果,惊呼这是命运赐给人类的屠龙刀!因为它实在太强,也太罕见了。

  同一代人中有两个掌握“时间零”的混血种,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这又是最合理的解释,昂热和偷袭者之间的较量,就像是西部牛仔较量拔枪的速度,枪慢者死。对手的速度至少不在昂热之下。

  “我们看不见偷袭者,也是因为他的行动速度太快了,超过了3D监控机的极限。”EVA说。

  “对方既然重创了昂热,为什么不杀死他?”有人问。

  “因为那时候系统已经报警了,我增强了炼金矩阵的效力,炼金矩阵发挥最大效力的情况下连昂热都能被压制,那个偷袭者也会感觉到压力。”副校长说,“他必须尽快撤离,否则就会陷入包围。”

  “路明非?你们怀疑偷袭者是那个新生代中的S级?”

  “这可不是我说的,”副校长耸耸肩,“我觉得不会是那小子吧?那小子可是昂热特批入校的,我倒是怀疑那是昂热的私生子……”

  “但系统显示那天晚上路明非刷了他的学生卡,打开了好几扇通往冰窖的门。”某位寒冷而威严的声音从会议桌的对面传来,“当晚只有他的卡在那些门上刷过!”

  “好吧,有些人认为路明非的失踪跟龙骨失窃有着必然的关系,在各位抵达之前我们已经争论过了。”副校长耸耸肩,“我是说我和我们尊敬的‘嗜龙血者’贝奥武夫先生。”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