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四章·元老(3)

作者:江南

  元老们不由自主地坐直了,“嗜龙血者”这个称号太过惊悚,一下子把他们拽回那个仗剑屠龙的血腥年代。

  在工业革命之前,屠龙是件极其危险的事,秘党所能依靠的唯有自身的血统、炼金术和祖辈传下来的屠龙剑。那是个悲壮而辉煌的年代,秘党成员都穿着长及脚面的黑袍,举着烛台,在森严的地堡中会面,地堡深处藏着血迹斑斑的龙类残骸。

  而贝奥武夫,就是那个年代最显赫的姓氏之一。

  北欧神话中的长诗《贝奥武夫》就是本着这个家族的历史写的,在那部长达3000行的长诗中,英雄贝奥武夫以惊人的勇力折断了噬人怪物哥伦多的手臂,又用一柄神秘的、剑身会融化的巨剑斩下了哥伦多母亲的头颅,他的最后一件功绩就是屠龙,尽管在杀死巨龙的瞬间他也被巨龙的利齿洞穿了颈部,被巨龙唾液中的剧毒毒死了。

  但根据秘党记录下来的“真实历史”,贝奥武夫并非一个人,而是一个古老的屠龙家族,完成那三件伟大功绩的不是一位贝奥武夫,而是从爷爷到孙子三位贝奥武夫,他们的对手都是龙类和泯灭人性的死侍。

  而死在贝奥武夫们剑下的龙类,绝不止一个。几千年来贝奥武夫家族一直是最坚定、最勇敢和最残酷的屠龙者,他们秉承着古老的家训,每生下一个男孩就给他喂食一滴龙血结晶,那是剧毒的物质,但只有经过那种剧毒的考验,这个婴儿才被家族认为有用。贝奥武夫家族对自己的后代和对龙族一样残酷无比,这才锤炼出钢铁般的屠龙战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下来就服食了龙血的缘故,龙血对贝奥武夫家族的男人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像毒品之于瘾君子。他们为了追杀一条奄奄一息的龙类,可以横穿欧亚大陆,只求亲手把武器刺入它的心脏,把它的鲜血融入家传的烈酒,然后一饮而尽。

  没人知道饮用那种毒酒是什么感觉,看起来贝奥武夫们也痛苦万分,但越能忍受龙血酒的战士就越强大,他们挥舞战斧劈砍龙类脖颈的画面多次被记录下来,那一刻他们简直像是恶魔附体。

  秘党把嗜龙血者这个称号授予贝奥武夫家族,就像大家称呼弗拉梅尔为“导师”那样。危机迫在眉睫,这些传奇般的人物都重新浮出了水面。

  这一代的贝奥武夫也已经超过130岁了,跟昂热算是同时代的人,多数元老们也接近百岁,但在贝奥武夫的面前还是年轻人。

  他并不像神话中所说的那般魁梧壮实、皮肤血红,而是出人意料的苍白,坐在那里好像一面厚实的石灰岩墓碑。灯下,他那双苍老的手反射着微弱的光,细看上去皮肤表面竟然布满细密的白色鳞片!

  贝奥武夫家族的龙血纯度高到后代已经出现了龙化外观!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家族却很少出现失控的死侍,即使有少数案例也被家族自己清除掉了。贝奥武夫这个姓氏代代英雄,绝不会做出背叛人类的事!

  “贝奥武夫先生。”元老们整齐地欠身,之前贝奥武夫一直坐在光照不到的阴影里,没有人察觉他的到场。

  事实上贝奥武夫也近百年不曾出现在这张会议桌上了,因为他对于秘党成立学院这件事持激烈的反对态度。

  “学院培养出的所谓屠龙者只能是贪生怕死之徒,真正的屠龙者只能在战场上完成洗礼!”这是贝奥武夫的一贯态度。

  当时他担任“行动队”的负责人,那是执行部的前身,负责满世界追猎龙类和死侍。他们冷血而高效,彼此之间从不救援,死去的同伴和死去的龙类一同被埋葬,顶多是在坟前吹一曲口琴作为哀悼。

  但最终多数元老赞同成立学院来培养新的屠龙力量,昂热一派的势力崛起,原本应当接任执行部的贝奥武夫愤而拒绝担当这个职位,从此就只是作为元老留在秘党内部。

  以他的寿命,如果当初接管执行部的话,那之后历任执行部部长都没得混了,今天的执行部很有可能还是当初那个冷酷的“行动队”。卡塞尔学院的人都说执行部是疯子部门,但跟当年的行动队相比,执行部简直就是慈善机构。

  “弗拉梅尔导师,这个名为路明非的学员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谜团,不是么?”贝奥武夫的声音像是两柄锯齿剑相互摩擦剑刃,“他的父亲路麟城、母亲乔薇尼号称S级的秘党成员,可我想在座的各位没有任何人见过这两位优秀的成员。他们在执行部有档案,可他们负责的工作却是空白,他们若干年来从未向执行部报到,我们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从事什么样的秘密任务,当然,除了昂热。但现在他正躺在急救舱里,如果他死了,这个秘密就永远没人知道了。父母本身就已经很神秘了,儿子更神秘。正是从这个孩子进入卡塞尔学院,我们才在对龙王的战场上屡屡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查阅执行部的档案不难发现,虽然据称青铜与火之王诺顿是死于加图索家的恺撒之手,大地与山之王双生子是死于A+级学员楚子航之手,白王的篡位者赫尔佐格是死于加图索家的天谴武器,但每场针对龙王的战争,路明非总是必到。整个过程中他在做什么,没人知道!”

  “你的意思是其实是路明非杀了这些龙王?”副校长懒懒地说,“那不是说明这小子赤胆忠心么?”

  “弗拉梅尔导师说得有道理。”图灵先生说,“如果路明非是潜伏在学院的龙类,那他又为何又会在屠龙战争中站在我们这边呢?”

  “先生们女士们,从来没人说过龙族之间是团结的!”贝奥武夫扭头四顾,黄金瞳熊熊如炬,“龙类!本就是极端暴力的存在!它们甚至连孪生兄弟都能杀死!龙王耶梦加得就是例子!”

  元老们都沉默了。贝奥武夫说到的是人类的思维盲区,如果是人类的话,种族濒临末日,苏醒的人类肯定会互相协助以求度过难关,但龙族奉行的逻辑跟人类迥然不同,残暴的杀戮基因根植在它们的血脉深处,它们摧毁一切弱者,无论对方是不是同族。

  “根据执行部的档案,路明非没有言灵,或者说言灵未知是么?”范德比尔特先生问。

  “是的,而且在二年级之前他的战术战略能力都很差。”EVA回答,“他的进步是最近一年的事,从能力提升的速度来看,他的血统应该是相当优秀。”

  “如此优秀的血统却没有言灵,是不是故意隐藏了自己的言灵了呢?”范德比尔特先生又问。

  “因为他的能力是‘时间零’那种可怕的言灵!”图灵先生说。

  “‘时间零’应该是天空与风之王一系的言灵吧?”某位元老说。

  “想必各位都知道,天空与风之王是龙族诸王中最神秘的一位,除了黑王和白王。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从未得到这位龙王苏醒的消息,自然也从未杀过双生子中的任何一个。”贝奥武夫幽幽地说,“他游荡在我们所知的历史之外!”

  “如果是天空与风之王,当然能够使用‘时间零’!那本来就是他的特权范围!”图灵先生恍然大悟。

  “那个男孩……是天空与风之王?”范德比尔特先生也听明白了。

  元老们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推论委实太惊悚了,但隐隐约约确实有那么一条证据链支持说,那个S级学生的身上充满了谜团。偏偏在昂热遇袭龙骨失窃的那天晚上,他离开了学院。

  “哇嚓嘞,想像力不要那么丰富可以嘛?在座的各位谁身上没点谜团啊?我看起来很正常嘛?你们贝奥武夫家那些喜欢喝龙血的疯子很正常么?”副校长满脸无所谓,“说起来我看你最不正常了,今天洗澡没有刮鳞片嘛?要我借你刮胡刀嘛?”

  “弗拉梅尔导师,我是出于对弗拉梅尔这个姓氏的尊重才容忍你的说话风格!”贝奥武夫冷冷地说,“装疯卖傻并不有趣,至少对我而言!”

  元老们都保持了沉默,在座的人中有资格对弗拉梅尔导师这么说话的人很少,但贝奥武夫无疑是其中之一。这位昔日的血腥屠龙者,他是站在累累的龙骨上说的这句话。

  “加图索家的代表居然没有到场么?”贝奥武夫环顾四周,没有找到弗罗斯特,这是非常罕见的状况,如此重要的会议,作为校董会中最有势力的家族,加图索家竟然缺席了。

  “谁说我们家没派人来?”屋顶的扩音器里传来某个男人忿忿不平的声音,“是你们的秘书一直没有打开投影机不让我出现好嘛?”

  只是听那声音就能想像到说话人的形貌,应该是某个穿着海蓝色西装和白色休闲裤、脚蹬一双乐福鞋的花花公子,正慵懒地躺在热那亚湾或者大溪地的阳光下,喝着啤酒望着碧蓝的大海。

  元老们都流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们都听得出那人的声音,庞贝·加图索,加图索家的现任当家。居然是这货而不是弗罗斯特代表加图索家出席这场会议,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EVA,为什么不让庞贝进来?”副校长也有些不解。

  EVA垂下眼帘,面无表情地挥手,某张空着的座椅上方,莹蓝色的光柱投射下来,光柱里端坐着只穿白色泳裤的男人,胸肌腹肌块块分明,不知多少双纤纤玉手正在他全身上来摸来摸去,或者说在给他抹防晒油。

  庞贝举高手中的果汁杯,“终于进来啦!各位老板好久不见!”

  “庞贝你这是来参加会议嘛?”贝奥武夫怒吼。

  一群衣冠楚楚的老绅士围坐在会议桌边,其中还夹杂着未成年的少女和伊丽莎白这样的未婚女性,忽然出现这么一个近乎全裸的男人……吓得小女孩赶紧蒙眼睛。

  庞贝并未亲身到场,而是通过全息投影出席会议。他那边是什么情形,全息摄影机传递过来的就是什么情形,所以庞贝确实在跟一群各种肤色的女孩玩互相抹防晒油的游戏没错,也正是为此EVA不愿打开投影机。

  “我亲爱的老伙计昂热不是还没死么?”庞贝显得有点委屈,“参加葬礼的时候我保证会换上黑西装的……”

  “可以了!”贝奥武夫无意继续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话,凌空挥手示意这个话题就此斩断,“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弗罗斯特?”

  “哦,我亲爱的堂弟啊?他负担了更加重要的任务,所以只好由我来出席会议咯。”庞贝叼着吸管,“我说你们议论了那么久,难道没有想过那个入侵学院的家伙,他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哪里么?”

  “下一个目标?”贝奥武夫一怔。

  “他当然不是为了偷袭昂热而潜入学院的,而是为了那具龙骨!这是连我这种花花公子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嗜龙血者’贝奥武夫怎么没有想到呢?”庞贝挥挥手,示意那些纤纤玉手暂停摸他,“龙王骨骸的价值无与伦比,如果一位龙王在没有留下茧的情况下被杀,那么龙骨中会蕴藏有他的专属权能。青铜与火之王的龙骨里就能提炼出最精纯的火元素,那东西的数量足够大的话,引发的爆炸可是核武器级别的。而那只是火元素最粗蠢的应用,在弗拉梅尔导师这种炼金术大师的手里,它还能发挥更加不可思议的效果。”

  “我们当然知道龙骨的珍贵,所以才会把它保存在最安全的冰窖里……”贝奥武夫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骤变。

  “保存在学院的那具龙骨,是龙王康斯坦丁的龙骨,而龙王诺顿的龙骨,根据校董会的决议,保存在加图索家手里。”庞贝说,“如果对方那么想要龙骨,他没有理由不打我家那具龙骨的主意。现在弗罗斯特正运送龙骨前往罗马银行的地下金库。”

  “你们想把龙骨放在罗马银行的地下金库里?”图灵先生说。

  庞贝打个了响指,新的投影出现在会议桌的上方,并缓慢旋转,“那间金库的防御之森严,可不亚于冰窖。罗马银行是由三家历史非常悠久的银行合并而成的,Cassa di Risparmio di Roma;Bancodi Santo Spirito和 Banco di Roma。加图索家是其中两家的拥有者,因此罗马银行等于加图索家的产业。从1929年开始,我们就着手把罗马银行的本部打造为一处坚不可摧的堡垒。”

  面对那间银行地下金库的3D图示,元老们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那委实是极尽巧思的设计,工程量也非常之惊人。钻机直接下探到坚硬的花岗岩层,再用上千吨的高强度铝材和不锈钢,在地下搭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从地面上看,罗马银行本部只是一座四层高、大理石外墙的小楼,但在地平面以下,它是一座倒立的帝国大厦!

  庞贝摸出手机,神情炫耀地拨打电话,“嗨!弗罗斯特我亲爱的弟弟,你到哪里了?”

  桌面上方出现了新的投影,似乎是在某个极小的封闭空间内部,空间在摇晃,人影在闪动。

  几秒钟后弗罗斯特的面部出现在镜头前,“现在的深度是地下120米,我们还在继续深入更深的地层。这部电梯最深能够抵达地下半公里处,最后还有一小段路要步行。”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家的藏宝地吧。”庞贝说。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