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四章·元老(4)

作者:江南

  弗罗斯特微微点头,“正如各位所见,罗马银行的地下金库已有近百年不曾被任何人突破。全世界1/3的货币性黄金储存在这里,欧盟的中央机房也在这里,其他的钻石、珠宝、纸币、艺术品……可以说不计其数。二战后这里的安全标准再度被提高,即使罗马城被核弹夷为废墟,这座地下堡垒也能独立运转半年以上。值得一说的是它的超级金库,这个金库位于地下800米深处,只能通过一个类似左轮手枪转轮的机械系统从中提取东西,如果遭到入侵,只需要摧毁那个转轮系统,金库就完全地封锁了,并灌入腐蚀性液体。必须打穿几百米厚的花岗岩才能抵达金库。龙骨被存在在那里是绝对安全的。”

  随着他的解说,地下金库的3D图示缓慢旋转,各部分逐一被放大。不愧是能够造出天谴系统的加图索家,这间地下金库所用的技术水准甚至在冰窖之上,不过考虑到冰窖的历史悠久,这似乎也理所当然。

  “先把这具龙骨藏好了,然后我们就可以来设圈套了,”庞贝有点眉飞色舞的意思,“既然他那么想要龙骨,那么一定会想办法侵入保存龙骨的地方。”

  “在那座地下金库里给他设套么?”贝奥武夫沉吟,“如果对方的言灵是‘时间零’,那么他可以像幽灵般活动……”

  “人眼也许会被时间零欺骗,但超高速摄影机呢?”庞贝贼兮兮地笑着,“红外检测仪呢?激光切割网呢?神经毒气呢……”

  不得不说这花花公子还是蛮狠的,谁跟他结仇那肯定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罗马银行地下金库那迷宫般的结构特别适合用来设置陷阱,在各种先进设备的协助下,他们可以把入侵者封锁在最深处,再来收网。

  会议室里忽然想起了警报声,元老们骤然起身,金色的瞳孔把投影的蓝光都压了下去。难道在秘党元老齐聚的时候,还有人敢入侵卡塞尔学院?

  但他们立刻就发现警报声并非来自EVA,而是投影中的。弗罗斯特所在的那台防弹电梯正被闪烁的红光包围,入侵发生在地球的另一侧,有人侵入了罗马银行的地下金库!

  “弗罗斯特,放弃原先的计划!带着龙骨离开那里!”庞贝急得连果汁都从杯子里溢出来的……但这种时候他为什么还在喝果汁,这一点元老们都来不及关心了。

  不愧是加图索家的代理当家,弗罗斯特临危不乱,锋利的眼神扫过,保镖们立刻围绕了他。加图索家的保镖,清一色的精英混血种,要是送来卡塞尔学院都不会低于A级。

  他们原本都穿着套头衫和黑色西装,但随着黄金瞳亮起,他们的身体正经历一场巨变,本来已经肌肉结实的身躯进一步膨胀,肌肉暴涨的同时,身体表面开始骨质化,十几秒钟之后西装已经变成了挂在身上的零散布条,弗罗斯特完全被一群狰狞的怪物包围在其中。

  “这么精英的护送团队啊。”贝奥武夫点了点头,“庞贝!我们需要你那座地下金库的电子地图!EVA,为他们找出最安全的撤离路线!”

  数据通过海底电缆,在罗马和美国之间高速传输,零点零几秒内,EVA已经进入地下金库的中央电脑。这个少女外表的人工智能不愧是为了战争而生的,莹蓝色的瞳孔中流动着无法解读的文字,还带着稚气的小脸上只剩下霜雪般寒冷的表情。

  弗罗斯特搭乘的那台电梯紧急刹车然后升向正上方,金库底层开始灌入腐蚀性液体,因为是金库底层的警报器被触发,想来入侵者还位于底层。

  电梯每上升10米,安装在电梯滑轨内侧的微型炸弹就自动触发,这架花费了数千万美元的电梯被EVA毫不犹豫地摧毁,目的是把那个入侵者困在地底深处。原本就有用这间金库作为陷阱的想法,不如趁着这个时候。

  EVA拥有的权限还超过元老们,庞贝把这个概念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系统中已经存在这样的企划了,这时候不用下达命令她也会如此执行。

  表面上看是罗马银行的金库被入侵,但秘党的捕捉计划也在同一刻展开,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EVA的胜算事实上更大,当她介入了那个地下迷宫般的庞大系统,她才是游戏的控制者。

  “地底深处检测到高温反应!”EVA的声调全无起伏,“纠正前述说法,超高温反应。”

  “是因为你引爆了炸弹么?”贝奥武夫猛地起身,双拳砸在会议桌上。

  当初行动队的头目,至今也仍然是卓越的战场指挥者,随着他起身,威严的气息震慑了在场的每个人,指挥权就落入了他的掌中。

  “不,炸弹达不到那种高热,是有其他的热源。”EVA说。

  贝奥武夫眉头紧锁。高热,这是个非常特别的记号,往往指向青铜与火之王,或者他的直系后代。龙王康斯坦丁入侵学院的时候,便是一路以超高温摧毁任何障碍。

  “优先确保龙骨和弗罗斯特的安全!”贝奥武夫下令。

  “明白!弗罗斯特·加图索先生撤离的所有通道已经打开,撤离所需的时间预估为47秒!”

  这时候电梯已经返回了出发点,弗罗斯特正在保镖们的掩护下经安全通道撤离。安全通道被重重叠叠的安全门分隔开来,每扇安全门都是纯钢质地,达到了金库门的级别。

  平时打开这些安全门需要非常复杂的手续,指纹、声纹、密码、虹膜……缺一不可,但在EVA的强力介入下,这些门都是开放的。

  每过一扇门就有一名保镖留下,手动将这些门封闭。加图索家的严酷家规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来,EVA未必不能封锁这些门,但加图索家必须留下一个看门人。

  人永远比机器可靠,而且这个人也许能以生命为代价,看清那个入侵者的模样,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眼。

  弗罗斯特也不是弱者,奔跑起来速度不亚于冲刺的猎豹,耗时比EVA估计得还少,他就冲到了最后一扇安全门前,随着保镖手动扳下安全门的开启阀,圆形钢门轰然洞开……

  门外烧着铺天盖地的火,火中仿佛有龙蛇舞动,那光映在弗罗斯特的眼睛里,仿佛神话中所说的地狱。

  浑身裹着白色袍子,形如木乃伊的人形站在那地狱般的烈火中,端静得像是神祗。

  “是你……是你?是你!”弗罗斯特惊声尖叫。

  元老们惊骇莫名,集体起身。他们中没人见过那东西,但即便是通过摄像头隔着上万公里跟那东西面对面,他们仍旧感觉到了可怕的威压……仿佛直面至尊!

  “弗罗斯特家长!立刻退后!”EVA立刻下达指令。

  弗罗斯特身为加图索家的代理家长,当然是混血种中的佼佼者,但EVA根本不相信他跟“死神”战斗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胜算。

  作为人工智能,她做出的“最优判断”是弗罗斯特退后,同时她重新关闭安全门。那扇超合金的安全门也许无法彻底阻挡死神,可就算拖延他几秒钟,也会给弗罗斯特他们争取到一线生机。

  但弗罗斯特没有回答,而是摸出了手机。这种时候他摸手机干什么,没人知道。

  死神和弗罗斯特擦肩而过,背后的火光就像涨潮的大海。影像到此为止,摄像机在火墙推来的的那个瞬间被毁,全息影像中只剩下嘈杂的雪花点。

  事情并未到此为止,罗马银行的地下传出连续的轰然巨响,一道又一道的钢铁闸门落下,像是多米诺骨牌连串倒下。

  最后一秒钟,弗罗斯特通过手机发送了一条命令,将那间金库最终的控制权移交给了EVA。那间金库是加图索家的产业,作为加图索家的代理家长,弗罗斯特有权这么做。

  那是秘党成员弗罗斯特·加图索的最后努力,有了那项授权,EVA就能彻底锁死金库。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这样的一天,这间金库也可以被用作困死龙王的铁牢,一旦关门,锁芯就熔毁。

  全世界1/3的货币黄金、欧盟的中央机房和无数的珍贵艺术品都被锁在了里面,作为“死神”的陪葬。

  但这在秘党看来是值得的,尽管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没有关于这样一位“死神”的记载,EVA那浩如烟海的数据库中都找不到他的一丝影子,但所有人都相信,如果任那东西带走龙骨,可能会导致某种类似“世界末日”的结果。

  弗罗斯特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面对死神不是夺路而逃,而是把金库的控制权切换给了EVA。

  “那间地下金库没有其他出口么?”贝奥武夫大吼着问。

  “构造图显示它只有唯一的出入口。”EVA回答。

  “它有没有可能突破金库大门?”

  “那间金库的设计标准是即使开罗被千万吨级的核武器攻击,它的结构也不会受影响。因此我们可以立即为那扇门能够扛住核爆炸的冲击波。”

  “如果那是龙王级的存在,力量以某种形式凌驾于核爆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图灵先生大声说。

  “那就得赌赌人类的命运了!”贝奥武夫深呼吸,强迫自己重新落座。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元老们静静地坐着,等待着人类的命运。

  万里之外的罗马银行里,VIP客户们正饮着威士忌、咖啡或者果汁,跟自己的理财经理谈笑风生,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正下方刚刚发生了怎样一场巨变。

  伦敦金属交易所里,数以千计的交易员呆呆地望着头顶上方的大屏幕,几秒钟之间,整个交易所的电话响成一片。这是金价平稳上涨的一天,原本大家都开开心心,直到十秒钟之前,数据显示全世界足足1/3的货币性黄金忽然“消失”了。

  全世界1/3的货币性黄金,那是整个印加王朝的财富!消失掉了?就像神从高天上伸手,抹去大地上的一个国家……太扯了吧?这种事真的会发生?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金库深处再没有传出任何声音,那死亡般的寂静,就像曲终人散。

  “EVA,扫描整个金库!”贝奥武夫下令。

  “是。”

  金库隧道里安装了几百台摄像机,没有留下任何死角,此刻这些摄像机中的绝大部分都正常地工作着,EVA把它们的画面投影在会议桌上方。

  深入地下的隧道中飘扬着白色的飞灰,仿佛一场绵密的大雪,却没有一台摄像机拍摄到死神,连一颗火星都见不到,仿佛那场焚世的烈焰根本没有烧起来过。

  “死神消失了?”范德比尔特先生迟疑地问。

  “准确地说,它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EVA回答。

  “可不是说那间金库就只有一个出入口么?它要么破门而出,要么还在金库里。”

  “我的数据显示所有的门都是完好的。”

  “想办法让我们看看弗罗斯特跟那东西遭遇的地方。”贝奥武夫皱眉。

  “那个位置的摄像头损坏了,我正试着从远处调一个摄像头过去,金库内部安装有可以沿着滑轨移动的摄像头。”

  罗马银行的地下金库内部,一颗隐藏在墙壁中的摄像头探出头来,沿着墙壁上的滑轨去向弗罗斯特遭遇死神的那扇安全门。在这死寂的地下隧道里,它滑行时发出的嘶嘶声清晰得令人恐惧。

  摄像头扫过一个扇面,元老们终于见到了安全门前的情形。他们再度起身,戴着高顶礼帽的那几位摘下帽子来按在胸前,所有人都低下头去。

  安全门前站立着几尊白色的塑像,其中一尊身上能明显地看出弗罗斯特的特征,他退后一步,伸手到怀中似乎要拔出藏在那里的某件武器,弓着的身体仿佛蓄积着惊人的力量。

  但应该就是在那一刻,死神和他擦肩而过,将他们化成了白色的塑像。此时此刻,不知何处来的风吹过漫长的隧道,剥蚀着这些塑像,隧道里那些降雪般的飞灰就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秘党成员、加图索家代理家长弗罗斯特·加图索,确认死亡。

  生前他在秘党中并不很有人缘,因为他太过维护加图索家的利益,和昂热争夺学院的控制权,反复审核学院的花销,像个锱铢必较的商人,但在死亡面前他仍无愧于“屠龙者”的称号。

  可惜他的努力终告失败,多米诺骨牌般的安全门也未能将“死神”锁住。

  “怎么会这样?”贝奥武夫问,“那东西怎么杀死他们的?”

  “根据我的推测,是极致高温,”EVA回答,“人体构成中有18%都是碳元素,在极致高温下绝大部分其他元素都会汽化蒸发,但碳元素会瞬间晶格化,就是诸位现在看到的白色人体。”

  “就像结构松散的钻石?”范德比尔特先生说。秘党成员中不乏自然科学方面的“领袖级”人物,范德比尔特先生就是,他和EVA一样,在第一时间明白了弗罗斯特死于什么武器。

  “是的,结构松散的钻石,如果结构更加致密的话,他们的遗体能矗立几万年不倒塌。”EVA轻轻地点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石墨在几千度的高温和几百个大气压下才有可能转化为金刚石,”图灵先生说,“而死神在跟弗罗斯特擦肩而过的瞬间就制造出了那种高温高压的环境?”

  “几千度高温和几百个大气压是指人造金刚石培养炉中的环境,在那种环境下,人造金刚石还要几个小时乃至于几天成形,瞬间人体金刚石化……真不敢想像那种温度。”范德比尔特先生轻声说。

  弗罗斯特的“雕像”终于坍塌,满地晶莹的粉末,其中夹杂着少数熔化的金属块,足以作证EVA和范德比尔特先生的判断。

  一阵风吹过,弗罗斯特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元老们重新落座,所有人都沉默着,会议室里的气温好像一下子降低了,低到零下。

  他们是最资深的屠龙者,领略过龙类的强大也见识过很多的死亡,但“死神”唤醒了他们灵魂最深处的恐惧,对龙类究极力量的恐惧。这份恐惧随着混血种的繁衍,从上古一直传到今天。

  “龙王!毫无疑问那是一位龙王!”贝奥武夫说得斩钉截铁。

  “天空与风之王?海洋与水之王?或者……黑王本体?”有人低声问。

  在对龙王的战场上,学院连续几年取得了斐然的成绩,青铜与火之王兄弟确认死亡,两具龙骨入手,至于大地与山之王兄妹,因为北京尼伯龙根的坍塌而未能得到龙骨,可就算留下了茧,想要再度复苏也是百年后的事了。

  至于那位靠着寄生复活的白王,在“天谴武器”的打击之下,应该是连渣都不剩了。那种武器之恐怖,它坠落在日本海表面,在轨道卫星上竟然能看到地球表面蹦起了一朵水花!

  龙王级的敌人中,就只剩下“天空与风”、“海洋与水”两对双生子,还有从未复苏过的黑王了。

  黑王这个名字说起来都觉得背后发寒,黑王复苏之日既是末日,至少龙族似乎是相信这一点的,混血种则是半信半不信。

  “不能确定,但它应该比我们面对过的任何龙王都恐怖!”贝奥武夫双拳捶桌,“先生们!这是挑战!这是龙王对我们的挑战!它在镜头中现身,就是要告诉我们,它来了!我们都得死!”

  “恕我直言,尊敬的嗜龙血者,这种话没有任何意义,龙王当然想要杀死我们,我们也想杀死它们。我们从生来手握刀剑,我们之间的战斗不死不休。”彻寒的声音席卷整间会议室。

  每个人都惊讶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这间会议室里,多数声音都是沧桑平静的,年轻的“元老”们如伊丽莎白都是承袭了父辈的位置,虽然坐在同一张桌上,却不敢大声说话,即使她的家族为学院提供了数量惊人的资金。

  但这个人不同,他的声音年轻,但骄傲;优雅,但坚硬,掷地有声。

  贝奥武夫的瞳孔中闪过浓郁的红色,正要发怒,忽然愣住了。

  声音就来自庞贝的座位,但被那束光投影出来的却不再是庞贝,而是身穿三件套条纹西装的年轻人,金发、海蓝色瞳孔、领口佩戴着半朽世界树的校徽,从头到脚每一根线条都像是雕塑家用刀在石膏上切出来的。

  “说你的名字!还有,你为什么坐在庞贝的座位上?”贝奥武夫强行抑制住怒气。

  两双眼睛第一次交锋,贝奥武夫家族时代相传的血色黄金瞳并未能压过年轻人那双海蓝色的瞳孔。

  “恺撒·加图索,从我的叔叔弗罗斯特遇难的那一刻开始,我受命成为加图索家新的代理家长。至于我的父亲庞贝·加图索,我想你们也不想跟他那种人对话吧?”恺撒缓缓地说,“所以我让EVA把他赶出去了。”

  元老们这才意识到从弗罗斯特遇难到现在都没有听到庞贝发出声音,这种悲剧性的时刻,最好还是别有庞贝在场为好。

  那种没心肝的家伙只适合出现在喜剧场合,出现在悲剧场合就会是一场灾难,他曾经受邀出席一位朋友的葬礼,那位地位不俗的银行家是他大学时同寝室的同学,两个家族过从甚密,结果他在葬礼结束的时候骑着摩托车把年轻漂亮的遗孀带走了。

  “你的意思是现在你说话代表加图索家?”贝奥武夫打量恺撒浑身上下,“你多大了?居然还戴着校徽!”

  “我只代表我自己说话,但我向你保证,加图索家上下会支持我说出来的每句话。至于校徽,我曾在卡塞尔学院就读,那段经历令我自豪,所以我佩戴着校徽。”恺撒直视贝奥武夫的眼睛,“我为我所受的教育自豪,比我为我姓加图索自豪来得好吧?同样我也相信‘嗜龙血者’贝奥武夫拥有今日的地位,绝不是因为贝奥武夫这个姓氏。”

  尽管他身在罗马,这种直视其实是通过摄像机和全息投影来进行的,但贝奥武夫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的骄傲。

  真不可思议,庞贝的儿子,却跟庞贝没有任何相似处。他不是父亲那样的喜剧演员,也不像叔叔那样长袖善舞、精明算计,他是那么地骄傲阳刚,就像是热那亚湾上的刺眼阳光。从开口的那个瞬间,他的骄傲就如一面旗帜那样插在了会议桌上。

  “那么,加图索家有什么话要说么?”贝奥武夫冷冷地问。

  “我赞同您的判断,新的龙王出现了,”恺撒低声说,“那是我们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

  “比白王更加强大么?”图灵先生问,“白王的血统可是号称无限逼近黑王,或者说你认定这次复苏的是黑王?”

  “不,我无法认定那是什么东西。”恺撒摇头,“但敌人的强大,并不全看血统,如果血统的高低可以决定一切的话,秘党根本就没必要存在,我们中没有任何人的血统超过纯血龙类。”

  “那请问加图索先生,你从什么角度断言这个敌人的强大?”伊丽莎白问。

  “因为这个龙王就隐藏在我们中间。”恺撒扫视所有人,“他了解人类,了解秘党,就像我们了解自己一样。别忘了,无论是诺顿、康斯坦丁、耶梦加得还是芬里厄,他们都拥有毁灭一座城市的力量。他们之所以失败,都是因为内心的弱点。他们在弱小但狡诈的人类面前,幼稚得就像孩子,如果诺顿不是因为康斯坦丁的死而暴怒,他大可以孕育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巨大龙躯,以那样的躯体他就能控制究极言灵中的‘烛龙’,那个言灵的威力放大到极致的情况下可以将长江的一条支流蒸干,把数百万吨的水化作笼罩整个亚洲的超级雨云。没有人能够对抗完整的龙王诺顿,但他为了仇恨而选择了跟龙侍参孙融合,这个举动种下了他被杀的种子。至于耶梦加得……”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