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五章·恰同学少年(2)

作者:江南

  “东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小国,跟中国还没有建交。名义上说是英联邦的成员国,英女王算是他们的元首。那可是个自由的好地方,换乘游轮或者飞机可以去世界上任何地方,只需换本护照就人间蒸发!就让执行部的废柴在那座岛上兜圈子吧!”

  三个人两前一后往仕兰中学走,芬格尔和诺诺在前面斗嘴,路明非低着头、闷不做声地跟在后面。他不能抬头,抬头就是诺诺那飞扬的裙裾,纤细的腰好像新生的竹子,笔直的腿隐没在路边工地上飘来的灰尘中……

  这一幕让他有种穿越回高中时的感觉,那时候他也总是低着头走路,抬头就是陈雯雯的白色裙裾,陈雯雯的身材并没有诺诺这样好,可还是叫路明非心惊胆战。

  如果当初跟他同学的是诺诺就好了,也没后面那么多事儿了,管龙族怎么闹腾,他缩在这座城市里打游戏暗恋师姐。

  他又开始胡思乱想了,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我说,我们现在去仕兰中学是要查什么?楚子航总不会还在读高中吧?”诺诺问。

  “要是就这点智商我也好意思自称冰雪聪明么?”芬格尔蛮得意,“来之前我已经通过网络查过仕兰中学的学籍记录了,结果就像我想的那样,根本不存在楚子航这个人。可根据路明非说的,当年楚子航在这座学校里可是无人不知的偶像级人物,我们去找他当初的老师和同学,还有对他朝思暮想的各路女同学,总能挖出点线索的。”

  “喔!”诺诺忽然说。

  “喔!”芬格尔也说。

  两人忽然站住,路明非一直低头走路,来不及刹住,一头撞在诺诺背后。他赶紧退后一步,抬起头来,吃了一惊。

  前方根本不是他记忆里那座红色砖墙黑色铁门、门前种满梧桐的精致学校,周围工地的烟尘忽然被风吹散,展现出来的是好一座气场宏大的……罗马万神殿!

  没错!绝对是罗马万神殿!白色的“科林斯式”大理石柱撑起了金字塔形的屋顶,左右两边各是一座四五米高的雕塑,宽阔的白石台阶上还铺着猩红的地毯。

  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派,感觉里面随时都会走出罗马皇帝来。

  路明非定了定神再看,终于看出这座万神殿有点山寨了,首先门楣上的雕花文字不是万神殿上该用的拉丁文,而是英文,“Shilan Noble Junior & Senior High School”……“仕兰贵族中学”。

  更可疑是门口的两座雕塑,左男右女,左边的男孩手里托着个航天飞机模型,右边的女孩则举着一个卫星模型,都呈撒欢跑的架势。

  这些还不是最叫他心惊胆战的,最恐怖的是那个男孩的脸竟然有几分像他自己……

  “我们真没有走错地方么?”诺诺不太有把握。

  她来过仕兰中学,但记忆并不深刻,被如此土豪的建筑震惊,侧写的能力都有点不好使了。

  “卫星定位上说就是这里了,”芬格尔也不确定,但他并未觉察出这座山门……啊不,校门的山寨,“路明非,你们学校看起来很霸气嘛!”

  霸气你妹啊!你这啧啧赞叹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谁他妈想自己的母校是这种调调啊?老子那青涩的回忆怎么安放啊?

  校门两侧呼啦啦地飘着红色条幅,对联似的,原本给吹得背了过去,这时候又被吹正过来了,“庆祝市重点涉外中学仕兰中学50周年校庆!”

  校庆?路明非隐约记起来了,这几天真的是仕兰中学校庆的日子,当初上学的时候他们也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校庆这天,因为可以不上课,还因为活动上可以免费喝饮料。

  从“万神殿”穿过去之后,他们抵达了更大的建筑工地。

  白色大理石外墙、带玻璃穹顶的图书馆正在轰轰烈烈的建造中,当年已经极其拉风的、带400米塑胶跑道的操场被拆了个七零八落,施工队正在足球场上铺草坪。

  至于路明非熟悉的那几栋教学楼,也在做外墙翻新;那间堆垫子和跳马的破房子、体育教研室的仓库已经修缮一新,并用一道空中廊桥跟体操房连起来了;体操房是间全新的玻璃房子,身穿白色舞衣的女生们把腿夹在排杆上,身体像是风吹柳枝那样轻柔地摇摆……

  玻璃外面成排的叔叔阿姨兴奋地拍照,相机手机的闪光灯亮成一片。

  平日里当然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放学接孩子的车必须停在校外,等着铁门准点打开,学生们一涌而出,但今天各式各样的豪车都开进学校里来了,停在东头新扩建的停车场上,奔驰、宝马、奥迪……甚至还有宾利和劳斯莱斯。

  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校庆,每年校庆都是仕兰中学对外展示本校“强横实力”的时候,校内开放参观、市领导到场祝贺、教育局也送花篮、功成名就的老校友发表演讲、大红榜上写满了去年优秀毕业生的名字。

  当年楚子航就是因为托福成绩惊人,被“外国大学”录取,且获得全额奖学金,在那届毕业生中稳稳地列在第一。

  不过这一点路明非倒也不用羡慕嫉妒恨,因为第二年是他的名字写在红榜的榜头。楚子航的名字写在榜头大家都没疑问,说实至名归,路明非的名字写在榜头就有人不服了。

  那年有个兄弟考上了悉尼大学,出榜的时候却比路明非低一位,他老爹很不高兴地跟校长说,我以前知道体育和少数民族能加分,敢情你们学校出榜,狗屎运也能加分啊?

  对于这种质疑路明非全盘接受,因为没法反驳,回想起来今天他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走在他前面的那个名叫诺诺的女孩挖了个坑,他就自己跳进去了。

  他抬起头来,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诺诺、芬格尔走散了。

  他漫步在这座熟悉又陌生的校园里,看着彩旗招展,听着锣鼓喧天。操场上正在表演大型团体操,当年他可选不上表演团体操,负责挑人的老师说他坐没坐相站没站相。

  心情也是熟悉又陌生的,他有时觉得自己是个外来的观光客,有时觉得自己还是当年那个衰仔,不过趁着课间跑出来瞎玩瞎看。

  他从篮球架下经过,记起当年那个穿“11”号球衣的红色身影起跳扣篮,女孩们坐在场边的台阶上欢呼,风吹起她们的裙裾。

  那是楚子航,楚子航的球衣是“11”号。

  路明非是没机会去篮球场上露脸的,所以只能远远地坐在草坪上,叼着根草斜眼望天,表示自己既不喜欢篮球也不在意漂亮女孩的欢呼。

  楚子航也不在意漂亮女孩的欢呼,他打完球,默默地把球上的汗擦干净放进包里,然后转身离去。有时候是他家那个叫老顺的司机开大奔来接他,有时候是那辆更加豪华的迈巴赫。

  目睹这一幕,路明非那个心情,就好比当年刘邦和项羽看到秦始皇南巡的依仗,旌旗连云铁甲铄日,刘邦感慨说“大丈夫当如是也”。

  要他路明非是这般少爷,何止是称心如意,绝对是土豪恶霸!每天都要穿李宁运动服和耐克鞋,放学就拦住你新看上的小娘子,啊不,女同学,把长长的刘海往上面一捋,说我送你回家啊,今天我家大奔来接我!

  见鬼!怎么觉得越想越美?难道他小时候的理想是成为一个高衙内式的恶霸么?

  他胡思乱想着,一时没留意,迎面撞上一个人,赶紧后退几步说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也说对不起对不起,路明非垂着眼帘,视野里只有对方白色的裙裾。

  素白的棉布裙子,很有森系少女的气质,就是最简单的平纹细布,裙摆到膝盖,下面配一双系带的白色坡跟运动鞋,光着双腿。

  问题是这双腿看着太熟悉了,裙子看着也熟悉,唯一变化的是鞋子,这双腿的主人以前爱穿的是那种平头的黑色系带皮鞋……妈的不会那么巧吧?路明非心里嘟哝。

  抬眼一看,陈雯雯,披肩的黑发,还是当年那种略显病弱的素白肤色,全身上下就黑白两种颜色,除了手腕上缠着彩色丝带,那东西说明你是校友。

  真他妈的那么巧啊……路明非下意识地耸肩缩头。

  他倒不至于仍对陈雯雯念念不忘,可毕竟对方是自己最早暗恋的女孩,回想当年情窦初开,偷喝叔叔喝剩的半瓶啤酒,还曾有过“此生老子非陈雯雯不娶”的壮志嘞!

  偏偏这时候人群忽然散开了,就剩他俩四目相对,路明非紧张地挠头找话说,却没注意到陈雯雯也紧张得左手抓住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他俩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北京,东四教堂,圣诞弥撒。那天陈雯雯是唱诗班成员,赵孟华是刚刚信教的“福音兄弟”的代表,上台讲话,两人的目光穿越烛光相聚的时候,路明非和芬格尔就在下面观礼。

  赵孟华接受了学院的洗脑,自然不记得是路明非把他从尼伯龙根里捞了出来,陈雯雯重新迎回前男友,也是心无旁骛。

  路明非没等弥撒结束就跟芬格尔溜了,望着满街幸福的情侣,芬格尔幽幽地说了一句妈的我忽然有点想念小龙女了,至少她会给我们送吃的。

  废柴师兄又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想你前女友了!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小龙女那种拉风的女孩!把你抢上马背一溜烟走了,你想半推半拒都没机会!你前女友算个屁啊!平胸!

  路明非本以为已经完全彻底地把陈雯雯从自己的人生里删除了,没想到又会在这里碰面。

  有人说人生里每个相遇都是措手不及,还有人说有情人就是要互相伤害……路明非满脑子都是稀奇古怪的脑洞,这时候陈雯雯细声细气地说,“路师兄你也来参加校庆啊?”

  路师兄?我嘞个去这个称呼听起来虽然性感但是有点问题,陈社长您要记得我俩是一个年级一个班的!我怎么可能是你师兄?您当年主掌文学社,座下无数热爱文学的美少年——或者热爱文学少女的美少年,比如赵孟华——我在您的后宫里就是个跑腿的马仔,我怎么就师兄了?您当年虽然娇娇弱弱可也是女王啊!

  路明非正在心里跟自己吐槽呢,忽然发现陈雯雯两颊飞起了红云,连脖子都红透了!路明非一直知道陈雯雯有这毛病,害羞的时候会脸红,问题是陈雯雯见他为啥要脸红?分明是他应该脸红才对啊!

  赵孟华!赵孟华你他妈的在么?把你女朋友领走好么?她这样搞得我很尴尬啊!路明非在心里大喊。

  说曹操曹操就到,赵孟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看见路明非,一下子愣住了,“路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我靠!这不路明非么?”有人惊声尖叫,是个瘦长脸的小帅哥。

  “说话注意点!是路师兄!”另一个瘦长脸的小帅哥用胳膊肘一捅前者。

  那明显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可路明非想不起来自己何曾认识过这样一对孪生兄弟……他认识的双生子确实不少,可都是愤怒起来能轰塌半个城市的那种……

  “路师兄你不记得我们啦?我徐岩岩啊,这是我弟弟徐淼淼。”后来的小帅哥看出路明非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急忙自报家门,“我们当年都混文学社的。”

  路明非终于想起来了,徐岩岩和徐淼淼嘛,文学社里那对孪生小胖子,总穿一模一样的条纹T恤,跟人家玩“你猜猜我们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的游戏。

  当年他们都是赵孟华的小弟,赵孟华用零食和“请吃麦当劳”养着他们,关键的时候他们就给大哥撑场子,比如在文学社的毕业聚会上,哄着路明非当了赵孟华的表白道具。

  几年过去了他们居然瘦了下来。

  “你们怎么都叫我路师兄,大家不都同学么?”路明非倒是很高兴徐岩岩和徐淼淼忽然出现,不然他真找不出话来跟那对基督教情侣说。

  陈雯雯和赵孟华今天的装扮真是太搭了,陈雯雯是浑身素白,赵孟华是一身黑,领口处有个白色的十字架,不知道是不是考上见习牧师了。

  “我们不一直叫你路师兄么?”徐岩岩一愣,“虽说是同学,可你是偶像人物,大家的师兄……只有小天女叫你‘明非师兄’,可嗲了。”

  小天女?路明非记起来了,那是他们年级最漂亮的女孩子之一,名叫苏晓樯,出出入入总有一辆奥迪A8跟着。苏晓樯也喜欢赵孟华,所以加入了死对头陈雯雯主持的文学社,天天跟陈雯雯对着干。

  以小天女的心高气傲,眼睛那是长在脑袋顶上的,怎么会嗲嗲地叫他“明非师兄”?路明非的脑子有点乱,隐约有些不安。

  “路师兄你也是回来参加校庆啊?”陈雯雯说,声音低如蚊讷,红色继续往全身蔓延,感觉小腿都红了似的。

  妈的呀!陈社长你看到我是有多激动啊?你男朋友就在旁边,流露出这种老情人重逢神不守舍的表情不好吧?我俩其实早都结束了……啊不,我俩他妈的根本没有开始过啊!

  路明非赶紧看向赵孟华,意思是哥们你千万别误会!我当年也是想当你小弟的人啊!我也想蹭你的肯德基、必胜客和网吧包场啊!就是你不收我而已!我虽然没什么文化好歹看过《古惑仔》,知道大嫂不能染指的道理!

  没想到赵孟华对于女朋友的失态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操场,透出一种“你们老情人先聊着,我很绅士,我保持沉默”的感觉。路明非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都是叔叔阿姨那辈人,一个个探头探脑。

  “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路明非?”

  “你看人家那身衣服,还有那个气质,不愧是美国贵族学校出来的。我家儿子也能考上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卡扎菲学院?就好了。”

  “还萨达姆学院呢……是卡塞尔学院!”一位大爷中气十足地说,显得见闻广博。

  “真是有才华的小伙子啊,也不知道有女朋友没有。”某位阿姨上下打量路明非,有种丈母娘打量女婿的感觉。

  “听说不仅成绩好,连篮球也能是入选国家队的水平……”

  篮球?路明非一愣。他对篮球可是一窍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闻?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匆匆忙忙甚至是有点粗鲁地推开陈雯雯,拔腿就往校门口跑。

  “万神殿”的白色大理石墙上,张贴着巨大的红色榜单。这种榜单每年只张贴两次,校庆张贴一次,高考出分的时候张贴一次,高考红榜只公布应届毕业生的排名,校庆的红榜则会列出近年来所有考上名校的学生。

  路明非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高高地挂在第一,“路明非,市级三好学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美国卡塞尔私立学院,并获全额奖学金。”

  没有楚子航的名字,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可路明非的条目之下还有一行漂亮的小楷,标注这位学生在课业之外取得的成绩,“代表仕兰中学参加市青年篮球队,赢得全国联赛亚军。”

  一个篮球都没有摸过几下的人当然不可能代表学校参加市青年篮球队,而且他也没有当过市级三好学生,市级三好学生是很重的荣誉,只会落在风头最劲学习最好的明星人物身上……比如楚子航。

  没错,那些都是楚子航获得过的荣誉,现在神奇地被加在了他身上。包括那个“路师兄”的称呼,也是源自楚子航的“楚师兄”。

  这是路明非熟悉的校园,但也是陌生的校园,真正陌生的并不是新建的万神殿和翻修的教学楼,而是校园里的人……在这里他是众多女孩倾慕的对象,苏晓樯会喊他“明非师兄”,陈雯雯见了他会紧张得手足无措。

  赵孟华在“这个”仕兰中学里根本没法跟他抗衡,连女朋友见了路明非羞涩紧张他都会默许,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嘛,在这里人人都爱路明非。

  记忆中的世界进一步崩塌,一切全都错了,路明非摁着太阳穴,血管在疯狂的跳动,似乎什么东西要突破血管跳出来。

  他忽然想起那个刘邦和项羽见到秦始皇车驾后,其实项羽也说了一句话,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之”,“那个人,我可以取代他”。

  他真的取代楚子航了,就像通过游戏修改工具把那个本该只会说“大侠您买点什么兵器啊”的NPC换成了主角,主角光环罩着,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沿路见的美女都收入后宫。

  接下来就更热闹了,听说历届学生中人气高涨的路明非从海外特意赶回来参加校庆,校长率领各教研室一众主任,兴冲冲地迎出校门,把路明非给围上了。

  老师们挨个跟路明非握手或者拥抱,都说几年没见明非更帅了啊,这不愧是美国私立大学的学生,穿上西装我们都快认不出来了。

  路明非心说别扯淡了,陈老师你当年说啥来着,“路明非我对你最放心啦,你一看就不会早恋的样子!你问我为啥觉得你不会早恋?因为人家女孩子长眼睛的!”

  赵老师你也别装好人,那话是谁说的来着?“路明非,你就是我们班的定海神针啊!有你定着,我们班的平均分才不会飞上天去!”

  路明非跟每个老师握手,看着他们多少老了一点的容貌和白了一点的头发,感觉自己跟归国华侨似的。

  接下来是请入大会议厅茶叙,顶头两把雕龙画凤的红木大沙发,校长坐一把路明非坐一把,其他老师两侧陪坐,气势宏大得就像中南海怀仁堂开门接待海外友人。

  校长说这几年明非你没有回国,可不知道我们仕兰中学发展很迅速啊,国外的基金会投资了我们,引进了新西兰的国际化教育模式,我们现在招生都招到海外去啦!

  路明非说是是,我生是仕兰人死是仕兰鬼,仕兰成功我自豪,仕兰进步我骄傲。

  校长又说你们家真是龙虎门啊!路明非说校长,这《龙虎门》好像是某部港漫里的黑道社团,我们家真是一家良民。

  校长说一家出两个留美的高材生,可不是一龙一虎么?你们这叫龙争虎斗……语文教研室主任立刻纠正说不对不对,人家兄弟两个同心协力,怎么会争斗,那叫龙盘虎踞!

  校长又领着路明非参观照片墙,某某学长如今已经贵为某省省委副书记,某某学长刚刚成为中科学学部委员,校长说你们这帮老校友才是我们仕兰中学的基石啊!有了你们,我们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路明非说校长我还小,我跟老大哥们不能比。

  看到照片墙的末端的时候校长忽然心生一念说,明非这么优秀的毕业生怎么没有挂上去?老挂那些老校友也不全面嘛,给我和明非照一张,今天就挂上去!

  教务主任赶紧凑上来耳语说校长这照片墙可不是轻易好改的,得缓缓图之,现在我们挂上去的都是领导,明非虽然很有成绩,可要是领导们知道他们的照片跟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学生挂在一起,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校长赶快收住,可话已经出口又不好食言,转着眼睛找补,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其实明非的照片早已经挂上去啦!你们忘了嘛,我们做新校门的时候,门口那两座雕塑里,男孩就是照着明非的脸来的嘛!

  路明非心说哇嚓嘞,我就说那神兽有点眼熟!

  这时候外面的大喇叭已经开始喊了,“各位家长各位同学,大家好!在仕兰中学五十年校庆的重要日子里,各方校友齐聚母校,共话同窗情谊!今天,我们隆重地请出优秀毕业生路明非同学,为我们讲讲他对母校的深厚感情!”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