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五章·恰同学少年(4)

作者:江南

  叔叔你喝多了酒糊涂啦,上次那个跟你说“叔叔喝酒”的女孩,已经永远地埋葬在东京远郊的某口深井里啦。

  路明非起身离席,说句我要去洗手间,经过沙发旁边的时候问服务员要了床毛毯给赵孟华盖上,赵孟华还在含含糊糊地说着醉话,说路师兄我一直都是很景仰你的,你是我们中的No. 1我无话可说,可雯雯老记着你我真心觉得不好,你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路明非拍拍他低声说你想错了,你想的那些事从来不存在,一切都会变回正常的。

  福园酒楼其实就在叔叔家的小区旁边,楼顶也是那种装有冷凝机和排风扇的大天台。路明非踏上了天台,深深地吸了口气。

  雨已经停了,夜风中有一丝凉意。天台上居然还有个锈迹斑斑的篮球架,可能是厨师们自己装来玩的。

  他靠在篮球架上,望向CBD的方向,没来由地安静下来,一颗心缓缓地落回原位。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他还是很喜欢天台上发呆的时间,感觉跟世界之间有一段距离,既不近也不远。

  这些年他去过了很多地方,也在很多地方俯瞰过,每个地方的景色都比这个小区的天台好,可这座天台总在他的梦里反复出现,很多次他都梦见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坐在老楼铅灰色的天台上眺望,远处的灯光汇聚,仿佛潮水,随时都会汹涌过来。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路明非回过头来,竟然是叔叔。

  “不陪老师同学,跑这里来干什么?”叔叔叼着根烟,满嘴酒气,可眼神还蛮清澈,不像在包间里那么混沌,好像再喝一杯就会倒下去。

  “叔叔你没事吧?”路明非赶紧问候。

  “我有事?开玩笑!你叔叔我战过多少酒场?我怎么会有事?给你讲真话我再喝半斤都没事!”叔叔豪气干云,“我那是装醉!是战术!战术懂不懂?我们家请客招待,客人要喝到位,我也得喝到位,可我得留点量,我先倒了谁把他们喝到位?”

  路明非愣了几秒钟,下意识地笑笑,其实叔叔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啊,这个男人其实一直蛮有心的。

  婶婶看他不顺眼,叔叔一直都看在眼里,可叔叔怕老婆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侧面帮帮路明非,比如叫路明非去买酱油的时候摸出张十块的票子,却故意不要找钱。

  “叔叔你怎么也上天台来了?”路明非心说叔叔是看出我有心事吧?这男人喝起酒来还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

  叔叔一愣,“我想起来了,我上来是想撒个野尿!妈的厕所满了!”

  他背过身去拉开裤子拉链,哗哗地尿了一泡,尿完之后打了个趔趄,扶着篮球架猛吐起来。路明非满脸黑线地看着叔叔的背影,心说自己还是高看了老路家的男人。

  “好了好了!”叔叔吐完抹抹嘴,“酒后吐会儿是人体自然的排异反应,我这会儿清醒了,吹吹风杀了回马枪,再去把他们喝到位!”

  路明非心说没这必要吧?校长何止到位,校长简直已经起飞了啊!他这么说不是没根据的,下面包间里正传出校长和某女老师的男女合唱。

  “你这次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子不是我们在日本见过的那个女孩子吧?两个人长得有点像。”叔侄俩并肩眺望了一会儿,叔叔忽然问。

  “不是,”路明非轻声说,“叔叔觉得哪个好?”

  这听起来是句玩笑话,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日本那个女孩甜一点乖一点,不过这个也不错,这个会说话。”

  路明非笑笑,心说那个不是不会说话,那个是说出话来就会有人死。

  “叔叔你见过师姐的,学员来招生的时候我们跟古德里安教授吃早饭,师姐后来来了。”路明非说。

  “哦是那个女孩啊,”叔叔想起来了,“你这师姐还对你挺好的。”

  “叔叔你怎么这么说?”路明非有点做贼心虚。

  “女人啊,看她对你好不好,就看一件事!”叔叔露出情场老手的嘴脸,虽然据路明非所知他跟婶婶是初恋结婚,“看她愿不愿意在你身上花时间!你师姐为你都来两趟中国了不是么?”

  “看她愿不愿意为你花时间?叔叔这是怎么说?”路明非来了兴趣。

  叔叔很喜欢后生晚辈跟自己请教情感问题,满足地打了个酒嗝,“大家每天都是24个小时,这有限的时间花在张三身上就没法花在李四身上。女人要是见你的时候总漂漂亮亮的,那是见你之前化了妆吹了头发,愿意在你身上花时间。但女人又比较别扭,有的女人虽然愿意在你身上花时间,可就是不愿意给你好脸色看,你婶婶就这种人,她这一辈子都花我身上了,偏偏三天两头地跟我吵架!所以看女人对你好不好不看她对你使什么样的脸色,而是看她愿不愿意为你花时间!”

  路明非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正想再问两句,叔叔又搂着篮球架哗哗地吐了起来……

  在清凉的夜风和呕吐物的臭味之间,路明非目空一切,浮想联翩。

  叔叔吐完了又抬起头来,“我说你在日本到底是惹了什么麻烦?怎么那么多人追你?日本黑社会可很恐怖的,你不要瞎搞!”

  “哪有的事啦?我怎么会跟黑社会沾边?都是那个女孩的家里人。”路明非搜肠刮肚地找理由解释,“她们家在地方上是土豪,她哥哥当了家主,管她管得很紧,每次她偷跑出来玩都会大张旗鼓地派人抓她回家。”

  “这是妹控啊!”叔叔感慨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后来东京下可大的暴雨,你们那时候还在东京么?”

  “都蛮好的,叔叔你放心吧。”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见过了世面,就不愿意我们老东西问东问西。说真的你说的这些我也听不懂,从日本回来以后我想了好久,说明非到底怎么跟大小姐扯上关系了?又怎么跟黑道沾边了?明非现在在过什么样的生活?”叔叔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喷入漆黑的夜色中,“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时候我想我老啦,之后是年轻人的世界了。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我才不像你婶婶,我不啰嗦。”

  路明非怔怔地看着叔叔,忽然发现他那油光水滑的小分头里夹着好些白发,面部线条也松弛了很多。果然时间才是最大的刺客,没人能逃过它的黑手。

  “等我毕了业赚了钱,请叔叔婶婶去美国玩。”他说,装得好像自己真是个正常的留学生,有钱的烦恼,有找工作的烦恼,得努努力才能向叔叔婶婶展示自己的新生活。

  “明非有没有考虑过回国发展啊?”叔叔忽然问。

  “回国发展?”路明非有点懵。

  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以他的专业国内委实没有什么对口的单位……屠龙专业。

  “我们家乡现在建设得可不错!”叔叔说,“你今天去仕兰中学不也看到了么?建得跟国际学府似的。”

  “国际学府”四个字让路明非心里一乐,中小城市的人就这样,动不动就带出几个书面语言的词,像是出自市政府的宣传文书。

  叔叔指向遥远的、灯火通明的地方,“听说CBD区就要升级成保税区了,以后那边买东西都是不交税的,买台奔驰车只要20万块钱,各种大牌什么菲拉格慕啊、香奈尔啊、LV啊、瓦伦迪诺啊都要进来开店,还要建一个五万人的体育场,医院和学校也都是从北京上海引进的师资。那多带劲儿啊,以后生活在CBD就跟生活在国外似的,想回家来玩,开你的大奔,一个小时就到家!保税区现在可缺人了,你这种有国际视野的,考公务员肯定是一考一个准,想自由自在就自己开公司,归国人员开公司免税呢!”

  叔叔舔舔嘴唇,“别听你们班那个苏晓樯瞎说!找美国女孩有什么好的?作风太开放……”

  路明非心说怎么又来啊?叔叔你觉得美国女孩太开放是从你收藏的那些小电影得到的感悟吧?而且我也真的没有美国女朋友……

  “要是外籍的中国女孩还能凑合,像你师姐那种,不过那女孩我觉得性格不太好,娶回家她能给你烧早饭吃?”叔叔接着侃侃而谈,“还是当年你那几个女同学好,柳淼淼啊、陈雯雯啊,可惜陈雯雯跟赵孟华在一起了,咱们就不考虑了,还不是你这几年不在国内?否则陈雯雯能看得上赵孟华那小子?赵孟华那小子算啥?除了家里有点钱。还是柳淼淼那姑娘我看着顺眼,弹钢琴多好,弹钢琴养性格!柳淼淼是在北大读书么?”

  “是是。”路明非心说叔叔你这是觉得我回国就可以开选妃会嘛?

  “不过北大听说也很开放……”

  我嘞个去!你们今天跟“很开放”干上了?

  “苏晓樯也不错,那姑娘就是说话没脑子,做起事来可是雷厉风行,你要是娶了她,自己家里的事儿根本不用管。苏晓樯现在是工商联代表呢,开一辆宾利车!你娶她就等于娶几十个矿啊!你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叔叔,我们老路家的男人不好吃软饭吧?”路明非无可奈何,只好跟叔叔逗,好把话题岔开。

  “那也是你凭魅力挣来的!苏晓樯心甘情愿,别人能说你什么坏话?”叔叔义正词严。

  路明非只好说那是那是。

  “这人啊,太潇洒也是不行。明非啊,你跟你爹一样是个有本事的人,可你看看那边灯火通明的一大片保税区,还不够你折腾的么?回家什么都是现成的,车子、房子、漂亮女孩,人这辈子,也不就这点事儿么?”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其实他也不是真的要过学生会主席或者屠龙英雄的生活,叔叔说的那种生活在他来说完全可以接受,岂止可以接受,简直是完美无缺。

  想当年柳淼淼和苏晓樯对他来说何等遥远,现在他居然可以“选择”了。如今柳淼淼苏晓樯也还是女神级啊,路明非跟她同学三年,今天才第一次注意到苏晓樯的眼睛长得很美很美,长长的睫毛飞起如鸟翼。

  她那么专注地看着你,说着说着就哭了,那是天之骄女在你面前才会卸下华丽而沉重的甲胄,让你看到甲胄里面娇弱的女孩。

  如果可能的话他当然不介意过叔叔说的这种所谓“蜜里调油”的生活,诺诺什么的,距离他太遥远啦,她应该嫁给恺撒成为名闻全欧洲的贵妇人,而他远在世界的另一端过丰衣足食的日子。

  他会再无忧虑也再无恐惧,四季转换,岁月静好。许多年后他们要是有机会还能相逢一笑,这可能是他们最好的结果。

  小雨又飘了下来,叔叔立刻竖起衣领缩起脑袋,路明非的反应却慢了半拍,他眺望着雨中光色氤氲的CBD,神思悠远,嘴角带着一丝傻笑。

  好啦好啦,这种事想想就好,还当真啊!他停止胡思乱想,跟着叔叔往回跑。瞎想啥呢?学院的人迟早都会找上门来的,他这一辈子要么是秘党的人要么是秘党的鬼,还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哥哥,你真想过那种日子,也不是没有可能哦。”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仿佛来自世界尽头。

  “你还真阴魂不散啊。”路明非站住了,但并不回头。

  “我可是敬业的魔鬼啊哥哥,我都买到你3/4的命了,最后的1/4我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我就不卖给你最后1/4,看你怎么办。”

  “哥哥你就可怜可怜我嘛,眼下就有一笔好生意我们可以做。”

  路明非慢慢地转过身来,看见了那个坐在天台边的男孩,他背对着路明非,面朝CBD的方向,背影浸没在潮水般的灯光中,显得格外纤细。

  路鸣泽,当然是路鸣泽。

  雨忽然就停了,或者说一股无形的力量暂停了时间,数以亿计的、冰晶般的雨丝悬浮在空中,叔叔奔跑的身影定格在一旁,一只找地方躲雨的燕子悬停在了路明非的头顶,他只要一个助跑起跳就能够到它。

  而燕子那凸起的眼睛,就像球形透镜那样反射着整座被定格的城市。

  路明非见过路鸣泽各种花样,倒也不觉得特别惊讶,随手挥开挡在他和路鸣泽之间的雨丝。那些雨丝好像冻结了似的,落地发出细碎的声响,并不融化。

  在时间静止的世界里,雨丝连融化的时间都没有,路明非却可以自由行动。

  一个圆形的黑影笔直地砸向他的胸口,路明非一把接住,居然是个篮球。

  “来玩球啊哥哥。”小恶魔已经双手叉腰站在天台边了,今夜这个男孩竟然穿着一身红色的篮球衣,胸前大大的“11”号。

  不知什么时候路明非也换成了球衣,也是“11”号,不过是白色的。

  篮球入手的感觉异常地熟悉,好像他曾无数次地触摸过这种玩具,感受它的硬度和质感。他随手转动篮球,竟然轻松地让它在自己的食指尖上旋转。

  这种花哨的小技巧他从未学过,他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

  “来啊!哥哥!球在你手里,我先来防守!”路鸣泽轻盈地跳跃着,步法看起来相当娴熟,是个劲敌。

  球在路明非的手掌和地面之间弹跳,路明非忽然动了,一动起来就像流星闪电。各种他从未学习过的篮球技巧在他的脑海中闪现,篮球场就是这么宽这么长,他穿梭其间胜似闲庭信步。

  他运球的轨迹诡异妖娆,路鸣泽拦截的路线也变化莫测。他们的每个动作都会挥出数以千计的雨丝,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暴风雪。

  路明非三步上篮,最后一步的时候他高高跃起,御风而行似的,然后龙从天降!他狠狠地把篮球灌进框里。

  路鸣泽胯下运球勾手投篮,篮球带着高速的旋转,走优美的弧线进框。

  两人的技术不相上下,总是贴在一起攻防,没有任何一方能够甩掉对方发起一次轻松的进攻。

  那感觉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黄药师和欧阳锋对上,招数绝不狠辣,只是手指一翘脚尖一摆,好像飞花摘叶,但微妙的动作间杀机四射。

  比分交替上升,直到路明非终于明白过来他不是来玩球的……首先他根本就不会打篮球,其次他为什么要跟一个处心积虑要自己命的小魔鬼打球?好像大家是什么热血高校里的好兄弟。

  “91比90,哥哥你赢了我一分哦,我下次扳回来。”小魔鬼已经返回了天台边,夹着篮球回头一笑。

  篮球场范围内的雨丝基本被他们清完了,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小片还悬在那里,天空中还残留着他们挥动胳膊和投球的痕迹,像是船在湖中行过,但航迹不消失。

  出了点汗之后,心情也放松了,路明非在路鸣泽旁边坐下,“你不会是想说我把最后1/4的命卖给你,你就帮我解决眼下的麻烦吧?你当我傻啊,解决了麻烦我死了,我还不如带着麻烦全世界逃亡呢。”

  “哥哥你这话说的,”路鸣泽显得很委屈,“好像我是什么无脑的保险推销员。我这次来可不是要你命的,而是给你提供一项大大的福利!我们的客户回馈活动又开始啦!”

  “免费愿望?好啊,免费愿望我喜欢,那你先告诉我我是不是疯了,还有师兄到底怎么会忽然消失的?你不会也不记得师兄了吧?”路明非看着小魔鬼的侧脸。

  运动后路鸣泽满脸都是汗珠,映着灯光熠熠生辉,脸上带着健康的粉色,怎么看怎么是爹疼娘爱的好少年。

  “这个不在客户回馈的范围内,得耗掉你1/4的命。”

  “我靠!这么屁大点事也耗掉1/4条命?这不跟请你屠龙一样贵了么?”

  “贵有贵的理由,真不是乱收费。”路鸣泽龇牙,“我知道你不会愿意的,不过客户回馈大礼包也是很实在的哦!”

  “哦?说来听听。”

  “帮你把现在的生活维持下去。你可以选择一辈子无忧无虑,就这么一直到老。”路鸣泽的表情忽然变了,异常地郑重,说起话来一字一顿。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

  “诺诺跟你说过,人生里有时候需要在两扇门里选一扇,这扇门开了,那扇门就永远地关闭了,这就好比她答应了恺撒的求婚,就是打开了加图索家的们,卡塞尔学院的门对她就关闭了。”路鸣泽淡淡地说,“不过这话未必全对,关闭的门未必不能重新打开……假如开门的人是魔鬼。事实上过去的那扇门我已经为你重新打开过一次,但你拒绝了。”

  “什么意思?”路明非不解。

  “那个暑假的晚上,在Aspasia餐馆,如果你选择接受陈雯雯的爱情,那你就能退回过去的生活,”小魔鬼耸耸肩,“拥抱过去的人就等于拥抱过去的生活。”

  “可我上了……师兄的车……”路明非回忆那个雨夜,不禁悚然。

  是啊,那又是他人生中一次重要的选择。楚子航的车停在餐馆外,餐馆里只有他和陈雯雯,对视的目光中隐隐有些情愫。

  如果他选择留下来陪陈雯雯继续吃饭,楚子航就会开车离去,但他走了,陈雯雯在玻璃门内冲他挥手告别,他们之间再度形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不,你是上了阿卜杜拉·阿巴斯会长的车。”路鸣泽坏笑着纠正。

  “不要跟我提那个中东人!”路明非没好气地说。

  “现在我再提供给你这个机会,还不用消耗你的生命。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留在这座城市里,过普通人的生活。你们担心的秘党的追捕者永远都不会到来,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人,陈雯雯、柳淼淼、苏晓樯……要是选了苏晓樯当你女朋友还附赠一辆2014年产的宾利欧陆GTC敞篷版跑车,苏晓樯现在每天都开那辆车去她家的公司里上班。你是仕兰中学的大师兄,万人迷,有海外留学的经历,很容易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找不到也没关系,苏晓樯会很高兴你坐在她的大班椅上,然后她坐在你大腿上……”路鸣泽侃侃而谈。

  “喂!那么小就那么咸湿!”路明非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

  路鸣泽揉揉头发,笑笑,“加点细节好让哥哥你理解那种生活多幸福甜蜜嘛!你还能经常抽空陪叔叔喝点小酒,打点小麻将,说真的那个男人蛮照顾你的,你还能拥有自己的房子、孩子,普通人想要的一切你都能拥有,再不用颠沛流离。是不是很诱惑啊哥哥?你敢说你一点不渴望?”

  路明非沉默了很久,再开口时声音有些发涩,“你刚才说我有很多选项……但你没说师姐的名字。”

  “陈墨瞳?她当然不会包括在内咯,她不属于这个世界,她在另一扇门里。我的能力可以帮你倒回18岁那年,让你再选一次,选择当普通人,但通往卡塞尔学院的那扇门将永远关闭。”小魔鬼淡淡地说,“就当从没认识过那么个师姐吧,反正她也不是你的。不过我可以努努力让芬格尔留下来陪你!当作赠品吧!”

  “拜托你还是别努力了!这赠品会吃穷我们家的!”

  路鸣泽笑笑,忽然严肃起来,“不过,我得老实地跟你说,以我的能力,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还能选择最后一次,退回到当初的生活里去。”

  “就像生活在梦里一样对么?我明明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东西错了,就像梦境那样不真实,但在这个梦里我可以活得很好,甚至一辈子过下去?”路明非轻声说。

  “生活在梦里也没什么不好啊。”小魔鬼龇牙一笑,“其实很多人都活在梦里,开心就好。”

  “你刚才漏掉了一件关键的事没说,”路明非说,“如果我同意,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楚子航了,对么?”

  “当然咯。”小魔鬼点点头,“无论那个楚子航是真实存在过的人还是你的幻觉,他都不会继续存在,他被删除了,永远地删除掉了。”

  路明非也点点头,望向远处的光海,“是啊,要是有楚子航才是麻烦呢对吧?在这个世界里我才是仕兰中学的一哥,各种女孩倒贴我,我居然连打篮球都无师自通了,‘代表仕兰中学参加市青年篮球队’这种事情也很合理了。要忽然蹦出来一个楚子航……陈雯雯和苏晓樯我不知道啊,我记得她们本来是喜欢赵孟华的,可柳淼淼是真心暗恋过师兄的,那时候柳淼淼该喜欢我还是喜欢师兄呢?柳淼淼真的好漂亮的,还很温柔,我可不舍得跟别人分享啊!”

  “哥哥你开始上道了!我很欣慰!”小魔鬼鼓掌。

  路明非轻轻抚摸着这个“弟弟”的脑袋,他的头发那么柔软,他被摸头的时候就像只猫那么乖。

  “可他是我的朋友啊!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啊!”路明非忽然加力,一把把路鸣泽推下天台。

  神奇的事情再度发生,路鸣泽仰面跌落,整个身体已经离开天台,却忽然跟这个世界一样暂停住了。

  他像是悬浮在那里,满脸委屈地看着路明非,“哥哥,好狠的心。兄弟间何必互相伤害。”

  “别逗了,你可是魔鬼,从几层楼高掉下去就能杀死魔鬼?要真是那样你这魔鬼也别混了。”路明非冷冷地说,“我只是懒得跟你哔哔!”

  路鸣泽摇摇头,笑了,“不,我不是魔鬼,我是怪物……我们都是怪物。”

  他的暂停状态忽然解除,向着风雨中坠落,但他的笑声回荡在这座寂静的城市里,“我们·都是·怪物,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城市的时间锁定也同时解除,雨重新落了下来,车流穿梭,街头没带伞的人们奔跑,叔叔边跑边喊,“路明非你愣着干什么呢?下雨了没看见啊?”

  路明非默默地往着下方的黑暗,耳边回荡着魔鬼的诅咒。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