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七章·尼伯龙根之门(1)

作者:江南

  这时背后传来了古老庄严的声音,仿佛一扇看不见的门开了,门的后面,神在王座上说话。

  那声音在说,“你终于来了。”  回程的路上这辆法拉利已经有点无法胜任了,某些路段积水,以诺诺的驾驶技术也不敢飚高速了,她敏捷地操控着法拉利绕过积水区。来的路上还能偶尔看到别的车,现在路上鬼影子都看不到。

  诺诺打开收音机调到交通台,广播里正在播报暴雨红色预警。这是暴雨预警的最高级别,短时间内降雨量就会超过100毫米,这降雨要是搁在山区,山洪泥石流说来就来。

  诺诺转台到音乐台,这个时间段已经没有节目了,音乐台滚动播放着老歌,正放着一首《Silent Emotion》。

  那是一部日剧《悠长假期》里的歌,路明非高中时看过,由帅绝人寰的木村拓哉和满脸傻姐姐模样的山口智子出演。

  那部剧里有句很有名的台词,大意是说人生嘛,难免有失败的时候,四处碰壁走投无路,但就把它当作上天给我们的一次长假吧,好好休息,休息完了我们继续整装出发。

  说起来他们的逃亡也像是一场长长的假期,在这个危险的假期里他不是学生会主席诺诺也不用每天早起去上新娘课,他们满世界地找一个人。

  这么想着心情好了许多,他觉得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也有点小尴尬,就张口说,“那家妇产科医院……”

  诺诺双肩一震,转过头来,瞳孔中跳闪奇怪的光,“你说什么?”

  “我说那家妇产医院……”路明非不知诺诺为什么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他。

  “那家医院不是妇产科医院。”诺诺缓缓地说。

  “师姐你怎么知道?你就在门口晃了一下。”路明非不解。

  “笨蛋!妇产科医院里怎么会没有孩子的哭声呢?孕妇住进来了,24小时随时可能分娩,怎么会没有大夫护士来来往往呢?刚生下来的小孩想哭就哭,随时会饿了要喂奶,绝不可能那么安静!”诺诺把车停在路边,“手机有信号么?上网搜一下那家圣心仁爱医院!”

  路明非赶紧打开手机搜索,几秒钟后他抬起头来,脸色怪异,“那是一家……精神病医院!”

  诺诺紧握着方向盘,死死地盯着道路前方,“我想,我们找到突破口了。”

  “苏阿姨……并没有怀孕……她是以为自己的怀孕了……她跟我一样……出现了幻觉?”路明非拼了命地思考着。

  他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却很模糊,那个真相像是藏在错乱的毛线球里,他怎么理都理不清。

  “我想她是患了神经错乱一类的病,”诺诺缓缓地说,“所以医院会建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神经病医院建在闹市区怕有问题,所以那间医院夜里那么安静,病人睡前都吃了安眠药。那个叫苏小妍的女人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从不久之前开始,她固执地觉得自己怀了孕……你觉得她为什么会得那个病?”

  “不知道。”路明非摇头。

  “因为她原本有一个儿子,但那个儿子忽然消失了。那是她记忆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忽然变成了空白,逻辑上出现了问题。所以她开始臆想,臆想自己就要生一个儿子出来,那是她在脑海中制造出来填补楚子航的位置的!”诺诺目不斜视,瞳孔深邃如古井,这时她侧写能力发挥到最大时会出现的表情,委实有点像女巫入魔,“这种因为楚子航消失而出现的逻辑漏洞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比如在我的记忆里你是个失意的死小孩,但在陈雯雯她们的记忆里你简直就是天王巨星!我们都被某种力量影响了,那种力量能从‘逻辑’上强行删除一个人,就像在社会关系网中抠出了一个空洞,断裂的人物关系再自行拼合,拼出来的肯定会扭曲,在普通人那里这个扭曲很小可以被忽略,但在母亲那里,这个扭曲大到无法忽略,于是她生出了臆想。”

  她转过头来,“那种力量很可能是一个龙王级的言灵,那么我们的敌人,可能是一位新的龙王!”

  法拉利再度吼叫起来,调转车头,沿着来路的方向返回,诺诺把油门踩得很深,已经不管在红色暴雨预警的夜里这么开车是不是安全。

  “她现在臆想出自己怀了孕,肚子了有个孩子,母性暂时平复,但只要你往深里问,就会发现她的逻辑是混乱的!”诺诺死死地盯着前方的道路,“楚子航就藏在她的记忆深处!”

  路明非被加速度压在椅背上,因为过度惊骇而神情呆滞。

  他既喜悦又恐惧,喜的当然是这个谜团即将被解开,恐惧的是藏在幕后的巨大黑影。即使释放那个言灵需要支付惊人的代价,不能用来改写世界,但它确实能够改写世界的某个部分。

  它能令你至亲的某个人忽然消失,也能赋予你权力和地位,这种权能未免也太过巨大。之前他们曾面对过的龙王,究极能力都极其恐怖,无论“烛龙”还是“湿婆业舞”,都是灭世级别的言灵。但跟这个神秘的能力相比,烛龙和湿婆业舞根本算不了什么,这种能力像无声的暗流,全无声息地起作用,生杀予夺,都在一念之间。

  都在一念之间……都在一念之间?他忽然打了个寒战,这种能力跟小恶魔的能力岂不是有点相似么?都是能够修改世界的作弊能力!

  法拉利高速过弯,溅起两米高的水墙,虽然捆着安全带,仍然让路明非觉得自己要给甩出去了。

  “师姐,不用开这么快吧?”路明非担心地望着黑沉沉的天空,闪电偶尔照亮鳞片般的乌云,倒像是有条巨龙横亘在天空之上。

  暴雨滂沱,枝条在风中狂舞,能见度极低,只有眼前一条道路呈弧线状延伸出去,没入黑暗之中。

  “相信我的驾驶技术!”诺诺暴力地换挡,油门刹车交替踩,完全是开赛车的架势,“你不急着去见那个苏阿姨么?只要从她的嘴里问出楚子航的名字,就最终证实了我的猜测,你也不必担心自己是疯了。”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他当然迫不及待地想赶回去见苏小妍,而诺诺问都没问就知道他的内心想法。

  这时后方有光照了过来,光源高速地接近。在这条风雨肆虐的高速公路上,竟然有人开车开得比诺诺还疯。

  诺诺微微皱眉,稍微放慢了速度,偏向道路一侧,让那个疯子超车。后方的车来势既猛,几乎是擦着诺诺的法拉利超了过去,如果不是诺诺驾驶技术老道,必定是两车高速擦碰导致失控的恶性交通事故。

  “见鬼!”诺诺低吼。

  路明非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因为他在那辆车的尾部看到了两个M拼成的标记——那是一辆迈巴赫,迈巴赫62S,世界上最昂贵的轿车之一。

  在楚子航的灵魂黑夜——那个改变了楚子航一生的夜里——他就是和父亲开着一辆迈巴赫轿车,行驶在无尽的暴风雨中。

  楚子航给路明非讲过这件事,尽管说得语焉不详,但关键的几个点还是讲到了。那是楚子航藏得最深的秘密,诺诺并不知道,所以直到此刻为止,诺诺还没有感觉到恐惧。

  路明非强忍着惊惧打开导航仪,想要确定眼下他们的位置。他们从调头以来没有遇到过任何岔道,诺诺也就没有考虑“该怎么走”。

  “无法定位您的车辆”,导航仪努力了十几秒钟之后,给出了结果。

  冷汗“唰”地涌了出来,路明非的衬衣顷刻间就湿透了。连最后的侥幸之心也没有了,他们正行驶在那条神秘的高速公路上,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辆幽灵般的迈巴赫轿车仍在狂奔!

  “师姐,你在路边停一下车。”路明非轻声说。

  诺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还是道旁停车,等着听他接下来说什么。

  路明非撩开风衣,抽出藏在那里的沙漠之鹰递给诺诺,“这枪师姐你熟,你拿着。我来开车,我开车的技术还过得去。”

  诺诺看了看路明非的眼睛,并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接过沙漠之鹰,快速地检查了弹仓和击簧,下车和路明非交换位置。

  法拉利加速飞驰,如离弦之箭。诺诺双枪在手,警觉地望向车窗外的暴风雨。

  “我们现在在尼伯龙根里,我们在这里不会遇到任何人类,如果发现什么古怪的东西,放手开枪就好了。”路明非紧盯着前方道路,“师兄当年进过这个尼伯龙根,今晚它又开门了。”

  “原来是这样。”诺诺点点头,“那我也告诉你为什么我刚才把车开得很快,从我猜到真相的那一刻开始,我忽然觉得有人就在我们身边,盯着我们。我看不到他们,但能感觉有人把双手搭在我肩上似的。”

  路明非用极快的语速给诺诺讲楚子航的故事,诺诺面无表情地听着,直视前方,瞳孔中仿佛藏着两个漩涡。

  她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在多年前的那个雨夜里,想要探寻出它的真相。

  眼下他们就在这个仅由一条高速公路组成的尼伯龙根中狂奔,黑夜、高速、暴风雨,周围的场景也非常适合她在脑海中重现当年的那一幕。

  “我感觉到他了,我感觉到……楚子航了!”她轻声说,仿佛巫女感受到鬼神降临在自己身上。

  侧写的能力发挥到极致时确实是这样的感受,她好像变成了15岁的男孩,坐在一辆狂奔的迈巴赫轿车里,雨点打在车顶上噼啪作响,好像凝固的铁水,开车的男人紧绷着脸,神色中透着一丝狰狞,再不是平日里懒散的模样。世界晦暗,道路两侧的树木着魔般摇曳。

  如果是楚子航自己来讲这个故事,侧写出来的结果会更加清晰,但经过路明非的转述,细节损失了太多,她能想像出的大部分场景都是模糊的,唯有那个男孩惊惶的表情异常地真实。

  缺氧窒息般的剧痛降临了,这是侧写能力的缺陷,它对使用者的身体负担极大,脑力很快就会超负荷。但诺诺还是在强撑,她想复现当晚楚子航的经历,在这个炼金术制造的扭曲空间里,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