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七章·尼伯龙根之门(2)

作者:江南

  这一切根本就是个噩梦,无限循环的噩梦!想要走出这个噩梦,他们最好知道楚子航那天夜晚的经历。

  路明非死死地盯着道路尽头的那点红光,那是迈巴赫的尾灯,这是他们唯一的方向标。

  迄今为止尼伯龙根到底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以及它的运行规则仍然是个谜,秘党只知道那是“扭曲的现实”,和现实世界之间存在很小的出入口。只有极少数的人类曾经误入尼伯龙根,其中的绝大部分永远迷失在里面了,只有极少数人逃了出来。幸运的人,这辆车上就有一个人进出过尼伯龙根,路明非自己。

  他很清楚在尼伯龙根里是没有“方向”可言的,即使你调头逃离,却很可能重新回到原地。北京地铁中的尼伯龙根里,就有那么一列循环运转的地铁,宿命般永不停息。

  唯一的机会就是那辆迈巴赫,当年楚子航是开着它冲出这个尼伯龙根的,它就像飞在这个噩梦世界里的灵光天使。

  但也有可能是地狱的引路人,它在那么近的距离上和法拉利擦身而过,像是某种挑衅行为,有意识地要吸引路明非和诺诺跟它走。

  他们的视野之内没有任何人,又像是有数以万计的眼睛在盯着他们,风声雨声之外他们……或者说它们在窃窃私语,那声音像是婴儿的哭泣,又像是嘻嘻哈哈的笑声。

  如果换作一两年前,遇上这个情形路明非早就给吓尿了,但现在他出奇地镇定,目视前方,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指节绷紧发白。

  无限循环的噩梦么?那种东西又有什么可怕?自从他发现楚子航从这个世界上悄无声息地消失,整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噩梦了,除了诺诺和芬格尔这样、仅有的几点光。

  “停车!”诺诺从侧写的状态中解放出来。

  路明非狠狠地踩下刹车,法拉利的四个轮胎在地面上划出四道青烟。

  “谁教你开车的?”车停了下来,这是诺诺的第一句话。

  她双手拢起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

  “驾驶科目III级啊。”路明非随口回答。

  “你考试的时候教官是人在你的车上,高呼说行了行了停车我让你及格可以了吧?所以你才及格了么?”诺诺没好气地说。

  刚才的急刹之爆裂,即使这辆车用的是专业的四点式安全带,那可怕的加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以诺诺的身体素质,也被甩得一阵胸闷,几秒钟内无法呼吸。

  “师姐你说停车……”

  “那你作为马仔很合格是不是?我叫你停车你就把刹车踩到底?”

  “可是如果不踩到底,我们会撞上去。”路明非抬手指向前方。

  诺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出去,缓缓地打了个寒战。

  此刻暴雨已经汇成了铺天盖地的水墙,打在法拉利的顶棚上感觉铝合金车架都要塌,而那辆迈巴赫轿车就横在他们正前方,四门敞开,闪着应急灯,隔着雨幕仿佛微弱的萤火。

  要不是路明非猛踩刹车,刚才他们就是车毁人亡的结局。

  “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叫你停车么?”诺诺低声问,“因为我感觉到七年前的那个夏夜,楚子航的父亲应该也是在这里狠狠地踩下了刹车……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什么。”

  “我们该怎么办?”路明非问。只要诺诺在就是诺诺发号施令,虽然他很清楚诺诺会做什么样的决定,但他还是要问问再说。

  “下车咯,就当作一场宴会去赴它。”诺诺果然是这么想的。

  两人各自推门下车,站在了瓢泼大雨中,诺诺双手提着两支沙漠之鹰,路明非两手小太刀。幸运的是出门前他考虑到夜深人静不会有警察查身份证,所以把武器都带在了身上。

  “他们给你选了这东西当近战武器?有点样儿啊!”诺诺笑笑。

  “凑合着用吧。”路明非挠挠头。

  他们嘴里说着话,分散开来从两侧靠近迈巴赫。前后排都空无一人,白色的车身上满是黑色的油泥,仿佛泼墨似的,暴雨都洗不掉那种油泥。

  路明非伸手在车门上的插雨伞的槽里摸了一把,那个槽里本该藏着一柄白木为柄的长刀,楚子航说过父亲是从那里取出了刀,但现在刀不在了。

  一柄白木为柄的刀……那是日本“御神刀”的典型制式,那是一柄来自日本的刀,日本混血种是“皇”的后裔,曾经拥有世界上最出色的炼金刀匠,他们历代流传下来的名刃,比如蜘蛛切和童子切至今都是屠龙武器中的巅峰之作。楚子航的村雨也是从这辆迈巴赫中得到的,他一直很想通过追查那柄刀追查父亲的真实身份,他拜托了源稚生,可惜源稚生未能完成那个嘱托就死了。

  日本、中国、雨夜、尼伯龙根、隐匿身份当司机的超级混血种、某种形似神明的东西……太多的信息堆积在路明非的脑袋里,他隐约想到了点什么,却不清晰。

  看眼前的情形,他们似乎是在楚子航父子和那“形似神明的东西”碰面之后赶到了现场。

  楚子航一直没有跟路明非精准地描述那可怕的敌人,只说他形似神明。

  路明非警觉地四顾,周围漆黑一片,除了迈巴赫和法拉利车灯打出的四道光柱,这里没有任何光源,也没有搏斗的痕迹。

  诺诺用手指沾了一点那种黑泥凑近鼻端,有股隐隐约约的腥味,再闻又是蜜糖般的甜香。她正在思索的时候忽然感到手指上剧烈的灼痛感,急忙俯身在积水中按了一下洗去黑泥。

  再看手指的时候,接触过黑泥的地方皮肤已经发白了。那种黑泥显然带有某种腐蚀性,甚至毒性,如果长时间接触皮肤还不知道是什么后果,好在这里到处都是水。

  “血,”诺诺沉吟,“这是某种血液。”

  “他们一路碾压着成群的敌人来到这里,然后遭遇了某个敌人,他们没能逃出去,故事到此结束。”诺诺沉吟,“但这一幕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就像过去的场景回放。”

  “师姐你说……他们没有逃出去?”路明非忽然觉得诺诺这句话是有问题的,诺诺特意强调了“他们”。

  迈巴赫上就楚子航父子二人,诺诺的意思是这两个人都没有逃出去?

  “是,在你讲的故事里,楚子航开着这辆迈巴赫逃出了尼伯龙根,可现在迈巴赫就在你面前。”诺诺轻声说,“那就意味着,楚子航没有逃出去。”

  路明非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大脑深处隐隐作痛,太混乱了,一切都太混乱了。

  十五岁的楚子航没能逃出尼伯龙根,于是路明非在高中时代取代楚子航成为了男神,狮心会会长是阿卜杜拉·阿巴斯,历史从那一刻开始被改写,从此跟楚子航没有关系。

  楚子航岂止是消失了,楚子航在十五岁那年就死了,已经死了很多年。难道说这些年来跟他相交的一直是个鬼魂?

  这时背后传来了古老庄严的声音,仿佛一扇看不见的门开了,门的后面,神在王座上说话。

  那声音在说,“你终于来了。”

  威严恐怖的气息弥漫在天地之间,压迫得他们难以呼吸。他们都曾面对过至高至大的存在——龙王——却未曾感受过如此等级的威压。

  路明非感觉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那是诺诺,她的手跟路明非的手一样冰凉,但仍有力。她微微用力捏了捏路明非的手,路明非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不要被恐惧压倒,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有力,握紧枪柄和刀柄,这才是把命握在了自己手中。

  他们缓缓地转过身来,神祗立马在无尽的暴风雨中,他的火焰蒸腾着漫天大雨,把无数雨滴化作白雾,白雾被风吹散而后再度凝聚。神明的光焰在白雾中一隐一现,仿佛呼吸。

  他的马长着八条马腿,浑身金色鳞片,喉咙中滚动着雷声,喷气的时候鼻孔中吐出闪电。

  他自己穿着暗金色的甲胄、披着蓝色的风氅,手握枯枝般的长枪,完全就是壁画中神明的装饰。但他的身体被裹尸布缠得很紧,裹尸布表面写满了血红色的咒符,看起来又像是森罗厉鬼。

  他的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面具的眼孔和嘴孔中喷薄着熔岩色的光芒。

  神明的至高至大和厉鬼的至幽至暗融汇在他的身上,让路明非立刻想到了另一个人,那是窃取了白王血统的赫尔佐格!他悬浮在东京的天空中,天使般优雅,魔鬼般狰狞。

  “奥丁?”诺诺轻声说。

  那位神祗并未报上自己的名字,可他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奥丁之名。在北欧神话中,这位主神身披蓝色风氅、骑着八足天马“斯莱布尼尔”、手持长枪“昆古尼尔”。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