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奥丁之渊 第七章·尼伯龙根之门(4)

作者:江南

  按说楚子航的口音还是比较好模仿的,他不像恺撒,恺撒的语调多变,富于感染力,楚子航说什么都像是说,“你已经死了!”

  行车电脑还是没有回应。

  这时诺诺的背重重地撞在车门上,那是某个黑影顶着刀锋撞中了她。这妞无愧“暴力师姐”之名,后背一弹再度扑出,把右手短弧刀从那个黑影的嘴里刺了进去,推着它突进了三四米,这才一脚踹在它的小腹把黑影踢飞出去,顺手拔出刀来。

  她嘴里紧咬着一束红发,不发出任何声音,但车窗玻璃上,瀑布般往下流的雨水中,忽然多出了一抹红,红得惊心动魄。

  那是血,诺诺的血,那些黑影的血是黑色的,诺诺受伤了,伤重伤轻路明非不知道,但她仍守在车外不进来,这是要给路明非争取时间发动汽车。

  “Start Engine?Start Engine?Start Engine!”路明非尝试各种“像楚子航”的语调,满头都是冷汗。

  诺诺的背再度撞在了车窗上,她的校服裂了一个大口子,让路明非看见了一线春光……她穿着仕兰中学的校服而不是卡塞尔学院的校服,这种春季校服本就轻薄,不适合穿着夜战非人生物。

  “师姐!”路明非惊呼。

  “搞定那台车!别乱看!乱看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诺诺大吼。

  她当然知道路明非能看到什么,她的校服并不是被挣裂的,而是被一个黑影的利爪撕裂的,从衣领一直裂到下摆,只剩少数地方还连着。此刻她动作略大一些路明非就能看清她的内衣颜色,肩带和背带全部露在外面。

  但她根本没法遮挡,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正前方,黑影们涌动如潮,无数惨白的手掌在夜幕中挥动,如果不是见过这些手掌撕裂铝合金,还以为是天皇巨星演唱会,粉丝们一起舞动起来。

  可路明非还是透过车窗玻璃看到了很多很多,远比内衣颜色来得重要的东西,鲜红色沿着车窗往下流淌,那道巨大的伤口差点就割裂了诺诺的脊椎骨!

  雨不断地打在那光滑美好的背脊上,把鲜血洗去,她高速地旋转着,斩出泼墨般的黑血。

  “Start Engine!Start Engine!Start Engine!”路明非急眼了,声音扭曲而嘶哑。

  “你他妈的倒是StartEngine啊!”他狂躁地捶在方向盘上,这时候已经顾不上模仿楚子航的口音了,甚至也不是在卡塞尔学院练出来的美式英语,而是他高中时代的那口中式英语。

  当时在仕兰中学里,大家都流行请外教纠正口音,英语课上被叫起来朗读课文,都是舌灿莲花,有人是标准美音,有人是牛津腔。偶尔叫到路明非,他念完了,老师笑笑说,听出一股东北味儿来,全班哄堂大笑。

  此刻他操的就是这种东北味儿的英语,声音撕裂而激动,感觉是什么东北老爷们急了要跟人动手。

  迈巴赫微微震动,排气管传出经过调教的浑厚声浪,引擎启动,速度表、转速表亮了起来,这台沉默的机械忽然醒来,如同骏马绷紧了浑身的肌肉,等待主人的命令。

  “我靠!”路明非惊喜坏了,心说难道楚子航当年也是操一口东北味儿的中式英语?

  “师姐上车!”他大吼着握紧方向盘。

  诺诺迅速地从缠斗中脱离,根本不开车门而是轻盈地侧翻,登上车顶,大吼,“碾过去!”

  路明非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迈巴赫发出沉雄的吼叫,转速表瞬间进入红线区,12缸引擎爆发出惊人的动力,车轮在路面上擦出滚滚的白烟。半秒钟后,这台数吨重的轿车如箭离弦,冲进了黑影群中。

  路明非也不知道车头前面顶着多少黑影,五十或者一百?部分黑影贴在挡风玻璃上,满眼都是它们惨白色的手掌。

  迈巴赫冲出十几米又猛地刹车往后倒,几秒钟之后又一次往前冲,这台暴力机械被路明非用成了绞肉机。他听见了密集的骨骼断裂声,那些黑影终究不是幻影而是某种人形的生物,是有血有肉的。

  但路明非不管,他一次又一次地冲和碾,直到最后迈巴赫撞飞了法拉利的残骸,沿着来路飞驰而去。

  黑影们追逐了一段,停下了脚步。它们佝偻着背,站在高架路的尽头,望着迈巴赫远去,仿佛地狱中的死者望着它们想要逃亡的同类。

  奥丁仍在凝视手中的长矛,自始至终他根本没有发起过任何进攻,甚至没有对那些黑影下达命令,听任路明非和诺诺逃走。

  也许神是不屑于挽留人类的,因为人类无论怎么挣扎,归根到底还是神手中的棋子。

  路明非打开天窗,诺诺翻身落在副驾驶座上。

  “干得不错啊笨蛋,现在有点像个S级了。”她轻声说,“好好开车,不要瞎看,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

  她说不瞎看路明非就不瞎看,他直直地盯着前方的道路,车灯把前方十几米的空间照得雪亮,除此之外只有一片黑暗。迈巴赫在S形的道路上狂奔,满世界都是风声雨声和树木摇曳的声音。

  诺诺强撑着解开校服,她不但受伤,而且身上溅满了那种腐蚀性的黑血,她落下来之后也没有关闭天窗,任凭暴雨淋进来洗刷身体,黑血被洗净之后,她才从裙子的衬里上撕下布条来,把最重的一处伤口包扎了。

  一个黑影的利爪贯穿了她的颈部,差点切断大动脉,好在她即时地削断了那枚爪,此刻这枚爪被她攥在手中,锋利、弯曲、坚韧,形状像是兽爪,但质感又像是人类的指甲。

  “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关闭了天窗,把这枚古怪的东西丢到仪表台上,接过路明非递来的上衣,重新裹住身体。

  他俩都无法断定那些黑影的属性,它们像是妖魔,像是黑夜凝聚出来的怪物,但刀砍上去确实有骨骼和肌肉,像是某种活物。它们嗜血、暴戾,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又有一定的组织性。

  “死侍么?”路明非低声问。

  在尼伯龙根里遇上死侍,似乎理所当然,死侍倒也符合这些特性,只不过死侍几乎没有神智,只有动物性本能,不该那么有组织性。

  “不知道,总不会是神话里奥丁收集的英灵吧?”诺诺看向后视镜里,“奥丁竟然没有追来。”

  这时已经看不到奥丁身上的光焰了,又只剩下高速路、暴风雨和他们俩。那位奥丁也真是神叨叨的人物,摆个关底大Boss的姿态出场,可从头至尾不发一招,唯一说过的一句话是,“你终于来了。”

  “他是不是说了‘你终于来了’?”诺诺问。

  “我没听清,可能是这句话吧?他说话就像打雷,轰隆隆的。”路明非说。

  其实他听清了,奥丁确实是说“你终于来了”,还重复了一遍,比这句话更可怕的是那故人重逢般的语气。

  路明非不敢承认是因为他没来由地恐惧,那么多年了,他兜兜转转回到了家乡,跟楚子航一样驶上了这条神秘的高速路,遭遇了奥丁。奥丁那话的意思,似乎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自己。

  回想从小魔鬼出现到如今,太多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讲出来都没人会信。在外界看来卡塞尔学院里都是怪物,而他是怪物中的怪物,他是隐藏的世界之王,只是要发动那个“王之能力”就得跟魔鬼交易,交易四次之后他就得死。

  他恐惧这个怪物般的自己,某种程度上说,他比那个随时会龙化、失控、摧毁半个东京城的黑道小公主还要危险。如今又蹦出这个神叨叨的奥丁来,说着类似“我等你等得好辛苦”的话。

  见鬼他真的没有那种神明级别的朋友!也不希望有这种朋友!他这辈子的愿望也就是有点钱有点小牛逼追上边上这个红头发的妞儿,然后混吃等死而已!拜托各位神明级别的大哥不要来找小弟的岔子了!

  “我们还在尼伯龙根里。”诺诺说,“不离开这里我们就不会真正安全。”

  “这条路不是没有尽头的。”路明非低声说,“我们一直往前开,应该能开出去。”

  “你怎么知道?”诺诺一怔。

  “刚才我们遇见奥丁的地方,”路明非咽了一口吐沫,“我在奥丁那匹马的旁边看到了界碑,换句话说那里是这座城市的边界,也就是说这条路可能是有头的,其中一头是城市边界,我们现在正去往另外一头。”

  “另一头也许就是出口?”

  “开过去看看就知道。”

  “那专心开车吧,开快点儿……我需要一个医生,要是能离开这里,记得带我去找医生……”诺诺无力地后仰,被她裹紧的衣襟敞开,露出腹部那个血淋淋的伤口。

  她昏死过去了,苍白得像个绢人,眉宇间却又病态地嫣红,湿透的红发黏在面颊上。

  路明非猛踩油门,迈巴赫发出高亢的吼叫,一路狂奔。路明非伸手按着诺诺的小腹,想要尽可能地延缓失血。温热的血像水那样漫过他的手指,那是生命在流逝。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