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回 司马伦废帝自立

作者:[明]杨尔增

  辛酉永宁元年,却说赵王司马伦召侍中孙秀入,谓曰:“吾欲废帝自立,如何?”孙秀曰:“今朝廷至弱,权在殿下,不就此时行事,迟则有变矣。来日殿下可于府堂聚会百官,商议其事。若有不从者,立斩之。则昔指鹿之事,正在今日。”  司马伦大喜,便教大排宴会于府堂。  次日,请百官饮宴。是旦,飞骑往来于城中,遍请公卿。

  公卿皆惧伦、秀之势,谁敢不到?司马伦见百官到了,令各入席,自徐徐带剑亦入席。各讲礼讫,令从人执盏劝酒。待酒行数巡,司马伦自举杯劝诸大臣饮酒,令停酒止乐。伦曰:“今有大事,众官听察。”于是众皆肃听。伦曰:“天子为万乘之主,以治天下。今帝戆騃而无威仪,不可以奉宗庙社稷。况先帝有密诏,言惠帝昏愚,未可为君。吾欲以帝为太上皇,吾自权监国,候有德者立之,此事若何?”当百官立于筵前,曰:“殿下所见差矣。昔商朝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于桐宫。汉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罪三千余条,霍光告太庙而废之。今上虽懦弱,并无罪过,莫非不可!”司马伦大怒曰:“天下乃吾家之天下,汝等何得逆吾?若顺者生,如忤必诛!”群臣莫敢再言,于是百官自出还第。

  次早,赵王司马伦使孙秀领兵列于朝门外,自仗剑带甲士数百人,直入殿上,群臣皆惧。司马伦请帝升殿,大会文武,如有不到者斩。是日,大臣皆列班次,司马伦掣剑在手,曰:“帝昏庸,不堪掌理天下,今告太庙,以惠帝为太上皇,令其徙居金墉。今有郊天策诏,群臣静听。”言讫,令孙秀读其诏曰:昔武帝不幸崩逝,孝惠皇帝嗣位,承绍海内,仰望太平。  而惠帝昏庸,政出后宫。弒皇太后,不孝于母;杀皇太子,不慈于亲。凶德彰露,昏蒙弱暗似此,岂堪继承大统!今公卿大臣孙秀等请告主庙,以惠帝为太上皇,限即日迁徙,不许迟延。

  赵王司马伦素有仁德之风,成周之懿,朝野仰识,天下共知,宜登大位,以任社稷。是斯诏示群众,和宜应天顺人,以慰生灵之望。知悉。  孙秀读诏讫,命左右扶惠帝下龙牀,解其玺绶,令其北面而立。惠帝号哭,群臣亦悲。孙秀自扶赵王司马伦登位,群臣拜舞,皆呼万岁。君臣礼毕,赵王伦谓惠帝曰:“废一帝,立一帝,古来有之。汝虽不德,朕念至亲,不忍加害于卿,汝速徙金墉,非宜呼不许入朝。”谕讫,命介士至,取车仗护送惠帝并宫妃人等于金墉城居住,改金墉为永昌宫,月给粮米并供膳。

  赵王司马伦既登了帝位,孙秀专政,总领内外兵权,于是赵王伦益重孙秀。凡下诏令,秀辄改革,有所予夺,自书青纸为诏,或朝行夕改者数四,百官转易如流。赵王既登大位,吏在职者皆封侯。因府库之储不足以供应,侯铸印不给,或以白版封。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