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回 苻丕求救于谢玄

作者:[明]杨尔增

  却说燕王垂退兵,放长乐公苻丕出走,而苻丕坚守不走。

  垂大怒,复使车骑将军慕容德等率兵围邺。苻丕见燕兵又至,进退无路,只得固守。及闻谢玄入据河南,心中大惊,急聚将佐商议。忽一人昂然而出曰:“殿下休忧,臣虽不才,凭三寸不烂之舌使慕容垂退兵,可保邺都万无一失。”苻丕视之,乃右将军徐成。丕问曰:“卿有何高见,可解此围?”成曰:“某闻慕容垂祖父先仕晋,晋封为侍中;后慕容隽反晋,自立为燕,至暐被圣父灭之,今垂复称燕,晋人不乐其生。某请命去说谢玄与殿下联合,同破燕兵,此围自然瓦解。”丕曰:“汝且试言玄之说辞与吾听。”成于符丕耳边道:“如此如此。”

  丕然之曰:“其说甚奇。”于是修书一封与徐成,从夜半引五千兵,杀出南门,奔河南而来。

  不日入城,说谢玄曰:“秦王与晋无仇,只因慕容垂父子切言劝之,以兵犯境,致结肥水之怨,秦王深悔羞焉。不期逆贼计乘吾败,复自称燕,以兵来攻邺城。今长乐公苻丕遣某以邺都之地奉公,乞赐粮米,救济军民。再以一军救应,同退慕容垂,情愿领众西归,让邺都河南还晋,永远和好,誓不相侵,未审尊意何如?”玄曰:“既长乐公还我邺都之地,怎不救应?吾以米二千斛,汝可先运赴邺,资给军民,吾后即便点兵来救。”徐成拜谢,运粮先回。

  当桓石虔谓玄曰:“将军何不坐待慕容垂去诛荷丕。如何反助粮米,与其救兵?”谢玄曰:“汝知其一,未知其二。慕容垂不减韩信之智,又有吕布之勇,今以兵围邺,苻丕困极,吾若不以粮米馈之,不遣军马救之,荷丕势穷,必然降燕,则邺都何年可得?故吾以军粮救应苻丕,使其同吾杀退慕容垂也。

  苻丕势弱,安敢失信?定要西归,吾唾手可得邺城,河南之地,十有九矣。“诸将曰:”将军神见,我等不及。“于是玄召参军刘牢之至,曰:”汝可以二万兵前去,助苻丕破燕。“牢之从之,即以二万兵来救邺城。

  却说徐成运米二千斛近邺,使人先入城报知苻丕。苻丕以兵出接粮米入城,徐成以兵断后,杀散燕兵,亦入城去。苻丕问曰:“虽得粮米,可支数月,未审救兵何日得至?”徐成曰:“只管坚保城池,以待救军。”于是丕令军人昼夜固守之。

  燕慕容麟攻博陵,城中粮草已尽,功曹张猗恐城破,逾出城,聚众五百以应麟。王兖临城责之曰:“卿是秦民,吾是卿君,卿起兵应贼而号义兵,何名实之相违也?古人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卿母在城弃而不顾,吾何有焉?今人取卿一时之功则可矣,宁能忘卿不忠不孝之罪乎?中州礼义之邦,不意乃有如卿者乎?”麟怒,身先攻拔博陵,执兖杀之,军民皆恨。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