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回 秦遣姜让说燕王

作者:[明]杨尔增

  晋刘牢之兵至邺,后燕王慕容垂已知苻丕求救于谢玄,遣刘牢之以兵二万来迎,谓诸将曰:“今谢玄以刘牢之将兵二万,来救邺围,若待其至,前后受敌,难以取胜,必须以计破之。”

  乃召慕容农至曰:“你可领五千兵,埋伏于城南六十里内,小林左山埠后,待晋兵到,放火烧山,彼必自乱,乘乱攻之。”

  又唤崔羌至曰:“汝可以五万兵分布,拒住邺城,四门攻之,不可放其出城。”又谓慕容德曰:“贤弟可自引一万军前去诱敌,引晋兵过伏兵之处,尽力杀回,农与卿等夹攻,则牢之必成擒矣。”计议已定,诸将依计而行。

  至第二日,军至小林山,众军停食,食讫。至日晡时,晋军至大林山前,众卒兵立地报曰:“前面燕军拦住去路。”牢之遂拍马持枪,杀奔前来,见慕容德手提钢刀,杀过阵来。牢之迎接相战,战上十合,慕容德诈败便走。牢之催军去追,忽听得一连三声炮响,大林山四、五处火起,大林后鼓噪喧天。

  牢之正慌,山后丁零杀出,与牢之交锋,战上五合,丁零败走。

  后军喊起,牢之急问,军人报曰:“后面小林山后有伏兵杀出。”正欲调兵拒战,前面慕容德杀回,两下夹攻,惊得刘牢之举手无措。丁零又到,牢之又与交斗,斗至十合,丁零又败。牢之拍马加鞭,来救后军。正遇慕容农持刀便杀过来,牢之以枪去迎,二人交战,战上二十余合。牢之见晋兵被火烧死大半,回头一看,只剩五百余人,无心恋战,拨开军器,杀出重围,走碻磝。却说长乐公苻丕闻晋兵到,与燕兵交战,乃与徐成议曰:“吾守此城无益,不如乘晋燕交兵,杀出退还,再来复邺未迟。”徐成曰:“既要还,即忙收拾军马起行。”丕曰:“然!”

  于是苻丕使徐成为前锋,自为后军,大开西门,领众杀出。正遇崔羌,徐成接战。苻丕领兵杀出,冲过重围。徐成与崔羌交战五十余合,见苻丕离城已远,拨开军器,拍马杀出,保护荷丕望长安而逃。

  却说后燕王慕容垂见荷丕逃回长安,传令各处收军,自引众官入邺城,调兵戍守各处郡邑,出下榜文张挂,抚慰百姓,招纳流散。  却说秦王坚闻燕王慕容垂攻邺将陷,复宣侍郎姜让至曰:“今邺被困已久,你可前去说慕容垂,道我待他不薄,如何忘恩失义乎?看他如何?”让领命曰:“臣自能措辞,不敢辱君命。”让于是来至,邺城已陷,遂入见慕容垂。姜让厉色责燕王慕容垂曰:“秦王道与将军风殊类别,臭味不同,奇将军于一见,托将军以断金,奈何王师小败,便有异图?况秦王厚遇于君,如何今日忘恩也?依愚之见,胡不以邺见归,不失封侯之位,以免黎庶遭其涂炭耳!”后燕王垂曰:“汝还,善言达知秦王,道关中之地,乃吾家之基,吾故取之。昔蒙知遇之恩,纵长乐公还国,吾已报之矣。”姜让见说不行,即辞归。慕容农曰:“姜让妄诞,何不杀之而放回去?”后燕王垂曰:“两者交兵,使在其间,都各吠其主,任其还,何必杀也!”因是任姜让自回去讫。

  却说晋孝武帝末年,嗜酒好色,以为长夜之饮,以谢安女婿王国宝专利谗谀。谢安恶其为人,每制抑之,国宝诉于武帝,反见宠幸而疏谢安,安甚惭愧。时武帝排宴会大臣,谢安等待坐其饮。武帝命江州刺史桓伊吹笛为助乐,桓伊神色无忤,即吹为一弄,乃放笛奏帝曰:“臣于筝分乃不及笛,然亦足以以韵合歌管。请以筝歌合,并臣有一奴,名李廷,善笛音妙、乞旨召进。”帝曰:“卿自召进。”于是桓伊召李廷入内吹笛,自抚筝而歌。为怨声,其歌曰: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见有愚患。

  周旦佐文武,金滕功不刊,推心辅王政,二叔反流言。

  声节慷慨,俯仰可听。谢安闻之,泣沾襟,乃越席而就之。  捋桓伊须曰:“使君于此不凡!”帝甚有愧色,复亲谢安而疏国宝焉。

  却说谢安闻刘牢之败于邺城、谢玄染病,乃奏武帝诏征谢玄,收兵还镇京口养病,待瘥复进。因此谢玄收军,即还京口疗疾。却说慕容暐闻知慕容垂等起兵,遂与诸弟计议起兵,因与鲜卑之众密结交,待慕容垂兵至,以为内应。事泄,秦王坚大怒,使韩晃领禁兵拘慕容暐父子及宗族数十人至,坚谓曰:“吾敬汝,如何而起此意?”慕容暐曰:“家国事重,何论意气?”坚大怒,令人杀之,又杀鲜卑数千人,不存一个。  时值西燕王慕容冲与大将军高盖、右将军蔡文驱二十万大兵至长安,离城二十里安营。次日整顿军马,来攻长安。

  苻坚大怒,即日将兵,使韩晃为先锋,以兵五万出迎。西燕王冲使高盖、蔡文二人出阵,韩晃出马与高盖交锋,二人战上三十余合,不分胜负。秦王苻坚见韩晃赢不得高盖,自跃马持枪,向前夹攻高盖。西燕王冲见秦王自出战,又使蔡文出迎,秦王苻坚二人接着,相遇便战,上十余合,亦不分胜负。西燕王冲见两军未分胜负,急遣一千弓弩手,各带强弓硬弩,出阵前对射秦兵。秦王坚被西燕兵射飞矢射中,满体流血淋漓,因此抵挡蔡文不住,勒马走回入城。韩晃见箭如雨下,亦走归城,调兵坚守各门。

  西燕王冲见秦兵不出,纵兵暴掠。关中士民流散,道路断绝,百里无烟。秦王苻坚大怒,忽左右奏道:“城中先有谶书《古符传贾录》载”帝出五将久长得。“秦王坚问群臣曰:”此书主何吉凶?“群臣奏曰:”此书分明道使陛下走出五将山避之,可免此难。“秦王坚谓群臣曰:”既如此,可留太子苻宏与韩晃守长安,朕自保家属,与卿杀出,奔于五将山避之。“自是召太子苻宏至,交付与韩晃曰:“卿可保太子同守长安,吾与中山公苻诜以兵出五将山以避之,卿宜尽忠,休负于朕。”

  韩晃叩头领命,同太子苻宏调兵保护长安。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