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出 番衅

作者:宋梅洞

[净扮番王上](黑包)皮毡眼赤支沙,威镇逻娑黑水涯。一夜鸣笳没城角,撑梨西畔属番家。咱家西番国主是也。咱国昆仑岭下,与宋朝陇蜀地界相连。叵耐宋朝北臣契丹,西和西夏,蔑视咱国,不来进奉。咱今点起大小部落,抢入川蜀,占住成都,不怕他不来请和于咱。大小部落,就此起程。咱看咱国兵马可也不弱也呵。【北端正好】小番儿骑著这马儿生,大番们骑著这马儿长。天生来一个个好胜争强。似这等拳毛凸鼻身躯壮,却便是铁打天蓬样。
  【滚绣球】风刮的旗影红,尘迷的日色黄,赤剌剌遍长空平沙一望,咱这里密匝匝拥弓刀万骑成行。则待要蹋翻了唐社稷,踏碎了宋边疆。那时节,敲金镫将凯歌齐唱,猛可的赫剌剌威镇番邦。葡萄酒醉胭脂血,貂帽花添锦绣妆。这气概非常。土鲁们,这是甚么地方了?[众]川西地方了。[净]快抢掠一番。
  【倘秀才】这马呵,不弱似腾天的热蟒。咱这人呵,好强似藏山的毒狼。不争咱一拳儿骨都都打得昆仑蹋,敢一气儿呵,呵得千层黑海扬。说甚么天心帮孽子,旺气属番邦,都则是马壮人强。你看宋国人马,望风逃窜的好疾也。【叨叨令】大土鲁、小土鲁,哈哈闹闹,闹闹哈哈,猛可也撼得天关壮。乌花马、白花马,泼泼邓邓,邓邓泼泼,猛可也踹得昏尘荡。牛皮鼓、鼍皮鼓,扑扑通通,通通扑扑,猛可也擂得轰雷放。莲叶箭、菇叶箭,挤挤擦擦,擦擦挤挤,猛可也射得飘风扬。兀的不是唬杀人也么哥。把那些铁甲军、赤甲军,乱乱纷纷,纷纷乱乱,猛可也走得魂灵丧。
  【尾声】咱这小西番,莽军声敢出在大西番上。觑著那汉军兵,一个个战笃速手脚慌张。咱休道抢了成都呵,便白占了小小的中原,可也易如掌。
  树国昆仑下,休言兵骑寡。汉室无良将,公然去牧马。
  这是一出过场戏,用北曲写边塞风光,莽莽苍苍,对前后各出生旦诉情的细工戏,起调剂作用。
(座位读书:www.zuowe.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 更新索引

记住座位读书网www.zuowe.com

备案:豫ICP备15031986号-14